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94章 前夫的关心
  颜恺把苏鹏请到了医院楼下的走廊上。

  “……素商这次来新加坡,是奉了她师父的命令。她师父是个大术士,江湖规矩,咱们得有所表示。”颜恺道。

  苏鹏忙说:“当然,当然!”

  这件事,苏鹏至今都是难以置信。

  陈素商来的时候,苏鹏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有对她抱以任何希望,毕竟她那么年轻,看上去又很平凡。

  曼洛的情况很糟糕,苏鹏觉得应该是某个未曾发现的新疾病。

  他也在考虑,要赶紧给女儿转院,将她送到美国去。

  不成想,陈素商离开不过一个多小时,一直昏迷不醒的苏曼洛突然剧烈挣扎了下,好像人从噩梦里惊醒。

  苏鹏现在回想起来,发现何微的话,非常有道理。

  曼洛真像是被魇住了,就连醒过来的方式也像。

  术士的本事,不是靠年纪来判断的。

  苏鹏明白,陈素商不管代表了谁,都是带着真才实学过来的。

  他很敬佩,也愿意付出。

  人家救了曼洛一命,让苏鹏倾家荡产他都愿意。

  况且,这样的人,苏鹏也很想结交,且万万不敢得罪。

  “我准备好了十万英镑,你替我走一趟吧。”苏鹏道。

  十万英镑,算是很大一笔钱了。

  这是苏鹏的诚意。

  颜恺道:“不需要这么多,苏将军。您如今在我那边做事,这个人情我来替您还。您安心陪着曼洛,我去趟香港。曼洛不肯见我,我暂时就不来了,您替我解释。”

  苏鹏点点头:“辛苦颜少。”

  这是最好不过的。

  颜恺和陈素商离婚的事,苏鹏还不知道。他女儿性格刁蛮,若是跟颜恺再不清不楚的,苏鹏会觉得颜面扫地。

  陈素商的师父那么厉害,曼洛最好别招惹她。

  这个世上,有的人就是惹不起。

  既然惹不得,要懂得避嫌,硬撞上去是死路一条。

  颜恺少来一点,苏鹏也放心。

  从医院回来,颜恺自己去取了十万英镑的现金,然后又去买了几样昂贵的礼品,跟他姑父要到了航线,往香港去了。

  他登门时,正好长青道长结束了几天的鬼混,回家休养。

  一瞧见他,道长热情洋溢:“颜少又来了?瞧你这风尘仆仆,是有什么急事?”

  “没事,我是来给素商道谢的。”颜恺道。

  道长听说了这件事。

  陈素商从新加坡回来之后,今天一早就和袁雪尧下山去了。

  “那你坐坐,她估计要晚些时候回来,你吃饭了吗?”道长的态度,总让人觉得他热情得很诡异。

  颜恺道:“我吃过了。素商出门了,是吗?”

  “对,跟雪尧下山去约会了。”道长说。

  颜恺:“……”

  他有点坐不住了,真想立刻回新加坡。

  他这叫什么事?

  他和素商,不过是一场短暂又荒唐的形势婚姻。他上次还建议她和叶雪尧相处,如今人家关系正处于稳定,他来不合适。

  他不是自作多情,觉得素商会拿他和叶雪尧比较,而是觉得合格的“前夫”,应该跟死了一样,永远不要出现。

  他想走,可来都来了……

  颜恺坐立难安,不想给素商添麻烦,她已经够不容易了。

  有个男人爱她、疼她,颜恺也会松一口气,至少不用她在寒冷的冬天,一个人冒雨独来独往。

  他喝了一杯茶,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陈素商回来了。

  她是高高兴兴的回来,脸上还带着笑。

  颜恺那颗心,终于落地。

  看到颜恺,她小小吃了一惊,继而笑问:“你怎么来了?”

  “曼洛已经醒了,我特意来说一声。苏将军要照顾她,不能过来,让我送谢礼。”颜恺解释道。

  合情合理的说辞。

  陈素商道:“举手之劳,没什么的。”

  身后的袁雪尧停好了汽车,稍后才进来。他原本也很高兴的,可瞧见了颜恺时,他脸色不是很好。

  陈素商对他道:“苏小姐已经醒了,颜少特意来谢谢我。雪尧,你先回去吧?”

  袁雪尧却站着不动。

  颜恺把装钱的箱子放到了茶几上:“素商,我还有事情,要回新加坡了。我先告辞。”

  道长慢慢啜茶,一双眼睛精亮精亮的,一眨不眨看热闹。

  陈素商只得送颜恺出门。

  她不知道颜恺那箱子里是钱,故而也没让他拿回去。

  “真没必要亲自过来,打个电话就好了。”陈素商道。

  颜恺不好意思说,他其实是想看看她。

  确定了她没事,他终于安心了,这一趟跑得也很值:“生死乃大事嘛,曼洛的性命是你救的,我来一趟也是应该的。”

  陈素商很想说点什么。

  然而颜恺这席话,让她舌根发沉。

  她只是淡淡微笑,不再提其他事:“一路平安,回到了新加坡给我电话。”

  颜恺说好。

  他来的时候是雇的汽车,这会儿不知要怎么下山,站在门口踌躇了下,随机应变:“我还要去趟霍家,也跟霍伯母道谢。”

  陈素商说好。

  颜恺冲她挥挥手,转身往上坡走去了。

  他的背影消失,陈素商才折身回家。

  袁雪尧坐在了沙发里,自己给自己倒茶,道长则在看颜恺送过来的礼物。

  “……这箱子里是什么?”陈素商问。

  道长已经看过了箱子,当即拿过来,往沙发底下一丢:“一点补品,孝敬我的。”

  袁雪尧沉默喝茶。

  时间不早了,陈素商让他回去休息,他站起身:“说说话?”

  陈素商跟着他往后门走去。

  两个人站在屋后的走廊上闲聊,袁雪尧问起新加坡苏曼洛的情况。

  “大概是好了,要不然颜恺哪有心思跑到香港来送礼?”陈素商道。

  袁雪尧看着陈素商:“你、跟他……”

  颜恺不喜欢陈素商,他非常明确表示过这一点。

  他这个人很善良,又因为自家妹子多,懂得女孩子的心思,故而他性格里有很细腻的一面。

  那天陈素商不告而别,依照颜恺的性格,担心才是正常的,所以他要亲自见见她。

  见到她没事了,还跟袁雪尧去吃饭约会,颜恺的心也就放下了。

  他们俩之间,没有暧昧。

  “再过一年,就去拿了真正的离婚证。我跟他的关系,已经是定下来的,没有其他可能。他喜欢苏曼洛,大概会和她结婚。”陈素商道。

  袁雪尧非常厌恶苏曼洛,然而听到这句话,他突然觉得苏曼洛真是个好姑娘。她那么好,但愿老天爷给她个好姻缘,让她和颜恺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当初没立马杀掉苏曼洛,实在很明智。

  袁雪尧忍不住笑了笑。

  看到他笑,陈素商觉得他有点痴性,不免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