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79章 显赫
  一辆汽车在霍府门前停住。

  长发女子慢慢下了汽车,抬眸看着这栋庭院。

  霍家有很高大的铁门,门口站着两名随从,腰间鼓鼓囊囊的,应该是带枪了的。

  大铁门上,却缠绕着藤蔓,在九月末的天气里也是郁郁葱葱。

  冰冷的守卫,茂密的植物,好像是两种生活方式的融合。

  汽车是租赁的,车夫拿到了钱,就把女子的大行李箱搬了下来。

  女子自己则拎着手袋,穿着鹅黄色的长裙,孤零零的高跟鞋,静静打量着霍家的大门。

  随从注意到了,当即很警惕。

  “请问找谁?”随从的手伸进了口袋里。口袋的底是打穿的,隔着口袋摸到了自己腰间的配枪。

  女子温婉微笑:“我姓苏,找何主席的。这是司太太的手谕。”

  她把一封信递了出去。

  随从接了过来,仍是很警惕:“小姐稍等。”

  女子点点头。

  随从把信送给了何微,因为女子说的“何主席”,就是他家太太。

  战后的香港成立了新的金融协会,抱团应对战后的经济复苏。这个金融协会,聘请了香港德高望重的金融界人士担任主席。

  最后,何微以最高票数,当选了主席。

  她意料之外。

  前些年,何微是依靠着莱顿尔老先生和霍钺的帮衬,一步步在香港的金融圈打出自己的名声,站稳了脚跟。

  这几年,她很想把重心转移到家庭上,陪着霍钺跑步、游泳和打球。

  她的女儿已经十四岁了,再过几年可能要去英国念书,若是不多陪伴她,将来她学成归来直接结婚,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就再也没机会。

  可谁能知道后来发生了战事,而战后又需要一个中流砥柱的人能撑起局面呢?

  何微义不容辞,却也时常烦恼。

  好在霍钺并不介意,甚至鼓励她,去追求自己的社会地位,同时他自己赋闲比较多,成天跟孩子们在一起。

  他家的三个孩子,性格都有点像他,全是一派温柔。

  在自己家里,没人会把何微叫“主席”的,突然听到随从说来了个年轻漂亮的小姐,何微很诧异。

  她打开了手谕,果然是她姐姐顾轻舟写的。

  何微和顾轻舟时常通信,哪怕是后来的长途电话可以直接打到新加坡,她们也会偶然书面联系。

  顾轻舟的字,何微再熟悉不过。

  她写了一封短信给何微,在信里说,苏鹏的女儿苏曼洛,学过一年多的经济,想要到香港找份差事。

  苏鹏托了司行霈。

  司行霈当时正在和下属们喝酒,随口就答应了。

  他后来把这件事告诉了顾轻舟,让顾轻舟帮他处理一下。司行霈至今都很器重苏鹏,虽然暂时把苏鹏借给了颜恺。

  而苏鹏对这个女儿是疼得入骨。

  当初苏鹏和他婶母私奔,后来他婶母生的那个孩子夭折了。

  这是苏鹏的第二个孩子。

  他妻子比他大,战时查出了重病,可医疗物资极其缺乏,交通又不便,苏太太就病逝了。

  苏鹏跟妻子感情极好,苏太太去世之后,苏鹏和苏曼洛父女俩相依为命,更疼这个女儿了。

  苏曼洛毫无经验,却很有主见。她不想留在新加坡,具体原因她没说,只想来香港发展。

  苏鹏不太忍心,却也不会阻止女儿的选择,而苏鹏最近要去马尼拉,也不在新加坡。

  “……原来是她。”何微看完了短信,想起上次颜恺和颜棋兄妹到家里小住。

  颜棋很喜欢和年长的人亲近,可能是受了她母亲徐歧贞的影响,她特别黏何微。

  又因为她们遇到了陈素商,颜棋就滔滔不绝跟何微讲起了颜恺、陈素商和苏曼洛的种种。

  颜棋当时还说:“要不是我哥哥差点逃婚,素商也未必就非要离婚。唉,很可惜的,我们都很喜欢素商。”

  然后,她又说了她哥哥差点逃婚的原因。

  何微想着这些,仍是站起身,把苏曼洛当顾轻舟推荐过来的人,亲自出门迎接了她。

  一瞧见苏曼洛,何微眼前一亮。

  苏曼洛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高挑个子,大眼睛长头发,身材曼妙,五官精致,第一眼就很惹人注目。

  “何主席,您好。”苏曼洛和她打招呼,声音也婉转动听。

  何微笑道:“苏小姐,我在家里不太习惯主席这种称呼。你也跟他们一样,叫我伯母好了。”

  苏曼洛很机灵,立马亲热叫了“伯母。”

  随从拎了苏曼洛的箱子,跟着何微一起上去了。

  港岛半山的豪宅,其实也分等级。

  霍家无疑是豪宅中的豪宅。

  一栋三层楼。

  一楼陈设全部是古朴的花梨木家*处雅致。客厅的摆设,也全部都是中式的,各种古董花瓶。

  楼梯蜿蜒而上,在拐弯处挂了名画,都是大家真迹。

  一楼是中式的,上了二楼却又是西式的。

  二楼以乳白色的色调为主,沙发茶几、床和柜子,也全部都是西式的。

  就连挂着的画,也是西式的。

  何微将苏曼洛领进了二楼的一间客房。

  客房也是白色调。

  雪白墙壁,挂两幅颜色浅淡的油画,房间很大,有床也有沙发。真皮沙发上,扑了素白色的蕾丝花边罩子,同色窗帘和床单。

  这些素色里,只有一个浅绿色的柜子,点缀着这些素净。

  “霍太太好有品位。”苏曼洛不禁在心中赞叹。

  客房还有个小阳台。

  从阳台上看过去,远处就是整个港岛。而近处,是霍家宽阔的后院,有个网球场,还有个泳池。

  能在半山修建泳池的,只有霍钺才能有这样的资格。

  不是说泳池贵,而是泳池占用的地很贵。

  苏曼洛瞠目结舌的想:“颜家都没这样奢华。”

  颜家一直都是老宅子,陈设简单大方。

  当然,跟司家没得比,毕竟这是半山上,跟司家那样的庭院相比不了。

  “苏小姐,你先住下,工作的事我来安排。”何微笑道,“你一路奔波累了吧?先休息,等会儿下来吃饭。”

  “谢谢伯母。”苏曼洛道。

  “不客气。”何微笑道。

  她转身下楼,吩咐厨房准备午膳,然后又问佣人:“老爷还在跑步吗?”

  “是。”佣人道。

  何微不再说什么,转身去了自己的书房,给她的秘书打个电话,让她问一问最近哪家银行还有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