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88章 何微的办法
  何微看着陈素商,心想:“她做人做事,真像我姐姐,就连这脾气都像。”

  陈素商是很有担当的。

  她没有躲起来,任由其他人去猜测苏曼洛的生死,而是主动告诉了何微,这件事的头尾,她都能仔细讲出来。

  她怎么做、为何这么做,全部都是思量过的,并非胡来。

  因像顾轻舟,何微对这个女孩子,就有种很天然的好感。

  “陈小姐,此事你莫要声张,我来处理。”何微道,“你放心,警察署的人不会再找上门来。”

  陈素商不解看着何微。

  何微则不解释,喝了茶起身告辞,去了医院。

  苏曼洛昏迷不醒。

  医生说做了检查,她的身体各项都正常,而银行的那位先生,早已觉得此事蹊跷,一溜烟走了。

  有两位警察,还在例行询问。

  何微上前,跟他们打了招呼,说自己是苏曼洛的长辈:“她父亲不在香港,暂时由我照顾。”

  警察就问了很多事。

  何微说苏曼洛身体不太好,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医生也说了不是中毒或者受伤。

  警察署的人的确无法立案,当事人昏迷着,她的老板不愿意惹麻烦,已经告辞。如今家长来了,警察这边可以结案,就请何微签字。

  何微签了字,把警察打发走了。

  她进了病房。

  苏曼洛换了病号服,可脸上的妆容并未卸去,哪怕睡着,也是一张白皙小脸。

  何微就自作主张,用帕子沾了温水,仔仔细细替她卸了妆。

  再看她的脸,发现她嘴唇惨白,脸色白中带青。

  主治医生听说“家长”来了,立马进来。

  医生是一位华人,一看到何微,就跟她讲述了病人的种种情况:“所有的检查都做过了,就连颅内检测我也做过了。找不到她昏迷的原因,需得观察一天。”

  何微点头,她看了眼苏曼洛。

  她想,如果像陈素商所言,那些术法都是真的,那么苏曼洛此刻是不是脑子里清醒着?她只是不能动而已?

  只要她没有性命问题,让她多躺几天,接受点教训,也是好事。

  她这么想着,出去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打给霍钺的。

  “阿钺,你再帮我打个电话去新加坡,跟姐姐说一声。让苏鹏赶紧来,万一苏曼洛有个好歹,我们交代不了。”何微道。

  霍钺道:“你不要急。”

  “我不急。”

  “我等会儿去看你。”霍钺又道。

  何微说好。

  一个小时后,霍钺到了医院,看了看病床上的苏曼洛:“她脸色很难看。”

  “医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检查都做过了,包括颅内检测。”何微道。

  霍钺叹了口气。

  他们俩在病房里坐着,霍钺想说点什么,何微却冲他摇摇头。她拉了霍钺的手,夫妻俩走到门口去说话。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苏鹏终于赶到了香港。

  他一路上风尘仆仆,穿着一件很脏的旧军装,可能是刚刚在集训,接到了消息就立马赶过来。

  “霍爷!霍夫人!”他重重跟霍钺夫妻握手,“曼洛怎样了?”

  何微道:“别急,我让人去叫医生,医生更加清楚,他跟你说。”

  一转身,何微瞧见了颜恺。

  颜恺落后苏鹏几步,稍后才上楼来。

  苏鹏被司行霈借给了颜恺,正在马尼拉帮颜恺训练手下那群人。他们昨天有个实战演习,一群人忙碌了一天一夜,都累得浑身臭汗。

  那个时候,颜恺接到了电话,说让苏鹏赶紧回新加坡。

  从马尼拉去香港的航线,估计要好几天才能申请到,但是从马尼拉回新加坡,可以走司行霈的特殊航道,他跟马尼拉政府有项目合作。

  再从新加坡飞往香港的航线,司行霈已经申请好了。

  如此一折腾,他们直到半夜才到。

  苏鹏如今帮颜恺做事,颜恺又是苏曼洛的前男友,他一路上跟着苏鹏的,没道理见苏鹏心急如焚往香港赶,他却不跟着。

  于是他也来了。

  何微看到他,表情顿了下。

  医生很快就来了。

  病人至今未醒,找不到原因,且脸色越来越难看,医生很急。他一急,话就变成了广东话夹英文,苏鹏听得一头雾水,只听懂了几个字。

  颜恺听得懂,在旁边帮忙解释。

  苏鹏听了医生的话,还是一头雾水。

  “就是说,我女儿什么问题也没有?”苏鹏越听越气,“她好好的人,就这样昏迷了,你是这样看病的吗?”

  医生也挺生气:“那你们可以转院。”

  颜恺连忙在中间调停。这边僵持不下,何微走了过来,对苏鹏和颜恺道:“医生说,排除了已知的可能性。医学上,总有未知的问题会出现,你们不要着急,慢慢来,医生会对曼洛的生命负责的

  。”

  然后,她看向了苏鹏,“这种突发昏迷,怎么有点像咱们老家的癔症?你要不要请个术法高深的人瞧瞧?”

  颜恺一时错愕。

  然后他又想到了陈素商的师父,顿时就把满心的惊愕咽了下去。

  颜恺还记得,上次去霍家,霍伯伯提起了长青道长,很是推崇,还告诉颜恺说,术士从未断层,一直都存在,只是有的人终其一生也没接触过。

  就像中医,骗子太多,神医反而类似骗子了;神棍太多,真正的术士也像骗子。

  真假无法区分,只能统一认为都是骗人的,来防止上当,这也是一种正确的自保。

  何微对苏鹏说,她认识一个术士,可以请他给苏曼洛瞧瞧。

  苏鹏不知原委。

  他离开了众人,一个人走到了医院花坛旁边,坐下来开始抽烟。

  医生的话实在骇人,说找不到原因,让他等。而何微的建议更加不靠谱。如此说来,还是应该信医生的比较好。

  可是.......

  苏鹏不知道,他这一刻,特别的迷茫。女儿的性命在那里,万一他选错了,他就要失去她。

  对于一个父亲,这不是简单的二选一,而是生与死的抉择。

  他默默抽掉了两根烟。

  何微跟霍钺坐在长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和颜恺闲聊。

  说起苏曼洛的病情,何微跟颜恺说了警察和目击者的话,说她当时被一个人用衣裳裹住了,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裹住的那个瞬间,可能有问题。

  “谁裹住了她?”颜恺问。

  何微道:“叶雪尧,是我们那边的邻居,你也知道他的吧?”

  颜恺眉头微蹙。

  他当然知道,叶雪尧还要追求陈素商的,而他也建议陈素商接受。他见过叶雪尧,除了挺苍白之外,没什么缺点,是个体面又英俊的年轻人。“他跟曼洛也认识?”颜恺问,声音里不自觉带了生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