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86章 烂桃花
  陈素商反应极快,道长的朋友手段麻利。

  等他们再次回到警察局门口的时候,那位拿了陈素商贿赂的英国警察,已经把袁雪尧送了出来。

  警察跟陈素商表功:“我替你男朋友说了很多好话,以后要好好相处,早点结婚。”

  陈素商道谢。

  师父那位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此前也没空去深究。

  汽车开动,离开了警察局。

  袁雪尧一直沉默。

  走到了半路上,他突然对六叔道:“停下。”

  前面正好是一家珠宝行,门口停靠着一辆小汽车,是袁雪尧平常用的那辆。

  他自己下了车。

  然后,他打开了陈素商这边的车门,对她道:“素商,你也、下车。”

  陈素商点点头,对六叔和雪竺道:“那你们先回去。我跟着雪尧,他总不会一天进两次警察署。”

  六叔不太放心。

  可那边,陈素商已经关上了车门,自己和袁雪尧走了。

  袁雪尧被抓走之前,正好把自己买的东西放到了汽车里。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锁好车门就被带走了,不知道他买的戒指还在不在。

  等他回来,发现这家珠宝行应该是颇有势力的。

  他的车子停在这里,居然是稳稳当当的,半开的车门还被人关上了,估计是珠宝行的伙计代劳的。

  什么也没丢。

  袁雪尧舒了口气。

  这么一折腾,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也饿得饥肠辘辘,上车之后对陈素商道:“去吃饭?”

  “好。”陈素商道,“你往左边拐,过了两个路口再往右,有家湖南菜的馆子。”

  “你吃得惯湖南菜?”袁雪尧问。

  “还行,等会儿可以喝汽水。”陈素商笑道。

  她这么一笑,感染了袁雪尧。

  汽车很快在湘菜馆子门口停了下来,应门的伙计也是湖南口音,袁雪尧一听就觉得特别熟悉,心中的不愉快全部扫空。

  坐下之后,伙计先给他们上茶。

  他一连喝了两杯。

  茶壶放在桌子上的,陈素商又替他添了半杯:“少喝点茶,要不然吃不下饭了。”

  袁雪尧点头说好。

  他这个时候,才有心情和力气问陈素商:“我、听不懂、英国话。”

  他学了这么久,还是不明白英国人说什么。

  所以,从被抓到被释放,他还是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一直很迷茫,却不肯表露,在警察们眼里,他特别坦荡。

  陈素商肯定知道,她英文那么好。

  “到底、为什么?”他问。

  陈素商就从头说起。

  她把自己了解到的案子,一点点告诉了袁雪尧,然后又说自己得到了英国警察的好感之后,就去找了她师父。

  最后,她说道:“此事不简单,不能留你在警察署过夜。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谨慎要紧。”

  袁雪尧的拳头略微收紧。

  他的脸色难看起来。

  陈素商劝他:“既然出来了,先吃饭,再回家睡一觉,就当压压惊。至于后续,我让人去看看,也会打电话给那个警察,看看有什么发展。”

  袁雪尧颔首。

  点菜的时候,陈素商要了几个不太辣的菜。

  她其实也能吃辣的,只是不常吃。

  后来才知道,湘菜的不太辣,已经是很辣了,她不停的喝汽水,还是辣得满脸通红。

  袁雪尧笑:“慢点吃。”

  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饭后, 他陪着陈素商去吃甜点。

  陈素商一连吃了两块蛋糕、一杯加了双倍糖的咖啡,才把这股子辣咽下去,终于不用嘬着嘴吸气了。

  “......南京菜、不辣?”袁雪尧问陈素商。

  “金陵菜算是苏菜的一种吧,很少有辣。”陈素商笑道,“以前我们在南京的时候,也吃过湘菜的。如今看来,是店家为了在南京站稳脚跟,特意减轻了辣的分量。”

  袁雪尧点点头。

  他想了想,突然拿出个小盒子递给了陈素商:“给你。”

  陈素商接过来打开。

  “做什么?”她笑问,“这个钻戒倒是挺别致的。”

  “很小,不、不要、嫌弃。”袁雪尧道。

  陈素商知道,在华夏的很多地方,西式的观念还是不能渗透。送女孩子戒指,跟其他小首饰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陈素商笑了笑,又关上了,还给了袁雪尧:“你先收着。这戒指我很喜欢,等我们俩确定了彼此的时候,你再送给我。就当是定情的。”

  袁雪尧的耳朵尖突然泛红。

  他有很多想问的,可此刻心情起伏太大,说话就要结巴,他索性沉默了,只是将戒指往口袋里一收,简简单单说了个:“好。”

  然后他又想,假如是定情之物,应该大一点的戒面才合适,自己买的这个太寒酸了。

  可素商又说很喜欢,换掉了未必如人家的意。陈素商也很有钱,她若是喜欢钻戒,她也买得起。

  也许,素商就是喜欢这种简单小巧的东西吧?

  等结婚的时候,再买个更大的。

  袁雪尧想着,就笑笑不言语。

  他们俩吃了饭之后,袁雪尧开车回家,心情已经是完全转好了,之前的不愉快统统抛到了脑后。

  陈素商则派人盯着警察局,顺便给那位受了她贿赂的警察打电话。

  她知道了那名警察的名字,直接让他过来接听:“我们这个案子很冤枉的,假如有什么线索,您告诉我一声。我不寻仇,就是想知道得罪了谁,上门去陪个不是。”

  警察说好。

  又过了一天,这件事果然有了眉目。

  一位很漂亮的华人小姐,陪同着一位英国人,上门说要探望袁雪尧。

  警察告诉他们说:“袁先生无罪释放了,里维斯太太是诬陷,她根本没有金表,也警告了她。”

  华人小姐特别诧异。

  她的诧异,那位警察看在眼里,然后去对街的咖啡馆,打了个电话给陈素商。

  他回来之后,没有让他们离去,而是和那位小姐、以及英国人闲聊。

  英国人是银行家,四十来岁,跟总督府的特使关系匪浅。被抓的是个中国人,这件事可大可小,而且没有证据,随便有点钱的英国人就能处理。

  他们闲聊了很久。

  警察特意东拉西扯。

  约莫谈了一个多小时,这才让他们离开。

  于是,陈素商和袁雪尧、袁雪竺以及六叔,坐在对面的汽车里,都看到了苏曼洛和一名英国人从警察局走出来。

  事情一目了然。

  袁雪竺失笑:“大哥,原来是你招惹回来的烂桃花。”

  她说得是家乡话,乡音很浓重,陈素商没听懂。

  袁雪尧紧紧抿唇。他突然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