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70章 花言巧语
  叶雪尧这一句“是”,回答得坦坦荡荡,让长青道长和叶惟都吃了一惊。

  两人面面相觑。

  叶雪尧说话费劲,叶惟愣了片刻之后,只得替侄儿说了。

  他笑着问长青道长:“道长,您徒弟未婚的吧?”

  长青道长也回神,笑道:“她是离过婚的,这你们也知道。假如雪尧想要做她的男朋友,不失一件美事。”

  他这么一说,反而把叶惟的话堵住了,让叶惟满腹说辞都没了用武之地。

  叶雪尧则道:“好。”

  长青道长端起茶,轻轻抿了口。

  陈素商和叶雪竺下楼时,叶雪竺重新换了口红,颜色更加艳丽了,两个女孩子有说有笑。

  道长说晚上有约会,不能请叶家众人同行。

  “阿梨,你送送你六叔他们。”长青道长笑道。

  陈素商就把叶雪尧等人送出门。

  出门之后,叶雪尧在大门口的台阶下面,停住了脚步。

  半山豪宅都有很高的台阶。

  叶惟和叶雪竺似乎心领神会,跟陈素商告辞,先走了。

  陈素商问叶雪尧:“你有事吗?”

  “教书。”叶雪尧慢慢道,“还、还教吗?”

  陈素商道:“这段时间,你们没有请到新的先生?”

  当初答应了叶惟,陈素商并未和叶惟商量教书的程度,甚至没谈工钱。她也只当自己会常常空闲,打发时间。

  “没。”叶雪尧道。

  “老实说,叶先生,我现在不太清楚自己的前途,不稳定性太大。要不这样,我托我师父帮忙,替你请个大学生,如何?”陈素商问。

  “不要。”叶雪尧说。

  陈素商:“......”

  “随便,有空就、就学。”叶雪尧道,“我不、不急。”

  陈素商看向了他,瞧见他眼中的诚挚。她一点也不了解叶雪尧,他为什么会来到香港,他的父母亲人呢,怎么就是他跟叔叔和妹妹,以后有什么打算等等,陈素商都不知道。

  她下意识觉得,他跟自己一样,都是在打发时间。

  学英文也是一种方式,要不然长日漫漫,真的无聊透顶了。

  “那好的,我回头做个教学计划,咱们尽可能把时间安排宽松一点。”陈素商道。

  叶雪尧说好。

  然后,他又指了指陈素商:“阿梨。”

  这话有点莫名其妙。

  然后,他就回指了他自己:“雪尧。”

  陈素商仍在看着他。

  他逐渐不安,说话也更加吃力:“不、不、不是、叶先生。”

  陈素商这回明白了。

  他想和她用彼此的名字称呼,而不是姓氏。陈素商跟叶家叔侄介绍过自己,他们可能没记住,只记得道长天天“阿梨”长、“阿梨”短。

  “哦。”陈素商一头雾水。

  等他走了之后,陈素商回到家中,端起茶喝了几口,对她师父说:“叶雪尧今天很奇怪,说话也蛮怪的。”

  道长道:“不怪,他只是喜欢你而已。”

  陈素商差点被茶水呛死。

  “师父,您老人家已经无聊到八卦我的地步吗?”陈素商很无奈看了眼师父。

  道长就把方才叶雪尧的话,告诉了陈素商。

  陈素商愣了愣。

  “怪不得非要我去教书。”陈素商道。

  道长问她:“你觉得如何?”

  陈素商从来没谈过恋爱,甚至没有喜欢过的男孩子。

  叶雪尧的模样是很好看的,五感英俊,身材挺拔。除了有点结巴之外,没什么毛病。

  “......不知道。”陈素商为难。

  长青道长不以为意:“这有什么好考虑的?咱们麻衣一脉,一直就可以结婚、成家立业,没什么清规戒律。叶雪尧看着还不错,你先享用,不行再丢下。”

  陈素商:“您这是个长辈该说的话吗?”

  “我这是实话!”道长丝毫不反省,“人生苦短啊阿梨,要及时享乐!”

  陈素商:“......”

  又过了半个小时,颜恺从霍家回来了。

  他这次看向长青道长的眼神,就带着几分探究,因为霍钺说了道长很多的事迹,颜恺跟听传奇故事似的。

  到了五点,道长带着陈素商和颜恺下山去逍遥快活。

  路上,陈素商不知怎么的,提到了上次的巨门星得令。

  长青道长说:“华夏的龙脉,有三条护脉,其中一条就在香港。不知是谁布下了阵法,想要利用巨门星得令,摧毁香港的护脉。”

  颜恺听到了这里,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他口袋里装了一块玉佩,是他姑姑顾轻舟让他带给霍钺的。

  而霍钺,又让他给长青道长瞧瞧,但是不能送给道长,要归还给顾轻舟的。

  颜恺一直没拿出来。

  他放在口袋里,手指不停的摩挲。

  就在此时,陈素商的手袋里有点动静。她拿出一个小罗盘,打开一瞧,发现罗盘指针一直指向了颜恺。

  颜恺也看到了,诧异问:“这是什么?”

  长青道长坐在前排,好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反手过来夺走了陈素商的罗盘:“小玩意儿,估计是坏了,回头我给你修。”

  他随手扔到了座椅下面,不准陈素商再摆弄它。

  陈素商狐疑看了眼颜恺。

  颜恺更是一头雾水。

  她想要问什么,前面副驾驶座位上的长青道长突然道:“阿梨,等会儿我们去吃饭的餐厅,牛排非常不错,下次你可以让叶雪尧请你。”

  颜恺的注意力立马被转移。

  他竖起耳朵。

  而陈素商,不太想当着她前夫的面聊这些,有点尴尬,虽然这个前夫名不副实。

  “.......叶惟可有钱了。我看着他那模样,他侄儿估计更有钱。”师父继续道,“记得师父的话,好吃好喝为主,不要亏待自己。只要有钱,就能陪你吃喝玩乐,结交并不算坏。当然没钱不行,没钱得要你贴钱养汉......”

  陈素商踢了下前排座椅:“您正经一点。把罗盘还给我。”

  长青道长不理踩,只顾教陈素商如何谈恋爱。

  而颜恺,则问陈素商:“你在和那位先生约会?”

  “没有。”陈素商立马道。

  道长则说:“总要约会的,叶雪尧在追求阿梨。颜少,你觉得叶雪尧如何?”

  叶雪尧无疑很英俊。

  颜恺跟陈素商也没任何感情,他听到这话,并不觉得生气,甚至还有点高兴,因为陈素商上次去新加坡时,给了他家里人很多希望,颜恺怕他们乱拉姻缘。

  “他瞧着很内秀。”颜恺道,“当然也很英俊,我觉得很配素商。”

  长青道长笑道,“我也这么说。”

  陈素商想起他之前说得很动听,说什么陪她去缅甸,送她回来,原来只是说说,没有任何意义。

  她心里有点堵。

  “......原来,‘花言巧语’是这个意思。”她突然明白过来。

  她在这个瞬间,心情很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