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87章 术士的诅咒
  袁雪尧下了汽车,速度甚快。

  陈素商反应过来他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苏曼洛跟前。

  他是穿着风氅的,一边走一边脱了风氅,靠近苏曼洛的时候,他突然一扬风氅,把自己和苏曼洛都包裹在一起了。

  站在苏曼洛身边的男士,只看到冲出来一个男的,罩住了苏曼洛和他自己,两个人贴得很近,像是躲在衣裳下面亲热。

  而汽车里的袁雪竺和六叔两个人,却感受到了浓烈的煞气,都脸色微白。

  陈素商包里的罗盘,就在袁雪尧衣裳落下的一瞬间,起了剧烈的反应。

  她立马冲了下去。

  袁雪竺刚想要说什么,陈素商冲到了袁雪尧身边,用力拉住了他的胳膊,大声吼道:“雪尧,你做什么?”

  袁雪尧退后两步,退出了风氅。

  他的衣裳还盖在苏曼洛头上,将她全身笼罩了,她一动不动。

  陈素商急忙去拽那衣裳。

  苏曼洛愣愣,那双漂亮的眼睛已经不会动了。

  陈素商拿起了衣裳,拽住了袁雪尧的手,快步往汽车上走去。

  六叔也看到了苏曼洛的样子,知道她是被袁雪尧诅咒了,急忙开车。

  苏曼洛的老板对这一变故目瞪口呆。

  他去推苏曼洛,苏曼洛却不应声,直挺挺的往他身上倒,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六叔快步踩了油门,汽车疾驰而去。

  “雪尧,你居然想要当街杀人?”六叔咬牙切齿,气得说不出话,“你……”

  袁雪尧表情阴冷:“她,羞辱我。”

  陈素商就特别后悔。

  老实说,袁雪尧素来寡言少语,总让陈素商觉得他稳重,性格缓慢。却不成想,他脾气这样暴躁。

  他言语少,真的只是因为结巴,说话费劲而已。

  早知道他能做出当街用术法杀人的举动,陈素商应该让他们留下,自己带着下人过来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也是估算着,这件事可能跟苏曼洛有关,而苏曼洛实在很漂亮,她担心袁雪尧不知实情,反而让陈素商的好心成了驴肝肺。

  “你对她做了什么?”陈素商的术法实在一般般,故而直接问袁雪尧,“我看她的样子,失魂落魄的。”

  旁边的袁雪竺帮她哥哥解释:“那是诅咒。施咒很简单,利用符咒即可牵动,被施了诅咒的人,就被魇住了魂魄,自己慢慢耗尽自己,成了一具人干。

  诅咒是蒙古的术法,借助山势完成。山的本体是不能动的,所以中了诅咒的人也不能动。”

  陈素商叹气:“可现在跟以前不同了,现在医院可以输液,哪怕是不能动,也能续命。”

  前面的袁雪尧终于开口:“我没想、杀人,就吓唬、她。”

  这是假话。

  他的诅咒比一般术士的厉害,他是想要让苏曼洛今晚就悄悄死去,却被陈素商突然冲过来打搅了。

  他一时冲动,现在又挺后悔,不想让陈素商看不起他了,故而他说了句谎话。

  陈素商默默看了眼前面,也没有言语。

  苏曼洛的老板将她送到了医院,又请警察局的人作证,说他不知是怎么回事,只有袁雪尧当时罩住了苏曼洛。

  英国人又打电话给何微的秘书。

  秘书把此事转告了何微。

  何微不知内情,只当苏曼洛工作没几天又闹幺蛾子。

  她对管事的人说:“派个人去探望下苏小姐,就说我比较忙,等我空闲了再去看她。”

  她不想助长苏曼洛的气焰。

  不成想,家里的管事很快就回来了,把医生的话转告了何微。

  “……警察署的人也在,医生说做了全部的检查,还是找不到昏迷的原因,要住院再观察。”管事满头是汗。

  霍钺也听到了,觉得此事蹊跷。

  何微拿了件外套,对霍钺道:“阿钺,我去瞧一瞧,万一有个好歹,我要先给姐姐打电话。”

  霍钺点头:“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何微道。

  她到了此时,仍不是很同情苏曼洛,只是在心中烦躁,觉得她真是麻烦不断。

  她的汽车出发,拐弯下山路的时候,突然有个人站在路边,使劲的挥手。

  司机减了车速,对何微道:“夫人,是陈小姐。”

  何微跟陈素商接触过,知道她这个人性格稳重,不会乱拦车,当即对司机道:“停下。”

  车子停在了陈素商面前。

  何微推开了车门下车,陈素商开门见山:“霍夫人,您是要去医院看望苏小姐吗?”

  “对。”何微如实道,“你也听说了?”

  陈素商犹豫着看了眼左右:“霍夫人,不着急这一时,您到我家里喝杯茶如何?我家里有新茶。”

  这是有什么话想要告诉何微了。

  何微想着苏曼洛那边,是出现了奇怪的昏迷,而不是急症,等一会儿也不妨事。况且她现在满心烦躁,还是歇一歇,把情绪整理好。

  她这么想着,就点头:“好,尝尝你们家的新茶。”

  陈素商亲自沏茶,然后遣了佣人出去。

  她先说了苏曼洛的情况,是被袁雪尧下了诅咒。

  “……苏小姐被叶先生救了一次,就很想和叶先生做朋友。叶先生这个人,是从湘西过来的,从小生活的圈子比较封闭,对苏小姐的好意误解了。

  苏小姐又当着叶家众人的面,说起我的短处,没有得到回应,好像是受辱了。若是我所料不错,她应该是故意找人诬陷叶先生的。

  她知道英国警察署比较偏袒英国侨民,只要英国的太太去报案,哪怕没证据也要先被抓起来。等抓起来之后,又因为没有实证,苏小姐带着她的英国老板去疏通,可以把叶先生救出来。

  救命之恩,叶先生自然要感激她,和她约会。相处久了,就会知道她的好,愿意和她做朋友了,也会疏远我。”陈素商道,“这是我的猜测,所以我用最快的速度把叶先生救了出来。”

  袁雪尧对外,仍是自称“叶雪尧”。

  何微听了这一席话,捧着茶盏的手略微发抖。

  真是气得不轻。

  她又看了眼陈素商,突然之间,好像在她脸上,看到了熟悉影子。

  她忍不住笑了。

  “怎么了,霍夫人?”陈素商被她的笑容弄得莫名其妙。

  何微端正了神色:“我看到你,就想起了我姐姐。你说话办事,真有点像她。”

  陈素商不知她姐姐是谁,也没想深入打听人家的隐私,只当是恭维,笑了笑。

  “霍夫人,我就是想跟您商量商量苏小姐的事。”陈素商道,“您说,应该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