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74章 她好看
  陈素商不算特别熟悉厨房。

  陈家太太是名门淑媛,她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女人要会做饭,有一两样拿得出手的好菜,但是不能天天在厨房,弄得自己满身油污。

  陈素商也会做几个菜。

  做菜,对于大户人家的女眷而言,就好像是针黹女红,要会做,算是徳言容工的一种,却不需要靠它生存。

  她去挑选鸭子和鹅,其实都是她带过去厨子的主意,她只是在旁边看个眼熟。

  厨子才清楚什么样子的鸭子肥美。

  到了厨房,也是厨子烧水杀鸭,陈素商跟在旁边,和厨子有一搭没一搭聊天。

  叶雪尧进来,陈素商有点意外。

  “等会儿要褪鸭子毛,味道不好闻,咱们出去说话。”陈素商道。

  他们俩站在厨房的屋檐下。

  半山略微有风的时候,就很凉爽。

  陈素商问叶雪尧:“怎么了,你有事吗?”

  叶雪尧摇摇头:“没事。”

  “你是有什么忌口,还是有什么想吃的?”陈素商又问。

  和叶雪尧说话,不能省事,要把自己想到的跟他讲清楚。当一个人说话费劲时,他是不太愿意多说的。

  叶雪尧又摇摇头。

  陈素商就猜不到他来厨房做什么了:“那你过来干嘛?”

  “看看你。”叶雪尧道。

  陈素商:“......”

  她突然想起她师父的一段话。前段时间,师父告诉她说,叶雪尧看上了她,还让她跟叶雪尧玩玩,打发无聊的光阴。

  陈素商一想到那些话,再听到他说“看看你”,顿时就浑身不自在。

  “厨房很忙的,等会儿全是油烟。”陈素商整了整心神,尽可能压着情绪,不让自己露出半分异常,“你先去客厅坐。”

  叶雪尧又摇摇头。

  陈素商正不知如何是好,叶雪尧的六叔和妹妹都来了。

  厨房怎么成了香饽饽?

  陈素商有心把他们全部轰走,却又强忍着脾气。

  好在叶惟是过来叫叶雪尧的。

  他们叔侄三走到了陈家的后院,借口看看远处的风光,三个人嘀嘀咕咕说话。

  叶惟的意思很明显。

  既然陈素商还没有真的离婚,就不能搀和进她和颜恺的婚姻里,否则叶雪尧很尴尬。

  “......大哥,你再找一个。”叶雪竺道,“素商这个人脾气很大的,主意也正。万一她真不喜欢你,你撞死在她面前都不行。”

  叶惟则道:“雪尧,你是长房长孙,以后很有可能是家主。颜家不是无名小卒,咱们别得罪这样的人家。”

  叶雪尧听了半晌,脸色都未变一下。

  他默然听着。

  叶惟和叶雪竺还在劝说他。

  说破了嘴皮,叶惟忍无可忍:“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们说了这么多,你听进去没有?”

  “没有。”叶雪尧言简意赅。

  叶惟:“......”

  叶雪竺很少见她六叔这么一败涂地,不忍目睹,微微转过脸去。

  叶雪尧把六叔和妹妹都起了个倒仰,仍是不知收敛,继续道:“要她。”

  就要她!

  他这是铁了心的。

  叶雪竺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她总感觉她哥哥对人对物都很疏离,没什么是非要不可的,除了陈素商。

  “大哥,你喜欢她什么?”叶雪竺酸溜溜的问。

  叶雪尧的回答很简单:“她好看。”

  叶雪竺:“......”

  真是无从反驳的理由。

  陈素商看着他们走出去,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徐歧贞送她一味香料,她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转身去拿。

  她师父在客厅里,却伸长了脖子,似乎想要看到后院叶家几个人的表情。

  陈素商觉得她师父的表情很熟悉——完全是一种赶热闹的兴奋劲儿。

  师父什么热闹都要赶,否则他几十年的混,太无聊了。

  “您看什么?”陈素商问。

  长青道长就把自己的话,都告诉了陈素商。

  陈素商不愿意承认自己还没有真正离婚,听了就蹙眉:“您跟人家说这些干嘛?”

  “考验感情,顺便看看叶家能拿出什么本事。”长青道长说。

  陈素商更加无语。

  若他不是她师父,她真想要打人。

  有这么坑自己徒弟的师父吗?您老还不如出去混,好过您在自家捡乐子。

  “师父,我跟叶家那孩子,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不喜欢他。”陈素商如实道,“哪怕我离婚了,也不会跟他的。”

  长青道长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无所谓笑道:“喜欢不喜欢,有什么打紧?你师父我那么多伴儿,要是都喜欢,我喜欢得过来吗?玩嘛,开心才是第一位。”

  陈素商叹气:“师父,你是不会结婚,也不想在某个地方好好过日子,但是我想。我想将来成个家,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在一个地方终老。

  若是我现在混情场,把我的桃花运都败光了,将来找不到两情相悦的人怎么办?我想要好好的,把人生都经历一遍。”

  她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可惜是对牛谈琴。

  她师父听到她这席话,不以为意撇撇嘴,还点评道:“傻!”

  陈素商:“......”

  她以前很小,成天跟着她师父,没有自己的思想,也不会觉得师父有什么不妥。到了如今,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师父志不同道不合,也许该分道扬镳了。

  再这么下去,她要么被他同化,要么憎恨他。

  他是素商如今唯一的亲人了,陈素商既不想学他,也不想恨他。

  当初道观遭遇横祸,道观上百人全部死了,师父的人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这也可能是他现在及时行乐的原因。

  那年陈素商还小,她对太师父和其他师叔、叔伯的印象都会很模糊,但是记得大家都特别宠爱师父。

  师父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

  陈素商一想到这里,又觉得他现在再荒唐也是有情可原,毕竟家破人亡的惨痛,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大家的排解方式不同。

  她还想要再说点什么,她师父兴致勃勃打断了她:“他们回来了。”

  他从后窗看到了叶惟和叶雪竺的表情,见他们俩垂头丧气,而叶雪尧表情不变,就对陈素商道:“他们谈崩了,叶家的小子是打定主意要追求你。”

  陈素商道:“我不喜欢。若是我不喜欢,那就是纠缠,很讨厌的。”

  长青道长还在观察叶家叔侄三,心不在焉道:“死脑筋!”

  陈素商:“.......”

  再次想要叛逃出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