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06章 这女的有毛病?
  陈素商和袁雪尧慢慢往下走。

  她心事重重。

  不知是被雪竺的哭牵动了,还是因为颜恺。

  万个念头中,她也抓到了心里的那根弦。

  “雪尧,我想.......”陈素商低头看着地面,“想跟你谈一谈。”

  袁雪尧最近通了很多人情世故。

  什么话的弦外之音,他也能听明白。他突然觉得很冷,是心中的惧意往外冒。

  于是他一把抱住了陈素商。

  他是高大个子,抱着的时候略微弯了腰,暖烘烘的气息,从领口散发出来。

  “再等等。”袁雪尧低声,声音里带着几分不自觉的哀求。

  陈素商心中大痛。

  袁雪尧是没必要低声下气的,偏偏他这样对她了。

  她难说不感动。

  可她不敢和他谈恋爱。

  以前见识过陈太太的婚姻,陈素商知晓无爱的两个人,天长日久就发生怎样的彼此憎恶,婚姻会那样糟糕。

  那太惨了。

  她和颜恺的婚姻,是颜恺不中意她;而和袁雪尧的感情,是她付出比较少。

  两方面都不如意。

  那些彼此情谊笃深的夫妻,看似不过平常,真到了自己头上,才晓得是怎样的难得。

  美满的婚姻,你爱上的男人正好也爱你,这是多么难能可贵,需要修出多大的缘分?

  “雪尧......”陈素商的声音很伤感,“以前我们就说过了,给彼此了解的机会。我怕是......”

  “再等等。”袁雪尧的嗓子有点暗哑。

  陈素商道:“过了年,我们就把结果讲出来。”

  “好,等过年。”袁雪尧道。

  袁雪尧自己,并非无知无觉。

  感情像土壤,需要汲取养分,才能茁壮成长。他在陈素商的世界里,作用和长青道长有点重复。

  于是,他这份感情,对于陈素商是很多余的养料,滋养不出爱情的花。

  他也会无能为力。

  他很喜欢陈素商。

  陈素商聪明、果断,勤奋又很得法,最重要的是,她这个人爽快,不遮遮掩掩的。

  她能给他很多。

  袁雪尧决定缓一缓,过几天下山去,找点新鲜的东西,讨好陈素商。

  一转眼到了冬月。

  他去逛百货公司,却意外看到了苏曼洛。

  苏曼洛瞧见了他,表情一怔,旋即朝他走了过来。

  她扬起脸,很高傲问他:“你上次对我做了什么?”

  袁雪尧蹙眉。

  苏曼洛却不等他回答,继续道:“我做错了一次,你也做错了一次,咱们算是扯平了。既然遇到了,我请你喝咖啡,好不好?”

  袁雪尧:“......”

  他心底起了无边的反感。

  他这个人,爱恨都很简单。讨厌就是讨厌,苏曼洛从头到脚都让他感觉厌烦。

  “不。”他冷冷道。

  苏曼洛突然湿了眼眶,哽咽着说:“你这样不给我面子?我不难堪吗?”

  旁边有个时髦英俊的男人经过,惊呼了声:“苏小姐,你怎么了?”

  居然是熟人。

  这熟人见苏曼洛哭了,主动走过来:“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苏曼洛梨花带雨,指了指袁雪尧,说不出话来,无比可怜。

  袁雪尧的脸黑如锅底。

  他想起了陈素商的话,让他不要因为私仇而大开杀戒,故而他忍住了想要把苏曼洛一巴掌拍死的冲动,转身就走了。

  苏曼洛眼泪更甚,冲他的背影喊:“你站住!”

  袁雪尧不理会她。

  这件事,他回去之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经过灵儿的事情之后,陈素商和雪竺时常去霍家。

  在霍家的时候,她们俩碰到了苏曼洛。

  苏曼洛像个没事人似的,来跟何微道谢:“婶母,多谢你保留的职位,我已经上班了。”

  她什么时候回的香港,何微不知道。

  “你都好了吧?”何微端详着她的面色,笑着问她。

  苏曼洛说已经没事,又说多谢何微,却一句话也不提袁雪尧。

  她对陈素商和袁雪竺也点头微笑,很是礼貌的样子。

  雪竺很不自在。

  回去之后,雪竺跟陈素商说:“那女的是怎么回事?她明知道我哥哥害了她,她又回来做什么?”

  陈素商也不是很清楚。

  苏曼洛跟她不是同一类人。

  人类的思想和感情都很复杂,有时候沟通都有鸿沟,更别说去猜测了。

  陈素商猜不到苏曼洛的心思。

  “她许是不怕你哥哥。”陈素商道。

  又过了几天,陈素商、袁雪尧和雪竺下山去吃饭的时候,在餐厅遇到了苏曼洛。

  苏曼洛身边有位西装笔挺的男士,正是那天在百货公司帮她的人。

  他们俩举止很亲昵。

  苏曼洛不时浅笑,笑靥温柔,真是个绝色佳丽。

  对面的男士看得有点痴了。

  陈素商突然有点替颜恺难过。他心里还念着苏曼洛,若是知晓苏曼洛这样对其他男人暧昧不清,他作何感想?

  也许颜恺不在乎。

  陈素商挪开了目光。

  到了冬月底,灵儿的下巴彻底恢复,能自如说话和吃饭。

  她邀请陈素商去霍家。

  陈素商去了,在饭桌上和何微随意聊天。

  电话响了,灵儿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对何微道:“姆妈,找您的,是苏小姐。”

  何微喜怒不形于色,她面色如常,站起身去接了电话。

  灵儿偷偷跟陈素商说:“是苏曼洛。”

  陈素商笑:“我知道。”

  何微说了几分钟电话,她声音很轻,陈素商和灵儿都听不到她说什么。

  故而等她一回来,灵儿立马问:“姆妈,苏小姐打电话来做什么?”

  “她腊月初十,要在半岛酒店办订婚宴,说要给我们发请柬。”何微道。

  这个消息,不仅灵儿惊呆了,陈素商亦然。

  陈素商极力遮掩,可表情仍是很不自然。

  “......怎么跑到香港的半岛酒店订婚?不在新加坡订吗?”陈素商问。

  何微笑道:“男方叫杜利,是香港最大电影公司的少东家。她估计是便于男方,所以同意在香港吧。依照规矩,应该回新加坡办的。”

  陈素商愣了愣。

  不是跟颜恺吗?

  旋即她又想到,颜恺跟她还没有拿政府的离婚证,他真想跟苏曼洛旧情复燃,也不会不通知陈素商一声。

  颜老在世,颜家的面子是需要的,颜恺做不出这等事。

  “那挺好的,要恭喜她。”陈素商淡淡说。

  她回到家,佣人跟她说,有封请柬送到了家中。

  打开一瞧,果然是杜利先生跟苏曼洛小姐的订婚宴。

  她居然请陈素商。“这女的有毛病吧?”陈素商拿着请柬,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