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65章 求助
  陈素商回到家中,司机早已到家。

  她把佣人们都叫到了跟前,跟他们叮嘱:“以后不是我吩咐的话,你们谁也不要听。若是没规矩,就请你们离开!”

  然后,她当众说出司机的问题,“这次先警告,若再随便听了旁人的话就离开,我就要开除你。你想过没有,假如你回来了,我又被人抛下了,我怎么回来?”

  司机后知后觉也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件蠢事。

  “对不起小姐。”司机擦了擦额角虚汗,“我记住了,以后不敢。谢谢小姐再给我机会。”

  陈素商又想到了叶家。

  叶雪尧为什么会去那里?他会开汽车,陈素商很意外,因为看着他像是很落后地方走出来的。

  她想了半晌,去了她师父的房间,到处翻她师父的电话本。

  她终于找到了一位胡先生的电话。

  她打过去,问对方知道不知道她师父现在的位置。

  “我知道。”胡先生道,“你要去找道长吗?往缅甸走,可不算特别顺利,国内还在打仗呢。”

  陈素商又问:“我想尽快找回我师父,有没有其他办法?”

  胡先生道:“没有。”

  陈素商:“......”

  她挂了电话,不再犹豫了,直接让人开车,继续往山上去。

  她在霍家门前停住了。

  她敲门,霍家的大小姐灵儿认出了她,高高兴兴喊道:“陈小姐。”

  陈素商微笑:“大小姐,夫人在家吗?”

  “在的。”灵儿道,然后冲里面喊,“姆妈,陈小姐来了。”

  不仅何微在家,霍钺也在家。

  他正在楼上陪他的小儿子玩玻璃球,父子俩不时大笑,孩子清爽的笑声,夹着男人浑厚低醇的声音,随着玻璃球滚来滚去,热闹又温馨。

  陈素商看了眼楼上,没动声色。

  何微请陈素商到客厅坐下:“陈小姐有事吗?”

  “霍夫人,我想请霍爷帮帮忙,把飞机借给我用一用,我要去趟缅甸。”陈素商道,“我知道这是不情之请,多少钱我可以出,只求帮帮忙,是人命关天的急事。”

  何微端正了神色:“陈小姐稍坐。”

  她没有拿乔,也没有虚话敷衍,转身就上楼去了,去请了霍钺下来。

  霍钺今年五十多了,仍是布鞋长衫,儒雅斯文。他没有发福,腰身依旧挺拔笔直,从气质上看,仍看得出当年清隽英俊的风姿。

  他冲陈素商微笑:“陈小姐,你想何时用飞机?要去哪里?航线要申请的。”

  “去缅甸。”陈素商道。霍钺沉吟了下:“缅甸那边有美国援军,需得动用不少的关系,一时怕是走不了。要不这样,不耽误你的事,你走新加坡,从新加坡申请航线去缅甸,左不过晚几个小时。

  ”

  陈素商是心急如焚,必须尽快见到她师父,其他都不管了:“多谢霍爷。”

  “不必谢。你师父长青道长,我们也一块儿吃过饭,他是很有能耐的。你住在这里,咱们也算近邻,以后有什么麻烦事,只管来找我们。”霍钺礼貌又周到。

  他喊了锡九。

  锡九比霍钺大几岁,因为清瘦,同样不太显年纪。

  他让陈素商跟着他来。

  两个小时后,陈素商到了霍钺的私人飞机场,登上了飞往新加坡的飞机。

  她心中突然感觉很奇怪。

  上次从新加坡离开,是前不久的事,一转眼又要回去了。

  她的母亲葬在新加坡,一想到要回新加坡,她愣是有种“回家”的错觉。

  她在新加坡的机场降落,霍钺的机长对她说:“陈小姐,你先去城里吃点饭休整休整。这边要去跟司家要航线,等拿到了许可,才能出发,估计四五个小时。”

  霍钺已经打电话给司家了。

  司家想要跟缅甸沟通,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沟通到位的。

  陈素商知道这事很麻烦了霍钺,又想到她跟人家毫无交情,要人家这样费财、费人脉帮她,真是厚脸皮。

  “等师父回来,让师父送霍钺一点法器吧。”陈素商想。

  她是真没什么大本事,可她师父有。

  且这次香港是出了事,也许会牵扯到整个香港,霍钺全家生活在香港,万一有个闪失,他们家也要遭殃。

  陈素商抛开了这些,对机长道:“我不去了,我就在这里等着。”

  她包里有饼干,只需要一杯水即可。

  陈素商想起自己罗盘的指针转得像风车,一颗心都要焦了,哪里还顾得上疲倦和吃喝?

  霍家的人见她不肯听劝,就说通了保卫室的人,让她进去休息。

  司家这个机场是军用的,不对外开放,若不是霍钺的飞机,其他人没资格停靠。机场也有休息室,甚至有食堂。

  霍家的随从跟机场这边沟通,然后替陈素商要到了一个休息间,一份晚饭。

  晚饭三荤三素,分量还不小,主食是米饭,却没有汤,而是牛乳,另外还有份热可可。

  陈素商很喜欢热可可,捧着杯子喝完了,问:“再给我送一份热可可,可以吗?”

  勤务兵说可以,转身去拿了。

  休息室很小,没有床,只有个沙发椅。

  陈素商喝了两杯热可可,没有吃饭,因为实在吃不下,就躺在沙发椅上打盹。

  外面传来脚步声,还有男人交谈的声音时,她清醒过来。

  听了几句,觉得这声音是带着闽南口音的官话。

  她记得颜恺是这样的口音。

  “是颜恺来了,还是新加坡的人多类似口音?”陈素商脑子里转着,身子已经快于脑子一步,走到了门边,打开了休息室的门。

  她果然瞧见了颜恺。

  颜恺穿着件长款风氅,里面是白衬衫和黑色长裤,一双黑色皮鞋,闲闲依靠着墙壁,跟霍家的人聊天。

  看到陈素商时,他站直了身子,朝她走了过来。

  “你休息好了?”他毫不见外的问。

  陈素商不解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我正好回新加坡,听到霍爷打电话给姑父,说你要去缅甸。那边局势不是很稳,你怎么想起去缅甸?”

  “去找我师父。”陈素商如实道。

  颜恺又问:“你师父没事吧?”

  “他没事,是香港有点事,我得赶紧叫他回去。”陈素商道,“是风水上的事情。”

  颜恺了然。

  “我这几天不忙,陪你过去。”颜恺道。

  陈素商看着他,对他很是不解。

  他这般多此一举,是为了什么?“不用了,谢谢颜少。”陈素商道,“我去找我师父,找到了我们就回香港,不必如此麻烦你,跟着我这样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