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99章 割飞咒
  灵儿被打了镇定,下颌又被她亲爹捏脱臼了,人愣愣的,只有那双眼睛不停的转。

  她眼珠子上都似乎覆盖了层血红。

  不能动、不能叫,浑身无力,唯有眼珠子还能动弹。

  何微和霍钺都不在看她。

  再如何的强悍,都有承受不住的时候,何况那是他们的千金......

  “......下诅咒的人,应该是我认识的,姓胡。”道长对霍钺道。

  霍钺没听说过。

  一旁的袁雪尧和陈素商都是表情一顿。

  袁雪尧知晓广西那边的山里,有个术士世家,就是姓胡的,跟袁家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两族并非一直相安无事,在康熙初年,胡、袁两家发生过恶斗,死伤惨烈,两败俱伤,胡家甚至差点出现了继承人断层。

  后来,两家的家主坐下来和谈。

  从此之后,两族相安无事。

  袁家的长辈,不时教导自家的孩子,出门在外,遇到了胡家的人要退避三舍。

  估计胡家的人也是那么交代自家小辈的。

  陡然听说姓胡,袁雪尧就精神紧张;而陈素商却记得,他师父最亲近的人,也是一位胡先生。

  “广西的胡家。”道长继续道,“霍爷听说过没有?”

  霍钺摇摇头:“我以前在江苏,后来在香港,广西的事情不甚了解。”

  道长道:“胡家是个术士世家,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像这种世代隐居的门第,会有各种匪夷所思的规矩。”

  他好像起了谈兴,跟霍钺聊个不休,“比如说生了双胞胎,不仅仅要把两个孩子都杀了,就连孩子的父母也不例外。

  再比如说,一户长子出生在某个至阴或者至阳的日子,初生的婴儿就要被放干血,制成人干作为祭品。”

  陈素商听到这里,有点想吐。

  霍钺和何微的表情也变了变。

  “......不仅仅是对自家的孩子,他们还会找一些特殊八字的小孩,具体做什么,比较机密,我还不知道。”道长说。

  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下,“我这个人,比较爱管闲事,所以在他们掳走小孩子的时候,曾经追踪了他们两个多月,摸到了他们老巢。”

  陈素商的心,突然发紧。

  她好像明白她师父接下来要说什么。

  “我有个好朋友,他就是胡家的,我说那个八字纯阳的孩子被制成祭品,是他的儿子。如果是弄死,倒也罢了,祭品的人干,天天都能瞧见,他妻子疯了,他也发疯了。

  我把他偷出来,他后来一直在香港,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瞧着给灵儿下诅咒的,应该是胡家术士的手笔。

  我比较担心,第一是他们到底来了多少人;第二是敌暗我明,如何能斗赢他们,不给你们添麻烦。胡家跟湘西袁氏不同。湘西袁氏一直对外通婚,甚至跟苗女结合,观念上能以常理去理解,也通人情世故,甚至遵从天道,但是广西胡氏封闭太久,他们是不会珍惜任何

  无辜人命。”道长道。

  袁雪尧看了眼他。

  他突然明白,道长跟他们和平相处,是因为心里对袁家有点好感。

  袁家有很多做法,道长不太满意,可总体上对他们家没有恶意。

  “道长,我们要怎么办?”霍钺沉默了片刻,“若是你们有危险,那我断乎不敢强求了。人各有命。”

  袁雪尧听到了这话,心中不免想霍钺很仗义。

  他这么仗义,算是以退为进了,道长反而不太好意思拒绝。

  果然,袁雪尧听到长青道长说:“我既然来了,怎么会让大小姐受苦?我再等叶惟和雪竺,要他们一起帮忙。”

  半个小时后,叶惟过来了。

  雪竺去公园玩,一转眼却发现她大哥和陈素商等人全不见了,她也是心宽,直到佣人去找到了她,说六叔让她回去。

  还说家里出事了。

  雪竺是一个小时之后才回来的。

  她到了之后,道长让霍钺等人出去,只留了他们五个人,以及灵儿。

  道长问叶惟:“你知道她是中了什么诅咒吗?”

  叶惟术法不行,但颇有见识,所以道长先问他。

  “我不知道,我一进来就感觉透不过来气。”叶惟如实道。

  袁雪竺和袁雪尧暗暗松了口气。

  六叔都不知道,他们俩就没啥压力了,不知道也不丢人。

  长青道长准备解答,陈素商却突然开口了:“师父,这个是不是‘割飞咒’?”

  众人一愣。

  长青道长也是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素商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什么是割飞咒?”雪竺有点冒汗。难道她这段时间疏于练习,连还没有入门的陈素商都不如了吗?

  “割飞煞。”一旁的袁雪尧言简意赅。

  雪竺和叶惟茅塞顿开。

  风水阵中,有个风水煞,用在建筑物或者地形上,影响居住在那个范围内的气数,就是割飞煞。

  最常见的割飞煞,是某屋对面有个反光的建筑物,晴天的时候反射阳光进屋子;下雨的时候,雨滴往屋子的方向反溅,不需要溅到家里,溅到方位就行。

  久而久之,就会形成风水煞,影响这个屋子居住人的气运。

  像一把刀刺入,风水上叫“穿射割飞”。

  再对应五行八卦,假如割飞煞正对着屋子的正东向,那么这个家里的长子定有血光之灾;假如是西南,就影响这个家中的母亲。

  具体的情况,则需要术士具体勘察,再想出破解之法。

  这种风水煞,极大可能是自然无意形成的,当然也可能是有人蓄意报复。

  但是用在人身上,就不太常见了。“......当时你们在公园,那人并没有出现,而是利用其他人折射了霍小姐。我们想要解除诅咒,只可能找到折射那个人的诅咒,却找不到真正的施咒。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棘

  手。”道长说。

  他肯定了徒弟的判断。

  灵儿中的,正是“割飞咒”。一旦他们想要解掉诅咒,他们会惊动折射的人,从而惊动折射人背后真正施咒的人,可能会反过来让他们所有人都中这个诅咒。

  “还真的是割飞咒?”雪竺仍不太相信,“素商,你是怎么知道的?”陈素商无奈看了眼他们:“我说过我有在用功,难道你们觉得我说着玩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