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69章 贤侄,你热吗
  陈素商要回香港了,颜棋撺掇颜恺去挽留她。

  “让她留下来吧,她这几天过得挺好的,她肯定愿意。”颜棋道,“妈咪和爹哋也很喜欢她,祖父也说她这个人很有主见,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颜恺蹙眉。

  他推开颜棋:“你别捣乱!”

  “大哥!”

  “怎么留?我们又没什么关系。”颜恺道,“以后有空,你去香港看她不就好了吗?”

  整个颜家,只有颜恺不想留下陈素商。

  不是讨厌她,而是觉得没必要。

  陈素商留在颜家,那他们算什么?准备复婚?

  颜恺觉得陈素商不错,却还没有到再次和她走入婚姻的地步。

  上次的婚姻,给了颜恺极大的教训——下次,他一定要爱那个女孩子爱得不能自拔,甚至想把命都给她,才会和她走进婚姻。

  要不然,婚姻很恐怖。用张辛眉的话说,“站在悬崖边上,既害怕又心悸。”

  陈素商要回去,颜恺积极去帮她要到了航线,并且亲自送她回香港。

  “你不必送我。”陈素商说。颜恺许是觉得“请神容易送神难”,一定要亲自将她送走,才能安心。他冲她微笑:“不妨事。我从小受我妈的教育,要做个绅士,让女孩子单独回家,这样不好。陈小姐,

  给我个机会。”

  他上次体验到了甜言蜜语对陈素商有用,故而现在就毫不吝啬,尽可能说得动听,权当在哄司玉藻和颜棋了。

  果然,他这话一说,陈素商那边哑然了片刻,真同意了。

  颜恺没觉得她傻,而是想起了她的身世,突然意识到,她其实挺可怜的。

  她在南京又不是顶漂亮的女孩子,估计从小到大没什么男人给她献过殷勤。稍微耐心对她好一点,她是领情的。

  听她说,她有个二哥,但根据她的描述,她二哥应该是个极其稳重的人。对她好,却不会像颜恺讨好妹妹们这样说好听的话。

  而她师父,多半也不会成天捧着她。

  飞机很快就到了香港。

  陈素商邀请他去家里小坐。

  颜恺就去了。

  他在路上的时候,临时想起一件事,要去问问霍钺。

  到了陈家,看到长青道长正在沙发里坐着。他穿着丝绸睡袍,手里端着咖啡,一边喝咖啡一边吃蛋糕,非常悠闲。

  看着他的做派,完全是个风流倜傥的阔少。

  “师父,事情处理完了吗?”陈素商问。

  长青道长点点头。

  他看到了颜恺,当即不要钱似的送出他的微笑和热情:“颜少来了?坐坐坐,是喝咖啡还是茶?”

  颜恺仍是不得罪这位道长,没有驳他的面子,说自己不需要咖啡,也不需要茶:“有冰镇的汽水吗?”

  到了九月,家里的汽水都不用冰镇了。不过道长日子过得奢靡,未必就没有。

  果然,道长招呼了佣人,让佣人拿些冰镇汽水来,又让端了各种点心。

  颜恺一边喝汽水,一边和长青道长闲聊。

  而道长,边说话边吃吃喝喝,大半块蛋糕很快就进了他的肚子。道长爱说爱笑,热情得不行,又邀请颜恺和他们师徒下山去吃西餐,还极力推荐一家西餐馆,又说半岛酒店的早餐味道不错,今晚可以去那边的赌场玩一夜,然后开个房

  间休息片刻,等着吃早餐。

  如果不知道他的底细,完全觉得他就是花花世界里的纨绔,什么吃喝玩乐都精通。

  “......你有喜欢的电影明星吗?”长青道长甚至问颜恺。

  颜恺对这个问题有点懵:“我喜欢韦崇云韦小姐。”

  道长站起身:“那好的,晚上约了她一起吃饭。”

  颜恺:“......”

  他偷偷给陈素商递了个眼色,想要求救。

  陈素商低头喝茶,不看他,却从齿缝间道:“谁让你接话?”

  她师父发疯的时候,她一直不搭理的。

  颜恺不清楚套路。

  道长平生最爱玩,玩伴越多越好。颜恺是个贵公子,肯定玩得开,是个理想的玩伴, 道长岂能放过他?

  他不仅要带颜恺去吃好的,还要给他弄个美人作伴。

  “救命,素商!”颜恺低声道,“我错了,你师父不止是像司玉藻,他比司玉藻还要难缠。”

  陈素商用茶盏挡住了唇,躲在后面偷笑,眼睛弯弯的。

  她自己偷乐了片刻,才说:“别担心,我晚上也去,咱们俩作伴,让韦小姐跟我师父闹去。”

  颜恺稍微松了口气。

  她又问颜恺,“你晚上住半岛酒店行不行?那边的早餐的确很好吃,还有醉虾。虽然我不能吃虾,却也听说半岛的醉虾一绝。”

  颜恺点头。

  只要不让他住在陈家,他住大马路都行。

  长青道长太热情了,颜恺有点招架不住。他想要赶紧离开,别再跟长青和陈素商胡闹。

  他们说完了话,道长的电话也打完了,果然请到了韦崇云小姐。

  韦小姐一听是道长,推了一个很重要的宴席,专门要陪道长去赌场玩。

  “道长,您跟韦小姐怎么认识的?”颜恺问。

  陈素商道:“韦小姐有段时间很倒霉,请我师父给她家里补了个风水局,后来她一连爆红,甚至从前糊了的投资起死回生,就很感谢我师父。”

  颜恺:“......”

  他仍是觉得,这种事情不靠谱。

  颜恺喝完了汽水,站起身,让陈素商准备汽车,送他往上,去趟霍钺家里。

  陈素商喊了司机。

  颜恺走后,陈素商自己上楼更衣梳洗,准备晚上去吃饭。

  她忙了两个小时,才把自己打扮妥当,换了件长裙。她最近的头发长长了点,没打算剪,让佣人帮忙,用发胶盘起来,做了个小小发型。

  她又想起上次在新加坡,颜恺带着她去买化妆品和香水,就拿出那瓶玫瑰味道的,给自己喷了点。

  她下楼时,长青道长看到了,眼前一亮。

  道长赞许说:“不错不错,女孩子就是要这样。吃好的、穿好的,这才是人生极致追求,其他都是不值一提的。再让男人都围着你打转......”

  陈素商:“师父,您是被香港的花花世界迷昏了头吧?”

  道长敲了下她的脑袋,说她没大没小。

  他们师徒正在说话,佣人说叶先生带着他侄儿侄女来了。

  长青道长脸上的笑容不减:“快请进来。我这些日子都不沾家,好久没见到叶惟了。”

  佣人去通禀。

  叶雪尧第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陈素商。

  他一向白,此刻那张白皙面孔上,一瞬间浮动了红潮,好像热浪猝不及防涌上来。

  长青道长似笑非笑看着他:“贤侄,你是热吗?”

  陈素商也看向了他。

  他这么一脸红,显得有了点活气,有点可爱。

  陈素商冲他点头。

  叶雪竺就替他哥哥解围:“秋老虎还是真 热,一路走过来,我们都出汗了。我的妆花了吗?”

  陈素商看了看:“唇膏有点褪了。对了,我从新加坡带了不少化妆品回来,还有好些唇膏,你跟我上来,挑两根送给你。”

  叶雪竺笑着说好。

  陈素商和叶雪竺起身上楼,叶雪尧的目光就落在陈素商的背影上,看了良久,直到她消失在楼梯拐弯处。

  长青道长就打趣他:“贤侄,你这是看上了我徒弟?”

  叶惟想要遮掩着说点什么,不成想叶雪尧先回答了:“是。”长青道长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