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73章 看热闹不怕事大
  香港的九月,天气不算特别好,偶然会下雨。

  一到下雨天,山路难行,陈素商就不愿意出门。她很想念南京,往年这个时候,在南京该吃鸭子了。

  陈家的厨子会做各种鸭子。

  除了烤鸭,鸭子汤也很考验厨艺。

  陈太太喜欢喝鸭子汤,陈家的其他婶母、伯母也知道陈家的厨子手艺精湛,在秋高气爽的时节总爱往陈太太这边跑。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热闹好日子。

  陈素商一想到这里,心就狠狠抽痛了下,她很想念自己的母亲了。

  她师父依旧漫天鬼混。陈素商偶然了解到,她师父不止是跟女人混,而是水旱齐行。这种事,古往今来的繁华都市都不新奇,何况战后的香港?

  战后,所有人都在庆祝劫后余生,经历生死活了下来,剩下的时光肯定要把从前不敢做的都做一遍。

  越是繁华,越是荒诞。

  陈素商再也不肯跟着他出去玩。

  师父最长五天日夜颠倒的玩,然后就要回家休息数日。

  这次到了第六天的傍晚,师父才回来。

  陈素商知道他接下来好几天都不会出门,就在翌日清早,把他叫起来。

  “我自己做了桂花酱,涂在面包上吃,你尝尝。这是颜太太教我的。”陈素商道。

  师父起了,先依靠着床头抽烟,丝绸的睡袍松松垮垮,几乎露出了他的小腹。可能是因为他捡到陈素商的时候,对方是个三四岁的小娃娃,导致长青道长一直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

  在自家的孩子面前,他一点也不知顾忌。

  陈素商则看了眼他,也毫不忌讳:“师父,您的身体还是蛮结实的。”

  师父很得意:“那是。你以为光有钱,就能让那么多人心甘情愿陪我玩?我是有真本事的……”

  “您闭嘴吧,我不想知道!”陈素商立马道。

  长青道长很不解:“不是你自己问的吗?”

  陈素商:“……”

  她用力一拉她师父的睡袍,将它扣拢了,转身道:“我要下山一趟,亲自去菜市场挑选几只鸭子。你这几天别出门了,我做烤鸭还有鸭子汤给你吃。

  鸭子汤我做得一般般,但烤鸭是颜太太教我的,她说我能出师了。你一定要尝尝,是正统的金陵烤鸭。”

  “好。”道长一边往面包上抹桂花酱,一边随口答应。

  他就这样,一口烟一口面包,吃得欢快。

  陈素商喊了司机,下山去了。

  她这边才走,道长那边就给叶家叔侄打了电话。

  “……来吃鸭子。阿梨会做很正统的金陵烤鸭,是大师父专门指点过的。”道长说。

  叶家叔侄和陈素商一样,都闲在家里,偶然出门一趟。

  他们是有任务在身,不能像道长那样把风月场所当家,故而也很无聊。

  道长邀请他们,既能去散散心,还有美食,他们怎么会不来?

  “好,这就来。”叶惟在电话里道。

  他放下了电话,对自己的侄女和侄儿说了此事。

  叶雪竺问:“道长回家了?”

  “是啊。”

  叶雪竺的脸略微有点烫。

  她急忙转过脸,不肯叫她六叔和她哥哥看出她的异样,但是他们已经都瞧见了。

  叶惟有点糟心。

  到底是接触世界太少了,叶家这对兄妹俩,跟没见过世面似的,一个看中了人家师父,一个看中了人家徒弟。

  要说起来,道长是个风流人物,时髦又漂亮,被人爱慕不值得大惊小怪。可谁都知道爱慕他,只能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浪漫,道长既不定居也不结婚。

  旁人还不能说他,因为他是道长啊。

  他既无道观,也不清修,但是他有道号,而且术法了得。

  叶雪竺并不是那种交际花,她哪里能陪道长玩得起?

  叶惟有心劝说几句,又担心捅破窗户纸,弄巧成拙。

  他默默叹了口气。

  叶雪尧看了眼他六叔:“六叔?”

  叶惟回神,摇摇头:“没什么。”

  陈素商从山下的菜市场回来,发现家里客厅坐了叶家叔侄,她含笑和他们打招呼。

  她不介意叶家叔侄来蹭饭,因为吃饭的时候,人多热闹,更有趣味。否则就她和师父,再好吃的饭也冷了场面。

  “……我不仅买了烤鸭,还买了三只大鹅。以前在南京的时候,我们家会做卤鹅,厨子的卤汁用了十三年。后来去了陪都,身外之物带不走,都丢下了。”陈素商道。

  道长每隔三年就会见一次陈素商,也在陈家小住过。

  陈家的厨子手艺,他都知道。

  “不妨事,你可能一辈子都要住在香港。”长青道长说,“你再做一缸卤汁。”

  他转头又对叶惟叔侄说,“卤汁这种东西,越陈越香,好滋味都要靠岁月沉淀。”

  “道长是个思想家。”叶雪竺笑道。

  她结交了不少朋友,学会了很是时髦词。

  道长对任何恭维都照单全收,不去计较好坏,故而哈哈笑起来:“雪竺说话有意思。”

  叶雪竺顿时脸微微发红。

  叶惟瞧在眼里,心中再次叹了口气,对自己侄女有点无奈了。

  说到了吃,道长就夸夸而谈,全天下的美食没有他不知道的。

  他既结交达官贵人,也结交贩夫走卒,什么消息他都知道,简直是个万事通。

  在叶雪竺这样见识浅薄的女孩子眼里,道长大概比任何的贵公子都要有魅力!

  而叶雪尧,默默站起身,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叶惟想要喊住他,却又不好打断道长的谈兴。

  道长正对着叶雪竺,大说特说香港各处法国菜的好与坏,说得叶雪竺几乎要邀请他去约会了。

  叶惟及时打断,问道长:“道长,我有一个问题,关于素商的。”

  长青回神,坐稳了,也端正了姿态:“素商怎么了?”

  “上次她那个前夫,是怎么回事?”叶惟问。

  道长说:“哦,这个啊,说是前夫,其实不太恰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和人家离婚,只是人家祖父写了个离婚书,家族同意他们俩离婚。

  她婆家在南洋颇有势力,素商又是在新婚的第二个月提出离婚,婆家不能闹大了,要不然颜面扫地,所以还没有去政府那边办手续。”

  他说得轻描淡写,叶惟和叶雪竺全部错愕看向了他。

  他这些话,刨去各种说辞,只有一个意思:陈素商并没有真的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