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80章 娇生惯养
  何微坐在书房里,想起了往事。

  那时候,她为了争取银行的工作,在老师面前任劳任怨,拼命巴结。

  她得到了莱顿尔银行的工作机会。

  到了香港,她一个人租房子住,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一丝不乱。她能有今天的成就,远在英国的总行以及她丈夫帮了她很多,却也跟她自身的努力有关。

  她这样拼搏,才站稳了脚跟。

  何微更小的时候,一边念书一边做家教,补贴家用,于是她很讨厌那种不劳而获的人。

  苏小姐一个人到香港,一点计划也不做,直接住到了霍家,等着何微给她安排工作和生活。

  何微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苏小姐太过于漂亮。太漂亮的女人,同性人缘都不太好。

  何微如今也是四十多的人了,女人再怎么天生丽质,也逃不过岁月。

  年轻漂亮的女人,她们有着轻盈的体态,丰盈饱满的肌肤,是中年女人怎么也比不了的。

  何微不是担心她丈夫。

  霍爷年轻时,什么都看过,什么都经历过。如今对于他而言,家庭、何微和孩子们就是他的全部。

  任何美色,都不会打动他的心。

  女人的嫉妒心,则是没有道理的,并不是因为什么,有时候就是很单纯的嫉妒。

  她这边想着心事,外面传来了她小儿子的声音:“阿爸!”

  何微从书房走出来。

  她和霍钺一人有一间书房,平时相互不打搅。

  霍钺跑得满头是汗,对何微道:“我冲个澡,等会儿去游泳,午饭晚一点开。”

  何微笑道:“今天不行,家里来了客人。”

  “是吗?”

  何微就把苏曼洛的事,告诉了霍钺。

  霍钺一听是顾轻舟介绍过来的人,就道:“那你安排安排,轻舟托付的事,不能马虎。”

  “我知道。”何微笑道。

  他们两口子一来一往说着话,霍钺的小儿子已经围着他父亲的腿打转,不停想要往他阿爸背上爬。

  霍钺反手扶住儿子,怕他掉下来,略微弯了腰。

  苏曼洛正好这个时候下楼了。

  霍钺一抬眸看到了她,礼貌笑了笑:“这位就是苏小姐?”

  “是的。”何微道。

  苏曼洛愣了下,不知该如何称呼霍钺,因为霍钺的状态极好,又刚刚跑步回来,瞧着比苏曼洛的父亲还要年轻。

  她已经叫了何微为“伯母”,不好再叫霍钺为叔父,可叫伯父她又感觉不恰当,也许人家并不喜欢她叫得那么老。

  于是她自作主张:“叔父,您好。”

  霍钺点头,歉疚一笑:“我刚刚跑步回来,一身的汗。苏小姐请便,我先失陪。”

  他反手把自己的儿子抱了起来,举过头顶,然后顶着孩子上三楼去了。

  他们全家都住在三楼。

  一楼是客厅、会客室以及书房;二楼全部做了客房;三楼登高望远,空气新鲜,霍钺何微都很喜欢。

  他这一上去,直到午膳的时候,换了套长衫布鞋下楼了。

  他脱了运动服,换上了长衫,气质上就大变了样子,现在叫他一声伯父,是应当应分的。

  “......大小姐和二少爷呢?”苏曼洛正在问何微。

  她知道霍家有三个孩子。

  “他们俩去上学了。”何微笑道。

  等到了午饭的时候,霍家的司机并未接小姐和少爷回家吃饭。

  苏曼洛就问:“不等大小姐和二少爷?”

  “他们在学校吃午饭。”何微笑道。

  苏曼洛则说:“以前我们念书的时候,都是中午回家吃。”

  何微和霍钺都笑了笑。

  过了两天,何微的秘书帮苏曼洛找到了一个职位,也是银行的差事。

  苏曼洛去看了之后,回来支支吾吾,对何微道:“婶婶,那边有点远,回来要开两个小时的车。而且,银行位置比较偏。”

  她已经把霍钺叫了“叔父”,只得对何微改口了。

  何微这些年在金融圈摸爬滚打,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姑娘。

  一听这话,她就知道苏曼洛要把这里当家了。

  出来工作,不是出来做大小姐的。况且,客人就是客人,不能久住的。

  何微把事情理得清清楚楚,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绝不会姑息任何不合理的要求。

  她当即笑了笑:“这个不妨事,在银行附近租个公寓住,也是一样的。这家是英国银行,将来的机会比较好。”

  苏曼洛不敢言语了。

  何微又跟她聊起职业前景,又说像她这么年轻没工作经历的人,能进这种银行多么不容易等等。

  她做惯了上司,开会说教条理更清晰,能连说两个小时不带重复的。

  苏曼洛一句话也插不上,被她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也找不到话来反驳。

  何微与各种人打交道,早已习惯了说话如何叫人挑不出错。

  苏曼洛从小被父母捧着长大,享受惯了的。霍家房子多,庭院宽阔,还有个泳池,是香港半山难得一见的豪阔地方。

  她真想住下来。

  她还以为,这对霍家来说,不算什么难事,毕竟她是司太太介绍过来的。

  可没想到,何微清清楚楚让她出去租公寓。

  她虽然爱享受,却也不算厚脸皮,不会明知人家赶她还要硬留下来。

  她不好意思对何微道:“婶婶,我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

  “我们是做长辈的,你们小孩子不给我们添麻烦,去给谁添麻烦?”何微笑道。

  这话,既亲热又让苏曼洛找不到接下去的言语。

  苏曼洛心想,不亏是金融协会的主席,真是很厉害。

  接下来几天,苏曼洛果然出去找公寓。

  她下班已经很晚了,又跟同事出去吃了饭,然后去看了一处房子,直到九点多才往回赶。

  车子上山,开到了一半时,突然窜出来一条大狗,司机心里发慌,把车子往旁边一拐,车头一下子就撞到了路旁的护栏上,车子半个车头荡了出去。

  苏曼洛吓得大叫。

  司机对她道:“小姐,你先下车。”

  苏曼洛却只是尖叫,简直是吓疯了。

  远处有了车灯,一辆汽车驶近,瞧见了这一幕,对方停了下来。

  苏曼洛的后座车门被拉开,男人见她不停尖叫,就把她拉下了车。

  司机也慢慢从前排爬到了后座,从后面出门缓缓出了车子。

  而苏曼洛,被拉下车之后,仍是魂飞魄散,扑到了男人怀里。

  男人的汽车里,下来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

  她问司机:“你们没受伤吧?”

  司机摇摇头。

  苏曼洛也看向了她。

  是陈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