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03章 咱们的女儿
  颜恺比较细心,也很会讨好女孩子。

  陈素商听到他这句关切的话,只当平常之语,笑了笑:“已经没事,我师父解决了。”

  他们俩闲聊。

  陈素商还没有吃午饭,就问颜恺:“你吃了没有?”

  “没有,等会儿去霍家吃。”颜恺道。

  “要不,咱们下山去吃吧,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广东菜馆子。”陈素商道。

  颜恺说好。

  他开了陈素商这边的汽车,带着陈素商下山去了。

  两个人一路上都在说话。

  陈素商把昨天的惊心动魄,全部告诉颜恺。

  颜恺笑了起来:“没想到,你术法进步得这么快……”

  “积少成多。”陈素商道,“用心了,总会有点收获。”

  “你将来要做术士吗?”颜恺问她。

  这个问题,陈素商一时间搭不上来。

  未来要做什么,她还没有想过。她母亲去世之后,她很迷茫。在她迷茫的时候,她那不靠谱的师父拼命把她往歪路上拉。

  她光抵抗自己跟随师父往下坡路走,都用尽了力气。

  至于其他的,她还没有考虑。

  “我的术法,还是皮毛,充其量算是我记性比较好,师父给的书都看过,而且记得。”陈素商道,“等我学成了,再去考虑做什么。”

  颜恺点头,她所言不差。

  陈素商也问起了颜家众人。

  颜恺一一告诉了她。

  他说颜棋谈了个男朋友,性格比较开朗,他母亲不太高兴;说颜桐不爱念书了,成天看电影、小说,到了叛逆期,他父亲很为难;说颜棹想要去当兵,跟他父母闹,被祖父骂了一顿。

  颜家的事,温馨又琐碎,是陈素商从未经历过的。

  以前在陈家的时候,家庭气氛并不和睦,陈定跟陈太太感情就像炮仗,一点就燃,没有不吵架的。

  她如痴如醉听着。

  颜恺也发现了,心里有点难过,也尽可能把事情说得详细,哄她高兴。

  他们俩吃了一顿很丰盛的广东菜。

  陈素商很喜欢叉烧。

  颜恺就趁机道:“我妈会做,虽然不是很正宗,却比这家好吃。你要不要这次跟我一起回新加坡?小住几天,也给你母亲上坟。”

  陈素商表情微动。

  这一刻,她是挺想去的。

  然而,她强自压下了渴望,笑笑道:“不去了,我还要学习术法呢。”

  颜恺还想要说什么,她突然转移了话题。

  她问:“苏曼洛出院了吗?”

  这个话题,让美味的午餐都失去了几分滋味。

  颜恺沉默了一瞬,才道:“出了吧。我回去之后,就没有再去看她了。她上次说自己太瘦了,不好看,不欢迎我去看望她。”

  陈素商默然。

  他们的午饭吃完,餐厅送了水果和蛋糕。

  陈素商捻起一片橙子吃了。

  颜恺的视线落在她脸上。

  陈素商注意到了,把橙子往他那边推了推:“你想吃?”

  颜恺:“……”

  他并不是很想吃,而是觉得吃橙子的陈素商,气息应该很香甜。

  他还记得,上次他从香港回新加坡,她踮起脚亲吻了下他的脸,带着很浓郁的橙子香,导致颜恺这段时间一看到橙子就想起她。

  他拿起一块。

  橙子有点酸。

  “……不好吃。”颜恺道,“马尼拉有很好吃的橙子,我下次带点给你。我的糖果工厂里,也做橙子味的糖果,我下次也带些给你。”

  陈素商无语看着他。

  她并未说过她喜欢橙子,只是随手拿了吃。

  其实,她既不喜欢橘子味的汽水,也不是很喜欢橙子,只不过凑合,这两样很常见罢了。

  气氛好不容易稍微缓和了点,她没有找茬,故而点点头:“好,我先谢过。”

  饭后,时间到了下午。

  颜恺开车回去,快到了陈宅的时候,他突然又问陈素商:“你想不想去看看我姑姑?”

  “司太太?”

  “是的。”

  陈素商对司家的女主人很好奇。她是后生,顾轻舟的名气,到了后一辈这里,就不是那么响亮了。

  新加坡司氏,更加闻名。

  陈素商对顾轻舟的好奇,一是因为司家,二是因为颜恺。

  颜恺时常提起他姑姑。

  “我仰慕已久了。”陈素商笑道,“我这样贸然去,会不会打搅?”

  “不打搅。”颜恺道。

  车子在陈宅没有停下来,直接上去,到了霍家门口。

  陈素商突然有点紧张。

  她不知道为什么。

  颜恺停好了车子,率先开了门,高声喊:“霍伯母,我姑姑呢?”

  何微在楼上陪着灵儿,闻言下楼了。

  “……你怎么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我们还说要等你吃饭。”何微笑道,“你姑姑去医院了。”

  颜恺有点失望。

  陈素商也很失落,好像一个期待落空了。

  何微对陈素商道:“素商,你留下来吃晚饭吧,我姐姐也很想见见你。”

  陈素商说好。

  她跟何微、颜恺去看了灵儿。

  霍钺陪在灵儿身边,正在给她念一段小说,打发无聊的光阴。

  众人进来,灵儿很高兴,只是下巴疼。

  后来颜恺跟陈素商说:“霍伯伯是真狠,下得去手。”

  陈素商道:“灵儿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也差点咬下别人的手指。对她好,才会那么狠。”

  颜恺笑道:“我要是有了女儿,估计会宠溺她。”

  陈素商想起了司玉藻,问:“像司先生疼玉藻小姐那样?”

  颜恺则道:“我姑父那样?不是的,我姑父狠起来的时候也挺厉害。你知道玉藻会背多少医典吗?哪个小孩子愿意背那些枯燥的东西?你别看玉藻那样的性格,她小时候很能吃苦。”

  陈素商颔首。

  颜恺又道:“女儿很难养,我们是普通人,轻了、重了都不好把握,没这个本事。咱们以后生个儿子好了。儿子怎么摔打,都不心疼,看我几个表弟就知道。”

  陈素商:“……”

  颜恺说完了这句,自悔失言。他完全是无心之过,若是他心中真有这个念头,大概不会说得这么轻率。

  陈素商的心情,全部被破坏了。

  此刻,她想要离颜恺远远的,不要给自己添无端的妄想。

  “我想起来了,我师父让我叫他起床。他昨天吃了不少苦头,我要去看看他,免得他有事。”陈素商道。

  颜恺说好。

  陈素商没有等顾轻舟,自己回家了。

  而顾轻舟那个晚上,并未从医院回到霍家,她一直陪同康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