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67章 送香水
  长青道长没听颜恺的话,只接着陈素商的话头,说起巨门星得令的事。

  “......这样害人,到底图什么呢?”陈素商问师父,“您知道吗?”

  长青道长突然就沉默了。

  他这次沉默的时间有点长,中间陈素商跟他说了三四次话,他都没接腔,只顾默然想着心事。

  飞机到了新加坡,他突然对陈素商道:“阿梨,你去祭拜你母亲,过些日子再回香港。”

  他这么一说,陈素商就明白了,香港可能会有危险。

  “师父!”

  “听话!”长青慎重看着她,“你会多少术法?你也就是会算算命、看看风水罢了。真遇到了难事,你只会拖我的后腿。你留在新加坡,我才没有后顾之忧。”

  颜恺看看长青道长,又看了看陈素商。

  他虽然不知何事,却也想帮着道长劝劝陈素商。

  不成想,陈素商只犹豫了几秒:“好。”

  颜恺意外看了眼她。

  老实说,她这一句“好”,简直是干脆利落,落入了他的心里。

  很多时候,有的人明知自己帮不上忙,可从感情上不愿意退缩,非要凑上前,结果帮倒忙。

  为了不过是自己心安。

  像陈素商这样识时务,而且不考虑自己的良心,只考虑局势,颜恺觉得她极好。

  他看了眼她。

  长青道长也很欣慰看了眼她:“等我忙好了,给你打电话!”

  机长拿到了航线,重新出发,陈素商站在远处,看着飞机起飞,久久没有挪脚。

  颜恺道:“你住到陈家,还是住到我那边去?”

  “你那边?”陈素商对他这个表述有点不明白。

  颜恺没有自己的宅子,一直是住在家里的。

  他跟她解释:“咱们结婚的时候,我妈买了套房子,在玉藻家附近,那边比较繁华,还能看到海。后来,她还是把钥匙给了我。我现在每次到新加坡,都到那边落脚,只偶然回家吃饭。”

  陈素商道:“没事,我住饭店。”

  “祖父说了,最近两年别让外人知晓咱们离婚的事。你既然回了新加坡,不住娘家也不住婆家,甚至不住咱们的宅子,却要去住饭店,传出去是闲话。”颜恺道。

  他这是真心话,并非巧舌如簧想要占便宜。

  陈素商犹豫:“你那边方便?”

  “很方便,楼上楼下有七个房间。”颜恺说。

  陈素商认真看着他:“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颜恺还真明白。

  他当初在婚礼上,差点丢下了她,是因为苏曼洛回来了。

  如今他和陈素商离婚了,完全可以旧情复燃。

  假如他有了新的女朋友,陈素商不想给他添堵。

  “真的很方便。”颜恺道,“其实我最近都不在新加坡,也就是这几天回来的。”

  陈素商点点头。

  她果然住到了颜恺那边。

  她住下之后,用颜恺书房的电话,给香港的陈宅打了个长途电话,告诉佣人她这边的电话号码。

  “道长忙完了,就提醒他打电话给我,别让他玩疯了忘记此事。”陈素商道。

  佣人道是。

  长途电话还算稳定,陈素商又问了几句其他的。

  佣人在电话里告诉她:“小姐,叶先生问您什么时候回来。”

  “叶惟先生?”

  “是叶雪尧先生。”佣人道,“他说您还在教他英文。”

  陈素商想起他那天突然出现,还把他的司机遣走,就对佣人道:“就说我有要紧事,近期不打算回香港了。假如他等不及,可以另外请老师。”

  佣人道是。

  陈素商挂了电话。

  颜恺问她:“什么老师?还是那个人,你教他英文?”

  “对,还是那个人。”陈素商道。

  颜恺了然。

  他有心多问一点,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是吃醋,怕陈素商误会,就不再说什么了。

  陈素商在颜恺这边的客房睡了一夜,翌日早起去给她母亲上坟。

  母亲的墓地前有鲜花,尚未颓败,像是这几天放的。

  颜恺跟在她身后,见她愣神,就主动道:“这是我妈放的。她每隔几天都要来探望你妈,说这里对于她是异国他乡,怕她不安心。”

  陈素商眼眶有点热。

  她给陈太太磕了三个头,又仔仔细细把墓碑上的照片擦干净,低声对她说:“妈,等国内的战争结束,我就带你回南京去。咱们还葬在老宅的祖坟里。”

  这是她美好的愿望。

  她是陈定名义上的女儿,政府在抓陈定,连带着她也跑不掉。她若是敢回南京,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

  她对颜恺道:“谢谢颜太太,她很有心,也很了解我妈妈。我妈在重庆的时候,总是不安,害怕客死异乡,可最终也没逃过这命运。”

  颜恺想要安慰她。

  她不等颜恺说什么,继续道:“这也算好的,安安静静走了,有个墓地容身。打仗的时候,遍地尸体,多少人连个墓碑都没有。”

  颜恺不再多言。

  陈素商祭拜完毕了,对颜恺道:“我想去趟你家。既然我到了新加坡,要给你父母和祖父打声招呼。”

  颜恺道:“好。”

  他先带着陈素商上街,准备去买点礼品。

  在百货公司挑选礼品时,颜恺自己也到处看看,然后路过一处卖化妆品的店,那家的店员认识他,笑呵呵出来和他打招呼。

  “上次您买的香水,都是正规法国货。我这次又进了新的,您要不要?上次你要的那种味道,这次又进了些。”小伙计说。

  陈素商看着颜恺。

  颜恺低声跟她解释:“以前闻到过一种很好的香味,却不知道是什么,所以特意让人家把香水都喷一喷,让我一个个闻,就算是麻烦了人家。既然来了,要照顾他的生意,你想要买点什么?这都是高档化妆品,哪怕自己不用,送人也合适。”

  陈素商往店里瞧了眼,果然见琳琅满目,既好看又好闻。

  她也只是个普通女孩子,瞧见了这些就挪不动脚。

  陈素商道:“我口红用完了,再买两根好了。”

  她到处挑。

  小伙计就拿出了香水,递给了颜恺:“这次进了三瓶,您先看看。”

  颜恺就对着空中喷了点。

  陈素商正好背对着他,闻到了很熟悉的气息。

  是陈定外室养的女儿陈皓月身上特有的香味,很好闻又很清淡,有点像少女淡淡体香。

  她还记得,在陈家的时候,有次颜恺回来,满身都是这种味道,她只当他和陈皓月拥抱了。

  “好不好闻?”颜恺问陈素商,“给你买一瓶好不好?”

  “陈定的那个野种,喜欢用这种香水。”陈素商转过脸,对颜恺道,“我闻着作呕。”

  颜恺微愣。

  他对陈皓月既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单纯觉得她是个陌生人,却很喜欢这香味。

  他已经给他亲妹、表妹、他姑姑、他母亲甚至其他亲戚家的女眷都送过了,单单是找到了好东西,想要分享。

  却没想到,陈素商并不喜欢。

  她很讨厌陈皓月和陈胧兄妹,也讨厌陈定。

  陈家人用的东西,她不会欣赏到香水的美好,而是先想到了陈皓月,从感情上对这种味道作呕。

  “那就不要了!”颜恺放下,拿起另外一瓶,“这种是玫瑰味的,我姑姑特别喜欢,你要不要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