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81章 为什么要挑衅她?
  苏曼洛整个人挂到了袁雪尧身上。

  袁雪尧愣住,然后用力推开了她,把她推了个踉跄。

  陈素商好死不死,正好站在了她身后的地方。袁雪尧这么一推,苏曼洛往后倒去,跌入了陈素商怀里。

  叶家汽车的灯拢罩着,苏曼洛借助陈素商的肩膀站稳,对视了一眼。

  陈素商不认识苏曼洛,但苏曼洛很明显认识她。

  “……我们见过吗?”陈素商问。

  苏曼洛惊魂甫定,看着她不说话。

  陈素商有点好奇。

  司机则对袁雪尧和陈素商道:“谢谢先生、小姐帮忙。你们能否送我们先回去?我是霍家做工的。”

  “霍爷家的?”陈素商问。

  司机道是。

  陈素商又看了眼苏曼洛,心想霍家的孩子我都见过的,这位是谁?

  她这么想着,还是很客气,请苏曼洛上车。

  苏曼洛低声道谢,自己坐到了后座。

  袁雪尧开车,司机坐在副驾驶,陈素商和苏曼洛并排坐在后面。

  陈素商又问:“我见过您吗?”

  上次有辆汽车路过,好像也是这个女孩子,特意回头看她。

  苏曼洛这个时候,心情稍定,也能应付几句了,故而沉吟片刻:“我见过你的照片。你和颜恺结婚的时候,有照片登报。”

  “哦,你是从新加坡来的。”陈素商了然。

  苏曼洛见她并不上心,想着新婚当天的事,她心情莫名觉得痒痒,就好像有个秘密应该说出来震惊别人一下,却被藏住。

  于是她沉默了两秒之后,直接道:“我是苏曼洛。”

  她这句话说完,自己也感觉自己太过于轻浮。但若是不炫耀这一下,她心里像有只猫爪子挠一样。

  苏曼洛喜欢旁人的关注。

  果然,陈素商听到这个名字,整个人僵了下,后背和脖子绷紧成了一条线。

  袁雪尧从后视镜看了眼她。

  陈素商不再言语。

  汽车到了她家门口时,她对袁雪尧道:“我先回家了,你送苏小姐上去吧。晚安。”

  袁雪尧也说:“晚安。”

  汽车继续往上,陈素商却站在门口,半晌没有挪脚。

  她对那件事,并不心痛,而是觉得耻辱。全新加坡的人,该知道都知道,颜恺在新婚当天差点跟苏曼洛私奔。

  而苏曼洛呢,毫不愧疚,甚至对陈素商没反应过来她的身份而不快,主动点出来。

  陈素商想到这里,就想自己此生不愿意再见到颜恺和苏曼洛了。

  袁雪尧把苏曼洛送到了霍家门口。

  她坐在汽车里,好像是不能动弹了。

  司机见她软软依靠着椅座,就对她道:“苏小姐,您稍等,我搀扶您上去,还是让佣人来搀扶您上去?”

  “佣人吧。”苏曼洛有气无力。

  等司机一走,她慢慢睁开了眼睛,在漆黑的车厢里看向了前面的司机袁雪尧。

  她问:“方才那个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吗?”

  “不。”袁雪尧回答。

  苏曼洛笑了下,不再言语。

  等女佣人来搀扶她下车时,她突然挪到了另一边,从那边下来,然后绕过了车头。她走得比较慢,但腰背笔挺,在车前灯的照耀下,走过了袁雪尧的视线,然后停在灯火还能照见她的地方,冲他微笑挥手:“谢谢你。”

  然后,她才半死不活的,任由女佣人搀扶她上了台阶。

  何微和霍钺还没有睡,因为灵儿明天有演出,她还在排练,何微和霍钺是观众。

  灵儿自己要求高,一点也不能错。她的舞蹈学了好几年,除了战时那段时间,一直就没有放弃过。

  听到佣人说苏曼洛回来了,何微看了眼手表,没言语。

  到了十一点,灵儿的动作都规范了,她自己也满意了,霍钺和何微这才准备回房。

  路过客厅时,霍钺听到小会客室还有说话的声音,就对何微道:“你先去睡。”

  “是九爷。”何微道,“怕是什么事吧?”

  她要跟着去瞧瞧。

  进了小会客室,发现并没有什么大事,而是司机在跟锡九汇报今晚的种种。

  何微听了几句,突然对司机道:“苏小姐对陈小姐说了什么?”

  “她说,‘我是苏曼洛’。”司机重复道。

  何微顿时就有点恼火。

  霍钺问:“怎么了,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何微道:“上次棋棋跟我说,颜恺新婚当天差点逃婚,女方是苏曼洛。所以,陈太太一去世,陈素商就要立马离婚,也是因为当初那件事了。”

  霍钺不知道这个内幕。

  他是司家的朋友,不是颜家的。颜恺结婚的时候,正好是康晗发病的时候,顾轻舟和司行霈送她来香港,霍钺和何微接待他们。

  他没去婚礼现场,也对小辈们的婚礼没兴趣,更不会去打听什么八卦,不知晓此事。

  “那她做得挺过分。”霍钺道。

  何微点头:“哪怕她没错,是颜恺非要跟着她走,她也不应该去挑衅陈小姐。我去找她说说。”

  霍钺拉住了她:“这么晚了,先睡觉吧。”

  苏曼洛那边,估计也睡了。

  何微只得暂时忍下了这口气。

  翌日清早,苏曼洛很早就起床了,说要帮佣人做早餐。

  她什么忙也没帮上,只是摆了几双筷子。

  吃饭之后,她对何微道:“婶婶,我今天不去上班了,昨天我吓坏了,有点发烧。”

  何微:“……”

  她伸手,摸了下苏曼洛的额头。

  她的额头比何微的掌心凉,何微就直接道:“没有发烧,我送你去吧。”

  苏曼洛:“……”

  她很想说,她去银行上班,不是像留学那样镀一层金粉吗?

  干嘛要这样拼命?

  如此辛劳,好像那些需要赚钱养家的低等人一样,是很丢面子的。她父亲是司家的高级军官,苏曼洛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体面人。

  不成想……

  她只得上楼重新更衣。

  何微带着她出门,上了汽车就跟她道:“你昨天是不是遇到了陈小姐?”

  苏曼洛诧异。

  她不知何微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是。”苏曼洛道,“婶婶,你也知道陈小姐?”

  “我们认识。”何微道,表情却很严肃,“你跟她说了什么?”

  “什么?”

  “你为何要挑衅人家?”何微问。

  苏曼洛的小心机被这样直接戳穿,整个人又是羞又是恼,一张脸通红,半晌才问何微:“婶婶,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好像不是很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