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01章 偏心
  陈素商没有回答叶惟的问题。

  她一直握着她师父的手。

  长青道长虽然清醒了过来,意识却还是有点模糊,只说了句:“我睡一会儿。”

  就好像昏死了过去,进入了深睡里。

  灵儿一直未醒。

  到了晚上八点多,灵儿先醒过来。

  她想要说话,可一动下巴就剧痛,重重吸了口气。

  低头时,她的余光发现脸上缠了很厚的绷带,托住了她的下颌。

  她疼得不行,茫然看着父母。

  “灵儿?”何微小心翼翼叫她。

  灵儿从喉咙间嗯了声,有很多想问的,可嘴巴张不了,只能从齿缝间发出细微的声音:“姆妈……”

  何微的眼泪不受控制滚了下来。

  她亲吻了先女儿的手:“没事,好孩子,都过去了!”

  霍钺也轻轻抚摸着灵儿的头发。

  “睡一会儿,睡着了就不疼。”霍钺道,“灵儿乖……”

  灵儿的精神很疲倦。

  父母都在身边,她心中安定,果然再次阖眼。

  长青道长这一觉,却是睡到了晚上一点多。

  陈素商让叶惟叔侄先回去,她自己守着她师父。

  道长醒过来,看到她趴着也睡着了,身上盖了件薄毯,而袁雪尧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道长。”袁雪尧站起身。

  这点轻微的响动,惊醒了陈素商。

  她慌里慌张坐正,脑子慢了一步,还在魂游天外。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问袁雪尧:“你怎么没回去?”

  她记得自己让袁雪尧跟着叶惟和雪竺先回家的。

  袁雪尧指了指手表:“我,又来了。”

  陈素商这个时候就醒透了,见她师父正躺着端详她,她紧张兮兮问:“师父,你感觉如何?”

  “聒噪,这屋子里人太多了。”长青道长说。

  陈素商:“……”

  道长也不起身,就那么平躺着,又轻轻阖眼。

  他不是睡着,只是很懒。

  “那个人,抓到了吗?”他问陈素商,“关在哪里了?”

  “霍爷的人把他关了起来。”陈素商道。

  长青道长点点头,停顿了良久,坐起身:“我去审审他。”

  陈素商也说要去。

  道长无所谓:“来吧。”

  霍爷家里有个地下密室。

  山顶的豪宅,挖密室特别不容易,可霍家的密室不仅大,还深,装饰谈得上奢华的。

  霍钺和何微的财力,外面也只是冰山一角。

  “……道长,陈小姐,这边请。”随从在前面领路,对陈素商和长青道长恭恭敬敬。

  身后跟着的袁雪尧,是个甩不掉的小尾巴。

  他们见到了那位年轻人。

  年轻人被霍钺揍了一圈,眼睛和鼻子处一片淤青。

  他的鼻梁骨好像断了。

  “你是胡家的人?”道长问。

  年轻人冷哼一声。

  道长看他这个样子,是不打算交代的。然而,道长又很想知道胡家那边是怎样的安排,故而他要用点手段。

  他对陈素商和袁雪尧道:“你们俩先出去。”

  陈素商哦了声。

  道长又改口了:“你还是先回家吧,我这边估计一时三刻也处理不了。你回去睡一觉,等明天中午我带你去吃好的。”

  陈素商:“……”

  师父总是用这种哄小孩子的口吻。

  陈素商不满白了他一眼,还是转身走了。

  夜很深了。

  何微道:“你先睡一会儿,明早再回家?”

  陈素商笑了笑:“霍夫人,咱们是近邻啊,我下去就是我家了。我回家睡,不劳烦了。有什么事,您打电话给我。”

  霍钺又说要亲自送她。

  陈素商指了指袁雪尧:“叶先生送我,不必麻烦霍爷。”

  何微就不再勉强。

  路上的路灯明亮。

  山上的夜里风寒,陈素商裹紧了大衣,被寒风一吹,人是彻底精神了。

  她和袁雪尧越走越快,抵御寒冷。

  到家了之后,她让佣人去端热茶来。

  “吃点宵夜,你再回家去睡觉。”陈素商道。

  袁雪尧点点头。

  佣人去准备宵夜,袁雪尧和陈素商坐在餐桌旁。

  袁雪尧问陈素商:“你是怎、怎么、发现……”

  “我怎么发现施咒者?”陈素商接话。

  袁雪尧点头。

  陈素商笑了笑:“很简单,他离我最近,我的罗盘靠近西南方位的时候,一定会急速转开,这是很不自然的。反常则妖,我亲自去看看,然后就瞧见了他。教堂里那么多人,没几个华人,而且他的面相看着就不太正常。”

  袁雪尧微笑起来。

  他的眼神,明亮而深邃,好像能把陈素商淹没。

  陈素商被他这样深情又专注看着,很不好意思,低声同他说笑:“袁先生,别这样看着我,你瞧着好傻。”

  袁雪尧笑出声。

  他拉住了她的手,轻轻吻了下:“阿梨,你真好。”

  陈素商莫名有点脸红。

  她掌心发烫,收回了手:“你的术法比我更好,别这样夸我,我怪不好意思。”

  “不,不止、术法好。”袁雪尧说。

  陈素商:“……”

  她忍不住扭过头去笑了。

  袁雪尧又问她:“戴戒指,好不好?”

  他上次给她买了个戒指,她说等他们彼此心意相通的时候,她会愿意戴上。

  袁雪尧一直贴身保管着。

  陈素商却是表情一怔。

  她定定看着袁雪尧,心中并不是十分的肯定。

  爱情是她从未涉足过的领域,她不知自己想要什么样子的。

  在袁雪尧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颜恺。

  那天他穿上了海军制服,站在她面前,冲他微笑。

  他为人没什么稚气,可他的笑容却温暖而干净,像个大男孩子。

  陈素商又想到他的世界里,在她之前,有了苏曼洛,心就狠狠抽痛了下。

  她脸上的颜色淡去:“雪尧,我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你如果不想等,那我现在告诉你结果……”

  袁雪尧立马打断她的话:“我懂!没关系,我继续,等你。”

  陈素商心里很不是滋味。

  袁雪尧觉得自己把好气氛全部弄没了,有点懊恼。

  他们俩默默吃了宵夜,袁雪尧回家去睡觉了。

  陈素商躺下却睡不着。

  她脑海中全是自责:“我一定是在犯贱。为什么要在雪尧说那句话的时候,突然想起颜恺?有什么可想的?”

  颜恺自己也说,他喜欢漂亮的女孩子。

  素商并不是他心中的漂亮人。

  哪怕将来真在一起了,想起苏曼洛,仍是会意不平的。

  既然是条死胡同,为什么要往里面钻?

  她和颜恺,原本也不是一路人啊。

  她一夜没怎么睡,以至于第二天她师父回家时,她听到了动静。

  “师父,审出什么了?”陈素商连忙问,“那个人,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