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82章 窝囊死了
  何微是个体面的长者。

  长者对孩子,教导要大过于责备,否则就失了长辈该有的威严。

  “曼洛,你到了我这边,我就应该教导你。我把你当自己人,才不跟你客气。同为女性,你明知陈小姐的苦处,却还想要捅一刀,非常不厚道。”何微严肃道。

  苏曼洛的故作可怜,甚至反将一军,并未难住何微。

  何微这些年的历练,已经让她能自如应对各种问题、各种人。

  “……你做错了,我说了是疼你,不说才是害了你,才是对你有意见、真正不喜欢你。你可明白?”何微又问。

  苏曼洛不敢和她犟嘴了。

  到了这一刻,她发现自己不是何微的对手。

  苏曼洛不惊惶,她还年轻。等她到了何微这个年纪,估计比她还要厉害。

  她还查过何微的过往,不过是个小中药铺子老板的女儿,苏曼洛的出身比她高多了,将来自然能超过她。

  “我明白了。”苏曼洛能屈能伸,“对不起婶婶,我不该顶撞您。”

  何微点点头:“你能明白就好。”

  有了这件事,何微就不再任由苏曼洛慢慢找房子,而是派了自家的佣人,下山去办理此事。

  不过半天的功夫,佣人就找到了一处公寓。

  何微自己去看了,把公寓里的家具和窗帘全部换成了粉色和白色,正好是苏小姐中意的类型,然后就对她说:“你天天这样早起晚归,我实在心疼。还是住在银行附近的公寓吧,省了你奔波劳累之苦。”

  苏曼洛还在拖,到了此时就拖不下去了。

  她若是不挑衅陈素商,惹恼了何微,何微也不会做得如此明显。

  第二天,苏曼洛就搬走了。

  她走后,何微叫人把住过的客房重新收拾和打扫。

  她找人要到了苏曼洛父亲的电话,亲自打了一个给他。

  长途电话打到马尼拉,不是很稳,何微言简意赅:“孩子既然是工作,态度就要端正,迟到、早退是不行的。我家离她的银行太远,听说她已经迟到了三次,我考虑还是就近找个公寓比较稳妥。”

  她字字句句,都是考虑苏曼洛的前途。

  苏鹏接到了电话,除了感激说不出其他的话。

  他很担心女儿,却又想到自家闺女的大小姐脾气,不能任由她贪图享乐:“多谢霍太太。”

  “我的用心,您能明白就好,我跟司太太那边也有交代了。”何微道。

  苏鹏一连说感谢,又说苏曼洛这段时间麻烦了霍钺和何微,改日登门道谢等语。

  信号到了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不稳定,声音断断续续的。

  何微挂断了电话。

  她也去找了趟陈素商。

  陈素商正在书房里,等她出来的时候,满脸憔悴,好像是疲倦至极。

  长青道长也在家。

  道长比何微要小很多,他面对何微时,不敢满嘴跑火车,而是温柔谦逊跟何微闲聊。

  “……她这几天忙着学习,觉也不好好睡。”长青道长笑道,对自家徒儿的狼狈视若不见。

  陈素商勉强笑了笑:“霍夫人稍坐,我去洗个脸。”

  等她出来时,她脸上略微扑了粉,又涂抹了胭脂和口红。化妆品堆出来的好气色,足以以假乱真了。

  她坐到了何微对面的沙发上。

  何微开门见山,跟陈素商道歉:“苏小姐有口无心,陈小姐莫要介怀。”

  陈素商有点尴尬。

  “不不,她什么也没说。”陈素商解释,“她只是自我介绍了一番,这没什么的。霍夫人,您太客气了。”

  她心中暖融融的。

  何微在这方面,是个礼貌又周到的,比一般的人还要客气,且是真细心。

  陈素商每每接收到这样的呵护,就会想到她母亲陈太太,很是感动。

  何微也没有其他事,见事情说清楚了,她也就起身告辞了。

  陈素商将她送到了大门口。

  “……女孩子要多休息,什么也不值得把身体弄垮。”何微转身,对陈素商道,“学习也要劳逸结合。”

  “是,我知道了。”陈素商笑道。

  待何微走后,陈素商又无端想起了苏曼洛,摇摇头。

  她师父则问她:“那个苏曼洛,可要师父帮你对付她?”

  陈素商诧异:“你不是说,术士害人会造天谴吗?”

  道长就站了起来。

  他在家里总是衣着随便。因为何微来了,道长才在睡衣外面套了件外套,可他仍是拖鞋和睡裤。

  他闲闲站着,就有公子哥的吊儿郎当:“你师父除了是个术士,也是个美男子。对付少女,像我这种年长、多金又英俊的男人,是利器,杀人不见血。”

  陈素商:“……”

  她师父的脸皮赛过城墙,一刀扎下去,那才是真正的不见血。

  她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不认识什么苏曼洛,今后也不会认识她。”

  长青道长就叹气,说自家徒弟没血性:“将来你若是死了,那定是窝囊死的。”

  陈素商始终觉得,当初颜恺没有真的逃婚,就不算辜负她。他迟到了两个小时,她打了他一巴掌,二人之间两清了。

  她不记恨颜恺。

  爱与恨往往相伴而行。她没爱过颜恺,甚至对他不抱希望,就谈不上多失望,也不会对他有恨。

  至于苏曼洛,她是出于女人对另外一个漂亮女人的嫉妒心,才那么讨厌她,也才会因为她的话而不高兴。

  这嫉妒心毫无缘故,因此去作贱人家,陈素商过意不去。

  苏曼洛搬走了,陈素商等闲也不会去银行,甚至不怎么下山,她想着自己与苏曼洛,即将是很难相见。

  不成想,才过了两天,她吃了晚饭去叶家,打算给袁雪尧上课的时候,叶家客厅坐着一位时髦女郎。

  已经到了十月份,香港仍是不算冷,但时髦女郎穿着白狐裘的短身皮草,银白色旗袍配短靴,异常的美丽妖娆,像是二十年前大上海走出来的贵女。

  这种过时的装扮,对于普通人而言,会老土,但穿在漂亮女人身上,就是既怀旧又美丽。

  女人正是苏曼洛。

  陈素商猝不及防和她碰到了,愣了愣。

  苏曼洛却是先微微一笑,并不介意遇到了陈素商,表情都没变一下。

  叶惟和袁雪竺则是很高兴的样子,笑着拉了陈素商:“素商,你认识苏小姐吗?苏小姐说她在新加坡见过你。”

  陈素商和颜恺结婚的时候,报纸上照片刊登了,苏曼洛没说她见过陈素商,只说她看过她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