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68章 素商的厨艺
  陈素商挑了不少的化妆品,包括香水。

  她没有跟颜恺抢着付账。

  她对着颜恺,说起陈皓月和陈胧,一口一个“野种”,说完也挺后悔的,显得她很没素质。

  而颜恺并未计较,这让她略有点不好意思。

  颜恺想要付账,陈素商想着他不缺这些小钱,就没有驳他的面子。

  后来买的东西,也都是颜恺付钱的。

  他的心情不错。

  陈素商想起那香水,主动跟他说:“当时在陈家,我还以为你是跟陈皓月很亲近,才沾了她的香水味道。”

  颜恺一愣。

  他下意识问:“你是因为这个,才要离婚的?”

  问完了,他后知后觉想要扇自己一巴掌,这是问了什么蠢问题?陈素商却如实道:“离婚是早已打算好的。你把我丢在婚礼现场,让我成了整个新加坡的笑话,那时候我就没了耐性。当然,后来怀疑你和那个野......那个陈皓月混在了一起

  ,才一天也忍不下去。”

  颜恺笑了笑。

  他帮忙拿着东西,不想再追问什么。

  他开车送陈素商回了颜家。

  徐歧贞上次有点生气,两个月不见,气已经消了。看到陈素商回来,气色红润,徐歧贞心中稍安。

  陈素商放下了礼物:“姨母,谢谢您去看望我妈。”

  徐歧贞笑了笑:“应该的。我们小时候一起长大,是最亲近不过的。”

  那时候,徐培也对金姝很好。假如他喜欢女人的话,肯定会第一个喜欢金姝的。

  金姝要是做了她嫂子,绝不会是如今这个下场。

  徐歧贞有点唏嘘。正如金姝所言,徐家的孩子个个都敏感,很会替旁人着想。

  “.......上次棋棋她们见到了你,回来跟我说了。你住在香港的半山豪宅,应该是很安全的吧?”徐歧贞问她。

  陈素商点点头:“很安全,家里也有佣人。香港的局势很稳定,我过得挺好的。”

  徐歧贞又问起了她师父。

  闲聊了几句,徐歧贞听说陈素商住在颜恺那边,心中一喜。

  然而,她又挽留陈素商吃饭。

  “我亲自给你下厨。”徐歧贞道,“你喜欢吃什么,只管告诉我。”

  “想吃糖芋苗,以前我妈常做。”陈素商道。

  一旁沉默良久的颜恺立马接话:“你有口福了。我妈做的糖芋苗是一绝,加上她自己做的桂花酱,保证你吃了一次就忘不掉。”

  陈素商问:“姨母,能偷师学艺吗?我想做给我师父尝尝。”

  徐歧贞从不吝啬自己的厨艺,谁想学都可以来找她。以前玉藻很爱吃她做的东西,还让她的女佣渔歌来学了三个月。

  哪怕是女佣来学,徐歧贞都是尽心尽力的教。

  “好。你要是多住几天,我还能教你做烤鸭。”徐歧贞道。

  陈素商道:“金陵烤鸭?”

  “是的。你离开了南京,再也吃不到那么地道的金陵烤鸭,还不如自己做。皮红肉嫩,酥脆而不焦,很难把握的。”徐歧贞道。

  陈素商立马道:“那我要学。我最近也没什么事,多留几天。”

  颜恺在旁边笑。

  陈素商从颜恺那边,搬回了颜家;而颜恺自己,也跟着回来,住到了他以前的院子。

  颜家的姑娘们是人来疯,陈素商再次回来,她们高兴坏了,围着她打转。

  徐歧贞教陈素商做桂花酱、糖芋苗以及烤鸭,成天在厨房忙碌。

  颜桐和颜棹要去学校念书了,颜棋就跟在旁边凑热闹。

  徐歧贞说起自己那三个女儿:“都懒,就爱吃,没一个愿意做。玉藻更懒,更馋,所以让渔歌来学。”

  颜棋失笑。

  陈素商对玉藻很有兴趣。

  她见过司玉藻,知晓她跟颜恺关系不错,又很喜欢她爽朗的性格。

  “司小姐开朗热情。”陈素商道,“我好久没见到她了。”

  “她忙,医院里一堆事。她才出了月子就去上班了,成天忙得脚不沾地。”徐歧贞道,“棋棋只比她小一岁,以前非要学钢琴,如今闲在家里。”

  颜棋就在旁边,听闻这话仍是笑,并不羞耻,伸头等着吃桂花酱。

  陈素商则诧异看了眼徐歧贞。她在南京的时候,也是生活在贵族圈子里的,知道大户人家的小姐是不会工作的,全是学着吃喝玩乐。

  不成想,南洋大军阀门第的司小姐,居然才出了月子就要去上班;更没想到,颜家这样豪阔,徐歧贞居然抱怨女儿闲在家里。

  “他们把女儿当儿子一样重视。”陈素商突然想。

  像男人一样,要有自己的工作,要懂得上进。

  她想到了这里,心里一热,很后悔自己那么轻率和颜恺离婚了。

  假如新加坡是这样的风气,不拘束女人的事业,甚至会鼓励,那她宁愿留在新加坡。

  她在香港太无聊了。

  她那师父从小就不靠谱,那时候他天天带着陈素商漫山遍野的傻淘气,一刻也坐不住,什么都好奇。陈素商凭什么觉得他过了十几年就学好了呢?

  师父现在不满山跑了,他是满世界跑。

  他还教陈素商混日子,说他三十多年都是那样混过去的。

  “怎么了?”徐歧贞问她。

  陈素商摇摇头:“想到了我师父。”

  颜棋帮忙搅桂花酱,回头问陈素商:“你师父很年轻,又很英俊。”

  “是的,香港那些人也这样说,所以他玩得很好,时常不沾家,总有地方收留他。他们有时候打牌,有时候跳舞吃喝,整日整夜的玩乐。”陈素商道。

  颜棋很羡慕:“那太好玩了吧?”

  陈素商摇摇头:“不好玩,时间长了很寂寞。”

  徐歧贞抬眸看了眼她。

  陈素商在颜家住了五天,学会了做桂花糖芋苗,也学会了做烤鸭。

  颜老和颜子清也见到了她,纷纷夸她做菜很有天赋。

  “是姨母教得好。”陈素商很不好意思。

  颜子清道:“要不你别回香港了,留下来跟你姨母学学做菜,她会得可多了。”

  陈素商当即不言语。

  徐歧贞又道:“也可以隔三差五回来一趟。”

  陈素商这才道:“我看看有没有时间。”

  颜恺不说话。

  对于陈素商是否回来这件事,他既不赞同也不反对,有点漠然。

  她后来又跟颜家的孩子们去马六甲玩了两天。

  顾纭和白贤就在马六甲,他们去的时候,住在顾纭家里。

  顾纭很温柔、很腼腆,但是做事仔细,把他们照顾得无微不至。

  到了九月初三,师父的电话打到了颜恺家里,说事情结束了,让她回香港。

  陈素商挂了电话,心中生出了不舍。

  二哥去世之后,她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这样的情绪一闪而过,她还是答应了师父:“我明天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