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91章 救命术法
  陈素商到了新加坡时,正好下雨。

  宽大的树叶被风雨催得东倒西歪。

  她只穿了件长裙,外面一件白色毛线罩衣,一下飞机打了个激灵。

  居然有点冷。

  远处,有个人撑伞,快步往这边走过来,是颜恺。

  陈素商好些日子没见到颜恺了,却认得他的身形。他走路很快,双腿很有力道,像是能卷起一阵风似的。

  她不免莞尔。

  颜恺的风氅被雨打湿了,走到了陈素商跟前,他开口第一句就是问她:“你冷不冷?你穿得挺少。”

  陈素商真有点冷。

  颜恺把伞给她,然后脱了自己的风氅。

  陈素商还以为他要把风氅脱给她的时候,他把脱下来的风氅交给身后跟着的随从,然后脱下了西装外套。

  西装外套被他的体温烘得暖和极了,又没有被雨水浇到。他亲自给陈素商披上:“还冷不冷?”

  陈素商摇头:“不冷了。”

  颜恺接过了随从手里的风氅,重新穿上,请陈素商跟着他过来。

  汽车开出了飞机场时,颜恺才问陈素商:“还住在我那边,行不行?”

  陈素商则摇摇头:“先去医院,回头再说住宿的问题。”

  颜恺也说好。

  他顿了下,又问陈素商:“这件事,会不会令你为难?我也没想到,霍伯母会推荐你过来。”

  “怎么,觉得我术法不行?”陈素商笑问。

  颜恺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素商当然懂。

  那可是苏曼洛。单单那三个字,就能让陈素商心生不快。让她去救人,也许真是折腾她呢。

  颜恺不想这么自私。

  陈素商则道:“我知道的。我既然肯来新加坡,就是不介意。再说了,咱们俩的关系一直都是很正面的,我希望还能和你保持友好。”

  颜恺就笑了下。

  汽车到了医院,陈素商迎面碰到了司玉藻。

  司玉藻以前挺着个大肚子,专门去看过陈素商,陈素商对她印象深刻,和她打招呼:“张太太,你瘦了好多!”

  司玉藻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是的,我自从出了月子,也没有特意减少饭量,就这样瘦下来了。我们仙女都是天生丽质,美得很容易。”

  颜恺:“.......”

  这么丢脸的话,不要当着陌生人讲啊,很尴尬的!

  颜恺很想假装不认识司玉藻。

  司玉藻丝毫体会不到她哥哥的难堪,依旧对着陈素商大吹大擂。

  陈素商含笑听着。

  司玉藻说痛快了,才想起正事:“我听我姆妈说,你是我姨母从香港介绍过来的术士?”

  “不,我师父才是,我是帮师父跑腿的。”陈素商道。

  司玉藻道:“别管这档子事,那个狐狸精,让她死在医院好了。”

  “玉藻!”颜恺沉了脸。

  司玉藻顿时火冒三丈:“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你做得混账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你要是有点人性,稍微有一分善良,能把素商从香港叫过来,给那骚狐狸治病?”

  颜恺的脸顿时铁青。

  他咬着牙:“你别找打!”

  陈素商真怕他们俩打起来,拦在中间,对司玉藻道:“张太太,你别动怒,是我自己要过来的。我跟颜恺是好朋友,他关心的人,我也尽可能盼着她好。”

  司玉藻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正好她师兄卢闻礼过来了,说有个医案要跟她讨论,把她拉走了。

  颜恺的气色很不善。

  他是既生气又丢脸,简直没面目见陈素商了。

  陈素商坦坦荡荡:“玉藻不知道我们离婚的消息?”

  “她知道,她就这个脾气,被我姑父宠坏了。如今她那丈夫也不靠谱,当仙女一样供着她,你看她那德行!”颜恺气道。

  陈素商则是失笑。

  她让颜恺带着她去看苏曼洛,暂时别管司玉藻的事了。

  等以后,再慢慢跟司玉藻解释。

  两个人上了楼,陈素商在病房里见到了苏鹏,以及躺在床上的苏曼洛。

  苏曼洛脸上呈现灰白色,双颊凹陷得越发明显了,嘴唇也发灰,透出了点死气。

  陈素商吓了一跳,心想:“袁雪尧还真是动了杀机,不是简单的吓唬她。”

  她看了眼苏鹏,又对身后的颜恺耳语几句。

  颜恺走到了苏鹏身边:“苏将军,您跟我出来吧,病房里暂时不能留人。”

  苏鹏莫名其妙。

  不是说来了术士吗?

  “她是谁啊?”苏鹏问颜恺。

  颜恺道:“是我的妻子陈素商。”

  苏鹏:“......”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苏鹏察觉出了尴尬。

  “她......”

  “她就是香港过来的术士。”颜恺道,“咱们先出去吧。”

  苏鹏满怀忐忑,总感觉这件事有点不太靠谱。那是陈素商,颜恺的妻子,如果她还记得当初大婚时曼洛让她出的丑,她会真心救曼洛吗?

  哪怕陈素商真心,她有这个本事和能耐吗?

  她看上去很年轻。

  苏鹏心里七上八下的,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好拂了人家的好意。

  陈素商在病房里不过逗留了二十分钟就出来了。

  其实,烧符化水给苏曼洛服下,不过一分钟的事。

  事情太过于简单,反而会让家属担忧。陈素商想到苏曼洛如今这模样,她父亲肯定愁死了,为了不给苏鹏添堵,她多留了十几分钟。

  等她出来时,苏鹏客套了几句,急急忙忙去看女儿。

  他又问陈素商:“颜太太,曼洛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陈素商被颜太太这几个字震了下。

  她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非常不适合。

  她把自己的不适忍了下去:“她只是被魇住了,没什么大事。估计今晚就能醒过来。”

  苏鹏点头道谢。

  他心里仍是不安,怕陈素商不行,怕苏曼洛有性命之忧。

  而陈素商见这边无事,又想着苏曼洛快醒了,不是很想和她打交道,故而对颜恺道:“我先走了。”

  颜恺问:“去我家?”

  “不了,我回香港。”陈素商道。

  她还在学符咒。

  袁雪尧的术法,刺激了陈素商。她不能总是这样混日子,面对真正的术士束手无策。她想把自己的本事学好。

  这次走一趟新加坡,主要是替袁雪尧处理此事,也是还霍夫人一个人情。

  人情卖给了颜恺和苏家,剩下的事,等他们自己处理。

  “这么急?”颜恺道,“留下来吃个饭,休息一晚。”

  他想到了什么,突然又笑了下,“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看。”

  陈素商看着他的笑容,想起了袁雪竺说得那席话,她心中顿了下。

  她看不清楚颜恺的面相,到底是因为他是她的注定之人,还是像袁雪尧那样,因为术法不行而错误判断了呢?

  “什么好东西?”陈素商犹豫的时候,错过了拒绝的时机,而且她真有点累,休息一晚吃点东西,没什么不好。“你跟我来,去我家。”颜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