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85章 尊贵的男人
  袁雪尧到底犯了什么事,陈素商一路上也有猜测。

  然而等她亲口听到了警察的讲述,仍是不可置信。

  警察告诉陈素商:“有位里维斯太太报警,她丢了钱包。钱包里有一只金表,她指出是这位年轻人一路上跟着她。”

  陈素商跟警察解释:“叶先生的资产,警察署可以派人去跟银行查实,他是非常有钱的,绝不会偷一只金表。先生,请问在他身上搜到了金表吗?”

  警察态度傲慢:“还没有,但是英国侨民丢了东西,是要查的。”

  陈素商就懂了。

  在这些警察眼里,港岛的中国人都是二等人,英国侨民才是上等人。哪怕是没有任何实证的案子,袁雪尧栽了进去,也要吃苦头的。

  她不再过问案情,而是看到警察桌子上的一封信,瞧见了伦敦的邮戳,问他是不是英国那边老家写来的。

  警察说是他的女儿,他女儿已经六岁多了,学会了拼写。

  “六岁多的孩子,还没有学习呢,她已经会写信了,非常聪明。”警察骄傲极了。

  陈素商很讶异反问:“您女儿出生在伦敦大轰炸时期?那真是不容易,战争的一代人,活下来的都是英雄。”

  警察被她这句话感动。

  他大聊特聊。

  战前,他和当时的女朋友相恋,女朋友有很多的小毛病,甚至因为她的陪嫁问题要分手,后来就发生了战争。

  伦敦大轰炸让他们天天躲在地铁道里,那时候两家人反而相依为命,在炮火连天里结了婚。

  “小姐,你经过战争吗?”警察甚至问陈素商。

  “经过的,我是南京人,南京城破的时候,我……”陈素商说道这里,突然哽咽了。

  警察知道南京城破时候中国的惨状,又想起当初的伦敦大轰炸,跟陈素商很有共鸣,很同情陈素商。

  他低声告诉陈素商:“小姐,警长这边有命令,我们要偏袒英国华民。你们多费点钱,等两天过来,我找个机会释放你的男朋友。”

  陈素商大喜,偷偷塞了一大把钱给这位警察,说给他女儿买漂亮的信纸。

  她把这些话,也如此告诉了叶惟和袁雪竺。

  叶惟听了之后,又震惊又感动:“素商,还是你机灵。若是我们去问,怕是什么也问不出来。你塞了多少钱?我回头补给你。”

  “我来的时候,准备了一千英镑。那些警察的薪水,一年也不过两千多英镑。他和我聊得来,又拿了那么多钱,再加上雪尧这个案子不明不白的,估计很快就会有个结果。”陈素商道。

  袁雪竺也拍着胸口:“谢天谢地。我大哥真是倒了血霉!他平时看到人就绕道走的,也不知最近是怎么了。”

  说起这个,袁雪竺又说陈素商,“素商,你真是太细心了。假如是我,想要去贿赂警察都不知道如何下手。”

  若不是聊得来,而且对方承诺帮忙,平白给钱,可能会被没收,起不到任何效果。

  比如说袁雪竺,她对英国的历史就一点也不了解。

  她看到了信,也不会认识那是英国来;哪怕知道警察女儿的年纪,也说不出她出生时候的大事件。

  “我大哥要对你以身相许!”袁雪竺突然又笑道。

  陈素商无奈:“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她沉默了片刻。

  她沉默的时候,叶惟也在沉默。

  良久,叶惟才对陈素商道:“素商,这件事你怎么看?”

  “跟六叔你的看法一样,有人故意陷害雪尧的。至于是谁,我暂时还不知道。”陈素商道,“你们在香港得罪过人吗?”

  袁雪竺插话:“没有。”

  陈素商倒是想到了一个人。

  她又觉得不至于。

  “六叔,你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我要打电话,问问上次那位胡先生,他知道不知道我师父的去向。”陈素商道,“我们今天就把雪尧弄出来。”

  他们在一家咖啡馆门口就近停了车。

  陈素商给了一笔小费,让侍者领她到吧台打个电话。

  胡先生可能是道长交际圈子里关系最密切的,他果然知道道长的具体地位。

  他报了一个地址,香港城中的另一个繁华地方的住宅。

  宅子是英式的别墅,有点像个城堡的外形,高大的铁门紧闭。

  陈素商和叶惟、袁雪竺都下了车,抬眸仰视这宅子,心里都在想:“道长真有能耐,什么人都能勾搭上。”

  他们敲开了门。

  佣人请他们进去,转身上楼。

  片刻之后,道长下楼了,浑身香喷喷的,睡袍也松松垮垮,头发凌乱不堪,像是刚睡醒不久。

  看到了陈素商,他叹气:“老胡那老东西,真是没轻没重,怎么让你找到了这里来?”

  他们说话的时候,楼上下来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叶惟和袁雪竺震惊得合不拢嘴。

  陈素商知道她师父的不靠谱,这只是其一,略微点头问好。

  师父坦坦荡荡,指了指陈素商:“我徒弟,阿梨。”

  “是陈小姐吧?幸会。”中年男人有点混血儿的模样,眼睛的颜色偏蓝,配上他黑发黄皮肤的中国相貌,其实有点奇怪。

  奇怪而已,并不丑陋。

  他身材修长,头发服帖,衣着考究奢华。

  “幸会。”陈素商道,然后转移了目光,“师父,您可有门路走通警察署的关系?雪尧被关起来了。”

  长青道长还在犯困,闻言打了个哈欠。

  反而是中年男人很礼貌,耐心听着陈素商和道长的谈话:“是你的朋友被关了起来?因为什么事?”

  陈素商就仔细把事情讲了一遍。

  叶惟和袁雪尧在旁边一句话也不敢多说。这男人身上有种气场,看上去很不好惹。用术士的话说,煞气很重,怕是手上有无数人命的。

  不太像是将军,更像是个杀手。

  “这没什么。既然没有证据,可以放人。”男人道。

  他站起身,拨通了电话。

  对着电话筒,他换用了一种很标准地道的伦敦腔,说了几句话之后,他就挂了电话。

  他转身对陈素商等人道:“你们去接人吧。”

  陈素商道是。

  她又看了眼她师父。

  长青道长打着哈欠:“我玩了两天的牌,刚刚睡下。行了你自己玩,不要再随便找我,有事等一等。”

  陈素商道是。

  她和叶惟、袁雪竺出了宅子,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震惊。

  袁雪竺则是惨白着一张脸。

  她眼神有点空洞:“素商,道长不跟女人玩,只跟男人吗?”

  这个问题,真的很尴尬。

  饶是尴尬,陈素商还是回答了:“不,他只跟漂亮的人玩。”

  袁雪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