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93章 不告而别
  颜恺脱不了身,心中万分焦虑。

  苏鹏看得出颜恺还有事,上前掰开了苏曼洛的手。

  苏曼洛大叫出声,激动异常。

  医生过来了。

  颜恺对医生道:“看看能不能给她打一针镇定?”

  医生道:“无关人员请先出去。”

  苏鹏和颜恺退出了病房,医生和护士围住了苏曼洛。

  苏鹏想到他说那句打镇定,心里很不舒服,知道颜恺这是着急想要走。可他又没理由不高兴,毕竟苏曼洛能醒过来,也是多亏了颜恺。

  “颜少,你有事先去忙吧。”苏鹏道,“这边有医生,也有我。曼洛已经醒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颜恺看了眼手表,九点半了。

  他自己都饿得胃疼了。

  陈素商千里迢迢从香港赶过来,自己好心好意挽留她吃饭,结果到了九点半他还不见人影,想想陈素商的心情,颜恺都觉得自己太过于失礼。

  “那我就先走了。”他也顾不上客套。

  他在离开医院之前,借用楼下的公共电话,给家里打了过去。

  他忐忑不安,想着到底应该怎么解释。

  不成想,家里佣人却告诉颜恺:“少爷,陈小姐回香港了,五点多的时候就走了。”

  颜恺没说话。

  他握住电话筒,沉默良久之后,默默挂上了。

  这一刻,他心中竟有点难过。

  说不出是因为什么难过,反正是空落落的。想着外面下了雨,湿寒阴冷,素商一个人来,再一个人走.......

  好像永远都是她自己。

  他站在医院的走廊上,瞧着外面灯火映照的地方,细雨如芒,脚下似有千斤重。

  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

  他一回头,瞧见了张辛眉。

  “......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张辛眉看了眼手表,“这个点钟了,你是过来探望谁?”

  张辛眉是来接妻子下夜班的。

  他在新加坡的时候不多,一个月只有三天假,其余时间都在军舰上。

  只要上岸,他就一心扑在妻女身上。

  “曼洛醒了。”颜恺回神。

  张辛眉见他的表情和肢体语言,都透出他的伤感和冷漠:“她出了什么问题?”

  颜恺动了下,甩掉了身上的沉重:“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脑子不太清楚了,估计要休养几天。”

  张辛眉觉得他另有隐情。

  好在张九爷不喜欢打听旁人的八卦,只想接了娇妻下班,两个人去吃顿热气腾腾的宵夜。

  司玉藻正好下楼了。

  她先看到了张辛眉,甜甜笑了;旋即看到了颜恺,立马垮了脸。

  张辛眉看了看她,又看看颜恺,心想颜恺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又惹仙女不高兴了,作什么孽!

  “去吃宵夜。”张辛眉道,“颜恺,你跟不跟我们一起?”

  这几年,张辛眉逐渐记起了以前的事,他连叫岳父岳母都费劲,更别提让他叫“哥哥”。

  对于玉藻的亲戚朋友,比他大的他尊称一声,比他年纪小的,一概叫名字,甭管什么辈分。

  他不过是这么客气一句,谁知道颜恺处于心情极度抑郁的情况下,很不想回到苏曼洛的病房,而是想找几个人喝点酒,随便热闹热闹。

  “好。”颜恺道。

  张辛眉愣了下。

  司玉藻生气归生气,对于自家的表兄,还是挺维护的,故而那温柔也是恶狠狠的:“走啊,还要人牵着你吗?”

  颜恺不跟她计较,跟着上了张辛眉的车。

  他们没有回家,而是去一家小馆子,要了米粥、包子、馄饨等,热气腾腾摆满了一桌子。

  颜恺的母亲是个大厨,他什么美食都吃过,此刻却也觉得这家的皮蛋瘦肉粥滋味不错。

  半碗热粥下肚,他轻轻舒了口气,像是吧满心的郁结都叹了出去。

  张辛眉问他:“你没事吧?”

  颜恺自己也说不明白。

  感情是个复杂的东西,它时常有自己的小情绪,不受理智的控制。

  颜恺不晓得为什么难过,大概是他脑补了陈素商可怜兮兮的模样。

  “......没事。原本留素商吃晚饭的,错过了时间。”颜恺道,“她自己回香港去了。她从香港到新加坡,一口热饭都没吃就回去了。”

  张辛眉不是很理解颜恺的这个思维。

  对于自家亲戚,张辛眉有一说一:“既如此,你去香港不行吗?航线容易,飞机也容易,现在出发,明天还能请她吃个早点。”

  颜恺:“......”

  一旁的司玉藻笑出声。

  张辛眉看颜恺那目瞪口呆的表情,就知道他从未往这方面想,又道:“看你这样子,也不是真心非要请她吃饭,那又何必因此郁郁寡欢?”

  颜恺瞥了眼张辛眉:“辛眉,你越来越会聊天了!”

  司玉藻很护短:“你说啥呢?找打吗?”

  张辛眉塞了个小包子到司玉藻嘴里,缓解剑拔弩张的气氛。

  颜恺默默把一碗粥喝完。

  他决定要去趟香港的,但不是今晚。

  他跟张辛眉两口子吃了宵夜,一起回了张家,住到了玉藻家的客房。

  翌日早起,他再次去医院看苏曼洛。

  苏曼洛瞧见了他,立马捂住了脸,尖叫起来:“出去,出去!”

  颜恺退了出来。

  护士小姐随后也跟了出来。

  颜恺问护士小姐:“她怎么比昨晚严重了?”

  “她好了。”护士小姐却道,“昨晚后半夜的时候,她就清醒了,能说话了,也记得她父亲。只是......”

  “什么?”

  “方才她非要镜子,我拿了个小镜子给她,她看完之后摔了镜子,说自己太难看了不能见人。”护士小姐很不高兴。

  颜恺:“......”

  护士小姐离开了,他进了苏曼洛的病房。

  苏曼洛再次捂住脸,大声又焦虑:“你出去,你不要进来。”

  颜恺坐到了旁边:“曼洛,这些日子我天天都在医院,跟苏将军一起陪着你。你什么样子,我都见过了。比起昨天,你今天好了不少。”

  苏曼洛气得双手发抖:“我好丑,你不要看我!”

  颜恺想要靠近,她就大叫。

  苏鹏买了早点上来,被这个情况吓到了,询问了之后,既无语也愧疚,对颜恺道:“颜少,麻烦你了,你过几天再来吧。”颜恺则道:“苏将军,咱们借一步说话,我有件事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