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02章 亲生父母
  长青道长累了一夜,精神倦怠。

  “你有点眼色,先去给你师父弄一份早餐,等我洗个澡,再来问。就急死了你?”道长不满意。

  陈素商:“......”

  她忍气吞声,给师父道歉,又急忙去了厨房。

  厨子准备了鸡汤,陈素商亲自做了一碗鸡丝面。

  道长用凉水洗澡。

  深秋的早晨,山上很冷,一浴缸凉水,洗得道长神清气爽。

  他慢慢抽了根烟。

  一根烟抽完,他也洗好了,出来正好赶上陈素商端鸡汤面出来。

  他一边吃面,毫不讲究的吸溜面条,一边问陈素商:“你想知道什么?”

  “咱们还有危险吗?”陈素商目前比较关心这个。

  胡家来了多少人,打算做什么。

  “没有。”道长说。

  道长扒拉着碗,不过片刻功夫就把一碗面吃进了肚子。

  他吃完了,又点了一根烟,抽烟比他吃饭都重要。

  他胃里有食,口中有烟,情绪就很稳定,心情也不错:“你抓回来的那个人,他是单独到香港的。

  他犯了事,被胡家赶了出来。他想不开,还想要回胡家去。他在香港遇到了老胡和我,起了歪心思。

  他跟踪了我一段时间,也到咱们家门口去踩点,知道你是我徒弟。他那天是想对你下手,然后让我和老胡解咒的时候,被他的割飞咒反噬。

  他抓了我和老胡,回去之后能立一大功,以前的事既往不咎。怕别人分走这个奖赏,他没有惊动任何人。

  胡家有好几个人在新加坡定居,只要他传出消息,胡家就会派人过来。不过,目前消息尚未走漏。”道长说。

  陈素商松了口气。

  她拍了拍胸口,这一天过得惊心动魄,终于解决了。

  道长又深吸一口烟:“我也担心胡家派了大队人马找过来。还好,他们还没空管我。”

  说罢,他又说起昨晚抓到的那个人,“幸好他不太会降术,否则我真没办法对付他。”

  陈素商想起了师父昨天的种种。

  那是真正的担忧。

  她师父天不怕、地不怕,很少见他露出那样的情绪,甚至不太想管霍家的事。

  后来,他还是出面了。

  陈素商想到这里,师父再不靠谱,也原谅了他。

  她还记得师父在霍家说过的一句话......

  他当时说,广西胡家除了作贱自家孩子,还拐带八字上特殊的孩子.......

  他以前跟陈素商说,阿梨是他捡回来的。

  可陈素商记得,她当初是被关起来的。

  至于后来怎么跟了她师父,她没什么印象了。

  那段记忆失去了。

  假如是术士,牵动四周的磁场,让煞气入脑,的确会让人失去短暂的意识。

  她师父擅长此道,也给过素商这样的纸符。

  “师父,你当年跟踪胡家两个月,救下来的孩童,是不是我?”陈素商突然问,“雪尧说,他们术士看不清楚我的面相,是我天生八字奇特,还是你做了手脚?”

  长青道长瞥了眼她。

  他最后深吸一口,把香烟吸完了,按灭了烟蒂,站起身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只回答一个问题,剩下的你自己去弄清楚。你脑子这么笨,还不多练习练习,真成朽木了。”道长说。

  他弄乱了素商的头发,“你猜得没错,我当初跟踪了胡家两个月,救下来的孩子就是你。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救你不容易,养你也不容易,你师父我花了多少心思?我一辈子没对旁人花过这么多心思,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胜似亲生啊。”

  说罢,他转身上楼。

  他从不屑于对素商表达他的温情脉脉。

  他一直不靠谱,偶然说几句真心话,那也是掏心掏肺的。

  陈素商一个人坐在餐桌旁,想起自己对他说,他要是出事,她就自杀。

  那该多伤师父的心?

  师父辛辛苦苦,养大了她,把她的命看得比他还要重要。

  陈素商的眼角发涩。

  她努力眨了眨眼睛,也上楼去睡觉了。

  陈素商昨天劳心劳力一整天,又一夜未睡,她躺下之后,心里还在想着她师父。

  师父那席话,像给她裹了层外衣,让她在最寒冷的冬天也感受到了温暖。

  那是父亲一样的柔情。

  只可惜,她不记得自己的亲生父亲了。

  她迷迷糊糊睡着了,又做了个梦,梦到女人温柔的笑,以及男人有力的臂膀,将她高高举过头顶。

  “阿梨......”男人这样呼唤她。

  声音逐渐远了。

  这样的梦,她做过很多次,每次都看不清楚梦中那对夫妻的脸。

  他们无疑是她的亲生父母。

  他们那时候很爱她的,后来呢?她以前一直想,后来为什么不爱她了,要丢弃她?

  可师父告诉她,胡家的人拐带女童,她是被人绑架的,也许她的父母不是抛弃了她,而是丢失了她?

  这么多年了,他们还在找她吗?

  素商睡得并不沉,故而楼下有人说话,她听到了。

  她隐约听到了颜恺的声音。

  她一下子就醒透了,急忙披了睡衣下楼。

  她果然看到颜恺站在她家客厅,正在问佣人陈素商什么时候起床。

  陈素商愣了片刻。

  颜恺一抬眼看到了她,冲她笑了笑:“我又来了。”

  陈素商忍不住也笑了下。

  “来得是挺勤快。”陈素商道,“是来看灵儿的吗?”

  “是的。”颜恺道。

  陈素商请他坐下,让佣人上茶。

  颜恺又说:“我原本也是要来的,陪我姑姑。我姑姑有个弟媳妇,在香港住院,这次又发病了,姑姑要来看她。姑父的飞机全部被占用了,我还在新加坡,姑姑就让我顺道送她一程。”

  陈素商点点头。

  颜恺这些日子,应该是在新加坡照顾苏曼洛的。

  想到了这里,陈素商急忙转移了心思。她端起茶抿了口,问他:“你去看过灵儿了吗?”

  “看过了。灵儿的下巴,要好些时候才能愈合,其他也没什么大问题。霍伯伯说,是你们救了她。”颜恺道。

  说到“你们”,他不知为何,语气突然顿了下。

  继而他装作若无其事,“你真的很厉害!”

  陈素商笑了笑:“我师父厉害。这次,我师父是拼了性命不顾的。不过,事情是因我们而起,怎么为灵儿付出都是应该的。”

  “因你们而起?”颜恺立马抓到了这句话,“怎么,你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