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98章 道长的勇敢
  陈素商和袁雪尧焦头烂额,霍家的佣人却大叫了起来。

  她指了灵儿。

  陈素商发现,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灵儿使劲咬自己的嘴唇,已经把唇咬破了。

  鲜血从她的唇角淌下来。

  灵儿意识不清醒,她可能真的会把自己的嘴唇甚至舌头咬得稀烂。

  陈素商看着袁雪尧。

  这个时候,霍钺和何微回来了。

  袁雪尧正在用力捏住灵儿的下颌,不让灵儿牙关用力。

  陈素商快速跟何微和霍钺解释。

  何微听了,心一个劲往下沉。

  她快速把自己的情绪整理了一遍。

  肇事者是谁,不知道;冲谁来的,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更加不知道。

  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首先要稳定人心。

  任何的焦虑,都不能解决问题。

  何微拍了拍陈素商的肩膀:“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们看着灵儿。”

  锡九在旁边,问霍钺和何微:“要送医院吗?”

  “她眼睛通红,不是正常的情况,去医院也只能是检查。去把陆医生叫过来,先给小姐打镇定,让她安静下来。”霍钺道。

  他很疼女儿。

  这个世上,没人比他们夫妻更爱灵儿

  但问题来了,先要解决能处理的事,再去面对自己的感情,所以霍钺冷静吩咐时,不太了解他的袁雪尧看了眼他。

  在袁雪尧等外人看来,霍氏夫妻的反应,完全不像是父母该有的态度,他们不哭不闹不追问。

  而在公园里的那对英国夫妻,才像是正常父母的样子。

  “是。”锡九转身去打电话。

  陆医生是霍钺的私人医生,自己开一家奢华医疗诊所,专门给那些需要私人空间的富人治病,以及各种医疗保养。

  它的科室和医疗设备,没有大医院那么齐全。不过,陆医生本人的医术很好,他在美国学了八年医科。

  霍钺轻轻抚摸了下女儿的头发。

  灵儿不停呲牙,赤红的双目好像随时能滴下血泪。她已经看不清楚人了,下巴还在用力。

  袁雪尧稍微走神,被灵儿摆开了。

  灵儿咬住了他的手,牙关紧阖,袁雪尧一阵剧痛,虎口的肉被灵儿咬了下来一块。

  霍钺见状,上前对袁雪尧道:“这样不行。叶先生,先辛苦你不要动。”

  说罢,霍钺的眼神一定,然后他一只手绕过袁雪尧,捏住了灵儿的下巴,将其一扯。

  灵儿的下颌顿时脱臼。

  她终于松开了口,然后发出一阵凄厉惨嚎。她出事这么久,第一次发出巨大的声音,不再是喉咙里的呜咽。

  她的瞳仁,也好像褪去了几分血色。

  然而下一瞬,她又恢复了狂躁嗜血的模样。

  何微捂住了口,转过身去。

  陈素商觉得,何微和霍钺两口子的情绪,像两座冰山,全部压在水下,露出一点头,那已经是崩溃边缘了。

  她轻轻搂住了何微的肩膀:“夫人……”

  何微眨了下眼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她不停吸气:“我没事。这样好,对灵儿和其他人都好,她不会再伤人伤己。”

  陈素商不知该说什么。

  陆医生很快来了。

  他给灵儿做了检查,然后对霍钺道:“大小姐这个情况,目前任何医学都解释不了。是不是有其他问题?之前宋家的三老爷,您还记得吗?”

  霍钺点点头:“记得。”

  “……要不要送到大医院去瞧瞧?”陆医生又问,“这样保险一点。”

  “没用。让你来,只是确认一下,我心中已经有数了。”霍钺道。

  他转身,看向了陈素商:“陈小姐,道长去了哪里?”

  陈素商忙道:“他不在家。”

  霍钺转而对锡九道:“九爷,麻烦您,派人去找找长青道长,他应该还在香港。”

  锡九道是。

  只要还在香港,就没有锡九找不到的人。

  他急忙去了。

  陈素商自己本事不济,她想起师父给她的罗盘,忍不住想要去把它拿过来。

  她见众人都围着灵儿,自己退了出去。

  回到家中,陈素商进了房间去找罗盘,突然身后有人说话。

  “阿梨……”

  陈素商吓得魂飞魄散。

  半晌回头,看到是她师父,他衣着整齐,坐在陈素商房间的沙发上。

  他在家里,总是穿得很随便,像这么一本正经是不常见的。

  她捂住了胸口:“你在家?”

  继而她大喜:“快,去看看灵儿。”

  道长收起了他的嬉皮笑脸,认真看着陈素商:“阿梨,咱们遇到了麻烦,我暂时不能去。”

  陈素商的心先凉了半截。

  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身子往前倾,凑近了她师父:“什么麻烦?”

  “有人想要对付我们,是我以前招惹的仇人。”长青道长说。

  陈素商坐正了身子。

  她从师父的话里,明白了两个意思:第一,师父知道对方是谁;第二,师父觉得他对付不了。

  她的心也在发紧。

  灵儿是无辜的,她如果不跟陈素商和袁雪尧出去玩,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是什么仇人?”陈素商问。

  道长突然站起身。

  陈素商拉住他:“师父。”

  “我去找雪尧,让他帮个忙,先把这件事解决。”长青道长说。

  陈素商死死拉住了他的胳膊:“师父,我也可以帮你。让我帮你吧,我才是你徒弟。今后,就是咱们师徒相依为命,我们才是彼此的依靠。”

  道长叹气:“唉,傻孩子,师父不是区分亲疏,也不是可怜你,不想你牺牲,而是因为你没啥本事啊。”

  陈素商:“……”

  她在很担忧的情绪里,生出一股想要欺师灭祖的杀心。

  “我学了很久。”陈素商不死心,“让我一起试试,多个人,多个帮手。”

  道长犹豫了下。

  最终,他点点头。

  他先给叶家打了个电话,让雪竺和叶惟回来之后,一起去霍家。

  然后,他又打电话给霍钺,说他在家。

  “霍爷别担心,令嫒的情况,我能处理,只不过有点麻烦,我这就过来。”道长说。

  挂了电话,他带着陈素商上坡,往霍家去了。

  看了眼灵儿,他对霍钺和何微夫妻俩说:“小事,不是降术,只是诅咒,只不过下诅咒的人手法更高明。”

  “道长,要怎么解?”何微问。

  长青道长笑了笑:“夫人不要慌,小姐不会有性命危险。上次那个苏小姐,中了诅咒好些日子,如今不也是活蹦乱跳吗?”

  陈素商:“……”

  她觉得她师父不是来救命的,而是来添堵的。

  瞧他举的这个例子!

  何微听了,却是表情微松——苏曼洛的确是活下来了。

  只要灵儿能活下来,何微别无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