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78章 霍钺的养生之道
  陈素商说要学符咒,果然就开始学符咒了。

  她师父的箱子里,有最上等的朱砂。

  师父让她先学调息。

  画符咒的时候,一笔都不能错,一笔都不能断,要一连到底。可只有画过的人才知道,有用的符咒会牵动四周的气场,改变一个人身边的阴阳二气。

  气场一变,人自身可能就承受不住,笔画变形或者干脆断开。

  这也就是为什么陈素商以前画了上百张,也只能有一两张勉强能用了。

  她刻苦学习。

  她也去了趟叶家,跟叶惟聊了很多,说起袁雪尧把秘密告诉了她的事。

  叶惟震惊。

  “您不要太过于担心,我师父早就知道了,他不也什么都没说吗?你放心吧,我们师徒还是很有分寸的。”陈素商道。

  然后,她又把她师父的话,告诉了叶惟。

  叶惟的妻子是袁氏女。

  袁家是术士大家族,却因为靠近苗寨,后来与苗女通婚。

  苗家是女子继承蛊术,苗家的女人很不简单。袁家和苗女结婚之后,出了不少优秀的后代,子女体内天生带蛊,学习术法比男人厉害。

  就像袁雪尧的小妹妹袁雪菱,是袁氏这一代中的佼佼者,她很可能取代袁雪尧这个长房长孙的地位,成为下一任家主。

  叶惟的妻子,也是苗女生的后代,会术法也会养蛊。只可惜,她早年就去世了。

  叶惟是入赘到袁家的,又会做人,深得岳父器重。他也学了点术法,比陈素商强一点,却比不上袁雪尧他们。

  他俨然是袁家的一个长辈。

  老太爷甚至不让小辈们叫他六姑父,而是直接叫六叔。

  此次香港之行,袁家对袁雪尧和袁雪竺兄妹俩委以重任,同时又担心两个孩子 不通人情世故,在繁华的香港吃亏。

  叶惟虽然也不太懂,但是他很通透。

  袁家给了他们很多金条,他一到香港就很高调买了豪宅,又刻意流连销金窟,结识了不少人,打下了根基。

  他也是因此认识了长青道长。

  至今为止,他还没有摸透道长的底细,道长却把他们三个人看了个底朝天。

  “六叔,我师父说了,出门在外要与人为善。”陈素商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乱说什么。你们要做什么,那也是你们的事,与我不相干。既然如此,你还要不要我给雪尧教英文?”

  六叔沉默着点了根烟。

  烟雾升腾,他的视线藏在烟雾后面,叫人看不清楚。

  他沉默了片刻:“素商,雪尧把身份告诉了你,那我也不必多此一举替他瞒着。雪尧从小刻苦,几乎不与外界接触,要不然他也不会连话都说不好。

  他第一次中意女孩子,对你也是一片赤诚。若是你没有什么想法,请你不要伤害他。”

  陈素商道:“谈恋爱就是这样,需要彼此了解。我只有了解了他,才能肯定是否接受他。这话,我也跟雪尧说了。

  六叔,我现在什么也保证不了,但雪尧希望我能给他个彼此熟悉的机会。假如你觉得这样不妥,我可以离开香港。”

  叶惟就站了起来。

  他连忙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所言我明白,我唐突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继续道,“雪尧的英文,还是要麻烦你。这样挺好的,你们一边教学,一边了解彼此。”

  陈素商点点头。

  她和叶惟聊了片刻,外出跑步的袁雪尧满头大汗回来了。

  袁雪尧以前在湘西,每天都躲在屋子里,与世隔绝。

  到了香港之后,他偶然早起时,看到有个男人沿着山路小跑。

  他有次正好迎面遇到了,就对他笑了下。

  对方停下脚步。

  袁雪尧看他,觉得他像是四十出头的人,可瞧着他的面相推演他的年纪,他肯定过了五十了。

  “小兄弟,你看着很惨白,是不是常在屋子里?”男人笑道,“要多运动。你年纪小不知苦,将来上了年纪身体虚弱,很遭罪。”

  袁雪尧哦了声。

  对方又自我介绍:“我姓霍,霍钺。前面是我家,你是叶先生的侄儿吧?有空和你叔叔去我家喝茶。”

  说罢,他又跑远了。

  袁雪尧看着他这么大年纪,仍是腰身挺拔结实,腿脚极其灵便,中气很足,就觉得沿着山路跑一跑真的很不错。

  于是他也开始学霍钺了。

  他每天起床之后,先跑两个小时才回来。一开始他不太适应,几天过去,他就接受如此长时间的小跑了。

  他到底是很年轻,又常年学习术法,身体比普通人要强健。

  他也没想到陈素商会到他家里。

  “素商。”他和她打招呼,抬起袖子擦了擦汗。

  陈素商回以微笑:“我过来和六叔商量下,如何安排接下来的英文教学。你还想学吗?”

  “想。”袁雪尧道。

  陈素商道:“那以后把时间安排在晚饭之后,如何?一周四次,一次两个小时。”

  袁雪尧算了算,以前是一天六个小时的。

  他微微蹙眉,对此不太满意。他还想和陈素商有更长时间的接触。

  陈素商解释道:“我白天要学习画符咒。”

  袁雪尧立马道:“我、可以教、教你。”

  “我、可、以、教、你。”陈素商重复他的话,“你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没必要打磕巴。”

  袁雪尧果然鹦鹉学舌似的,重复念了一遍。

  他念完了之后,陈素商才说:“术法要讲究流派,而且你们袁家的术法,不会传给外人的。我未必会做你们袁家的人,所以还是学习我师父的。”

  袁雪尧定定看着她。

  他满头大汗,双颊泛红,只那双眼睛,格外的灼热。

  陈素商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又问他:“我的安排,你接受吗?”

  袁雪尧觉得,她不是来商量的,而是来通知的。

  “好。”他道。

  陈素商从叶家离开,心想袁雪尧性格其实挺好的,很随和,并不古板固执,甚至对她千依百顺。

  她慢慢往回走,正好迎面来了辆汽车。

  陈素商和这辆汽车错身而过,她没有多瞧。

  汽车里的人,却好像扭头看了眼她。

  陈素商的余光,瞥见了一头长发,和一个略微精致的侧颜,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四邻众多,她只认识霍家和叶家的人,其他都不太熟,故而只当是陌生人好奇,她往自家走去了。

  而那辆汽车,直接上了坡,往霍钺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