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95章 苛责甚少
  颜恺没有打招呼,直接到了霍家。

  他自觉失礼。

  不过,霍家的孩子们都很喜欢他,又周末在家,看到了他全部围上来,热情得不行。

  霍钺也挺高兴。

  “恺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新加坡?我也要去。”灵儿拉着颜恺的袖子。

  颜恺笑道:“你不念书了?”

  “你不用上学,你多住几天!”灵儿立马道,“我们明天去野炊。”

  香港这几天也在下雨。

  外面湿寒,最不适合野炊了。

  灵儿鬼精鬼精的,想要留颜恺住到天晴。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最爱热闹,又喜欢比她大而且英俊的大哥哥。

  她没有亲哥哥,特别爱颜家和司家的男孩子们。

  “明天野炊不了。”何微在旁边提醒灵儿,又对她说,“你恺哥哥不跑,姆妈有话跟他说,你先去玩。”

  灵儿再三叮嘱颜恺不要走。

  颜恺见她一步三回头,只得答应:“怎么也要野炊完了再回去。”

  灵儿这才高高兴兴离开了。

  霍钺一直含笑。

  对于孩子,霍钺是非常纵容的。他们家,是慈父严母。

  “……阿恺,曼洛的病,我要跟你说一说。”何微道。

  霍钺端起茶喝了一口,不打岔。

  颜恺见素来温柔的霍伯母突然严肃了表情,心里一突:“您说。”

  “曼洛原本就不是治病,我在医院告诉你们的,都不是胡话。她是中了诅咒。”何微道。

  然后,她就把苏曼洛的种种,都告诉了颜恺。

  颜恺听罢,一时间脸上空白,脑子里也空白。

  他在这个瞬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才接了何微的话:“伯母,曼洛心地不坏,她是小孩子的脾气。小孩子做坏事,是为了引起旁人的注意力,并无坏心。”

  苏曼洛也是。

  她以前念书的时候,班上的男同学都给她献殷勤。

  她那时候说,有个男生对她略有敌意,于是她就时常带零食给他吃,最后那男生对她很好,鞍前马后。

  颜棋把这件事告诉了司玉藻,司玉藻就骂苏曼洛有病。

  倒是颜恺能理解,她性格至纯罢了。

  对于叶雪尧,苏曼洛也是这么想的,她希望他也能喜欢她。

  像她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所有的人都应该捧着她。

  “……人性本就贪婪,只是成年人懂得克制。曼洛她不太懂,她被她父母惯坏了。”颜恺又道。

  何微无语看着他。

  除了愚蠢,她想不到另外的词来形容颜恺。

  “都这样了,你还替她说话?”何微也沉默片刻,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语言。

  “我不是替她说话,我是能明白她这种人的性格。”颜恺道。

  每个人都有缺点。

  这个世上,不可能有完美的人。颜恺觉得,只要能理解造成她缺点的原因,就可以原谅。

  苏曼洛对男人的爱慕很贪婪,就好像电影明星,需要很多人爱她,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

  但她绝不会为了这点爱慕,去跟别人行为不轨,勾勾搭搭。

  这点,苏曼洛还是有分寸的,她从小养成的脾气,让她高高在上。

  她不会低头去看平凡人一眼。

  何微还想要说点什么,霍钺轻轻握住了妻子的手。

  “阿恺,你如果不忙就多住几天。最近总是下雨,快要放晴了。灵儿他们都憋坏了,总想要晴天去郊外玩。”霍钺道。

  颜恺笑了笑:“不了伯父,我要赶回去。马尼拉那边还有事,我已经耽误好些日子了。”

  霍钺就不再挽留他。

  他在霍家吃了晚饭,乘坐飞机离开了香港。

  等他走后,何微才对霍钺道:“颜恺这脾气,死要面子,不肯承认苏曼洛半点不好!”

  霍钺则道:“我瞧着他不是要面子。对苏曼洛,他是真心要求甚少,包容多于苛责。这样的人挺好,大度有气量,能成大事。况且,你没听出他的意思?”

  “什么意思?”

  “当一个人属于陌生人的时候,对她要求那么高做什么?颜恺那样替苏曼洛辩解,无非是他早已不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了。”霍钺道。

  何微对小孩子们的爱情没兴趣。

  她只是不太想再接待苏曼洛了。对于苏曼洛,何微一点也喜欢不起来。

  到了何微如今的年纪和地位,她已经不需要去违心讨好谁了。

  谁不投缘,她就可以讨厌谁。

  相对而言,何微蛮喜欢陈素商。她和陈素商接触不多,却莫名很有好感。

  大概是素商身上,有她姐姐的影子。

  顾轻舟一直都是何微人生的灯塔,这么多年了,她有什么事总是下意识想问问她姐姐。

  颜恺走后,灵儿非常失望。

  她听广播,说过几天就要晴了,这个周末肯定能去野炊。

  何微对爱女道:“你可以去约陈小姐。”

  灵儿五岁的时候,差点被人绑架,后来何微和霍钺都教她,对人一定要设防,出门在外处处小心。

  陈素商等人不是世交,灵儿就不太敢和她来往。

  听到母亲这么说,灵儿下意识问:“陈姐姐可靠吗?”

  霍钺看了眼灵儿,没说话。

  何微则道:“你可以自己去了解,然后自己做出判断。”

  小孩子都不傻,况且灵儿十四五岁了,母亲话里话外,都是在告诉她陈小姐很可靠,根本不需要她再去判断。

  “姆妈,你去不去?”灵儿又问,“咱们周末一块儿去野炊。”

  何微周末还有慈善晚宴,怕是下午就要准备头发和妆容。

  “我去不了。”何微如实道。

  灵儿略感失望,又问霍钺:“阿爸,您去不去?”

  “阿爸要陪你姆妈去参加晚宴,邀请函上说‘携伴出席’。”霍钺道。

  何微忍不住笑了。

  霍钺在妻子面前,从不会拔高自己。他愿意做她身后的那个人,不图名利。她需要财力,他可以倾囊相助;她需要人脉,他可以四下游走;当她需要一个出席舞会的伴儿,他就只是个普通男人,成为妻子的点缀。

  灵儿觉得自己在阿爸心中永远没办法超过她姆妈,转身下饭桌去了:“我要去找陈姐姐!”

  她去约陈素商的时候,正好袁雪竺和袁雪尧都在。

  听着是去野炊,袁雪竺先高兴起来:“正好正好,我很想去野外呼吸点新鲜空气,我最近憋屈死了。”

  “叶姐姐,你为什么憋屈?”灵儿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