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72章 好心好意
  长青道长接过了玉佩。

  他仔细看了看,然后还给了颜恺:“不知道是什么。”

  一旁的陈素商似乎想要插话,然后桌子底下被她师父踩住了脚,差点把她的脚趾踩断。

  她沉默闭嘴,忍痛不再言语。

  颜恺的余光瞥见了,心想这个怕是很难说,于是试探着问了句:“这个玉佩,我姑姑能随身携带吗?”

  “可以,玉是养人的。”道长说。

  “姑姑还说要给表弟戴,我表弟年纪不大,他能承得住玉吗?”颜恺又问。

  长青道长笑呵呵的:“玉就是玉,谁戴都行,越养越好。藏起来就太浪费了,应该戴着。”

  颜恺心中了然。

  长青道长爱好交际,得罪人的话他不说,害人的事他也不做。

  所以,这块玉佩有点什么秘密,却对自身没什么坏处。

  “这大概也是姑姑想知道的结果吧?”颜恺想着。

  他得到了这个结果,准备回新加坡去了。

  回家之前,他需得去逛街,买好家里人想要的礼物,要不然那些妹妹们闹起来,没完没了。

  颜恺问陈素商:“你要不要逛街?”

  陈素商道:“可以。”

  她陪着颜恺去了百货公司,到处走一走,什么新鲜东西都买点。

  战后的香港恢复得比新加坡还要快,已经看不出炮火痕迹,街上繁华热闹。

  他们还路过了码头,正好看到一艘英国海军舰队停靠,那些海军们纷纷下船,把码头挤得满满当当。

  陈素商道:“他们的军服很漂亮。”

  颜恺也瞧见了。

  “对,很漂亮。”他道。

  两个人逛了圈,到了晚上才回到酒店。

  颜恺有句话想跟陈素商说,又怕不适合,故而踌躇着没开口。

  陈素商临走前就主动问他:“你想说什么?你直接告诉我,不妨事的。”

  颜恺清了清嗓子:“素商,你是个很好的姑娘……”

  “你别铺垫了,直接说。”陈素商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颜恺一狠心,决定直言不讳了:“假如有好的男人追求你,你应该接受。爱情是很美好的,就像吃了蜜一样。谈几场恋爱,是很好的事。咱们的婚姻,是一场权宜之计,我希望它不会成为你的束缚。”

  他看得出,她的情史很单一。

  他那些拙劣的甜言蜜语,都能哄得她开心,颜恺很过意不去。

  陈素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承认,陈素商不算丑,五官组合在一起很耐看。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偏好,这个是刻在骨子里的。

  颜恺喜欢长头发、大眼睛的女孩子,陈素商不是他中意的类型。

  无论他多么心疼陈素商,他也没办法对着她产生爱情。

  上次在汽车上,陈素商的师父说叶雪尧想要追求陈素商,颜恺觉得不错,陈素商当时好像不太高兴。

  颜恺怕她会爱上自己。

  他总有点可怜她,也畏惧她,希望她不要投入无望的感情。

  “……我明白了。”陈素商沉默了几秒,这才慢慢道,“你的意思我懂了,谢谢你的好心。”

  颜恺舒了口气,笑了起来:“老实说,你能体会到我的好心,而不是曲解我的意思去生气,我很高兴。我也要谢谢你,谢谢你能明白。”

  陈素商笑了笑。

  她抬眸看了眼颜恺。

  她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

  正如颜恺所言,她长这么大,没有爱过男生,也没有被人爱过。对于爱情,她很懵懂。

  她突然踮起脚,在颜恺的脸上亲吻了下:“晚安。”

  她的唇很柔,落在他的右边面颊。

  回来的时候,他们俩都喝了桔子汽水,故而她凑近时,她口中那香甜的桔子气息,被颜恺嗅到了。

  气息很甜,又香又暖。

  颜恺的心湖突然一动,好像石子投入了湖心。

  这点涟漪来得突然,不知是因为那个吻,还是因为香甜的桔子味。

  陈素商吻过之后,后退两步,微笑挥挥手:“下次还不知何年何月再见,你自己回去当心。”

  说罢,她转身走了。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颜恺才慢慢关上了房间的门,心里发怔。

  他说陈素商没有过爱情,而他自己,不也只有过苏曼洛吗?他和苏曼洛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都小,他都没吻过她。

  因为司玉藻和颜棋都不太好伺候,颜恺从小就有个认知:对待女孩子,要小心翼翼,否则很麻烦。

  不是害怕,而是觉得麻烦。

  所以,他那时候问过苏曼洛:“我能不能吻你?”

  苏曼洛脸通红跑开了,好几天不理他,他还以为她也恼了,头皮发麻的想,女孩子果然都不好打发。

  直到后来,他才明白,那是人家姑娘在害羞。

  颜恺不由自主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

  翌日上午,他乘坐飞机回新加坡,脑海中还在想着陈素商的事。

  到了新加坡,他纷乱的思绪才停止,拿着玉佩去找了他姑姑,把事情跟她说清楚了。

  “……我怀疑是有什么忌讳。素商的师父是个很厉害的术士,真的特别厉害,那条路的风水局都是他修复的。”颜恺道,“霍伯伯也夸他有本事。

  素商身上有个罗盘,也是她师父送给她的。靠近玉佩的时候,那个罗盘在响,但是被她师父拿走了。

  我后来想了想,怕是不同流派的东西。素商的师父爱好吃喝玩乐,不愿意招惹无妄之灾,所以他不肯破了人家的规矩。但是他说,这个玉佩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顾轻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玉佩。

  当年平野夫人随身戴着的,后来送给了她。

  已经将近二十年了。

  这二十年,顾轻舟遇到了古董专家,就要拿给人家瞧瞧。

  没人看得出端倪。

  最近香港又新起了一位古董专家,是国内打仗时,从北平搬到香港去的。他家以前就是做玉器买卖,见过的古玉不胜其数。

  不成想,这块玉佩拿到了那人手里,他只说是康熙年间的东西,说值钱也很值钱,但谈不上多么宝贵。

  顾轻舟甚至想过,这可能只是个念想,毫无意义。

  直到颜恺说术士的罗盘被玉佩影响着起了变化……

  她又拿起来:“难不成另有蹊跷?”

  颜恺则点头:“我觉得是。”

  他和顾轻舟说完了话,转身去找了他姑父司行霈。

  他期期艾艾的,有句话想说又不太好意思说。

  司行霈笑问:“想说什么?你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颜恺很不好意思:“姑父,您能不能给我一身海军的军服?要英式的那种……”

  “怎么,哪个姑娘迷上了海军?”司行霈问。

  “……我自己迷上了。”颜恺有点心虚。

  他想起上次陈素商说那种军服好看,很想弄一身穿给她瞧瞧。

  他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

  颜恺是高大个子、长腿宽肩膀。他看过他表弟和姑父穿军装,统一的器宇轩昂。颜恺觉得,自己不会比他们差太多。

  “放屁,说实话!”司行霈道。

  颜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