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14章 他们回内地过年去了
  颜恺在家里留了一晚。

  第二天,他就飞往马尼拉。他接了一单生意,是英国政府要找一名贪污犯,有传言说那人跑到了新加坡。

  这次的赏金极高。

  颜恺一直忙这件事,腊月底的时候,就在菲律宾找到了那名通缉犯。

  那人并未躲到新加坡,从头到尾都躲在菲律宾。

  “少爷,五十万英镑的尾款已经付清了。”乔四对颜恺说。

  他们之前花了好几年,在马尼拉办糖果厂,作为遮掩,在糖果厂的后面修地堡,又训练自己的人。

  不到半年,差不多就回本了。

  正如司行霈所言,颜家在南洋一代的势力实在强大,耳目众多。比如说这次的英国政治犯,就是菲律宾当地帮派帮颜恺找到的人。

  “明天就是华人的旧历年。”颜恺对乔四道,“把这次拿回来的钱,作为奖金发下去。乔四你拿十万,给苏鹏那边十万,剩下的平分。”

  乔四道是:“多谢少爷。”

  颜恺站在门口,闻到了远处糖果厂里的香甜气息,不免又想到了陈素商。

  大半个月过去了,素商那边事情办得如何了?

  她有没有打电话给他?

  想到了这些,颜恺就迫不及待想要回新加坡。

  他想到苏鹏也要回去的,就派人去告诉他,让他也准备准备。

  不成想,苏鹏却过来找他了。

  “颜少,这段时间的训练,您手下有天赋的人,差不多都练出来了。剩下的,也不是这块料,我明年不来了。”苏鹏道。

  颜恺微愣。

  因为他们冬月中旬的时候,还做过明年的扩张规划。

  颜恺跟司行霈借了苏鹏,自然要把事情办妥,总不能去借两次。

  苏鹏现在却说,想要回新加坡了。

  颜恺想了想,大概是在苏曼洛的订婚宴上,自己的所作所为,让苏鹏伤心了。

  对苏曼洛,他当时少了点宽容和呵护。哪怕是前女友,也不应该那样对待她。

  苏鹏不怪他,却也不想再替他做事。

  “苏将军,您是长辈,既然您做了决定,我也不好勉强。”颜恺有点惋惜。

  苏鹏态度却很坚决:“我是下定了决心。”

  颜恺不再说什么,再去拿出十万英镑,送给苏鹏,作为这段时间的谢礼。

  苏鹏拒绝了。

  就连乔四方才给他的奖金,他也没有要。“颜少,你还年轻,又在事业上升期,需要花钱的地方多。我这些年在司家,师座处处优待我,旁的且不论,钱财上是豪阔的,我有钱花,白放在我身上很浪费。”苏鹏道

  。

  司家的产业庞大。

  整个新加坡的经济,五成都是司家的。

  司行霈有一条秘密的石油航道,光这一点,他就能赚到数不尽的钱财,故而经济上他从不吝啬自己的手下,尤其是那些忠心耿耿的老人。

  苏鹏帮司行霈带过兵,又训练过一批又一批的射击高手,司行霈给他的产业,的确是非常丰厚的。

  所以,苏曼洛从小不知人间艰苦,司玉藻能有的,苏曼洛的父亲也买得起。

  “苏将军,您收下吧,否则我过意不去。”颜恺道。

  苏鹏极力拒绝。

  颜恺没办法,只得把钱都拿了回来。

  他们俩乘坐飞机赶回新加坡。

  颜恺到家的时候,颜家正在准备年夜饭。徐歧贞打电话给他,他的佣人说他已经动身了,故而家里都在等着他。

  等他回来祭祖。

  祭祖完毕,才正式开饭。

  “恺哥哥,你等会儿帮我放烟花。”最小的颜棹抱着颜恺的腰。

  颜棋在旁边道:“上次怎么教你的?你又傻了。这不是恺哥哥,是大哥。”

  颜棹冲姐姐做了个鬼脸,依旧是恺哥哥长、恺哥哥短。她跟司家的孩子叫惯了,改不了这个口。

  颜恺心中却有事。

  祭祖之后,他借口要去洗手间,急急忙忙上楼去了。

  他犹豫了下,先打电话去自己的公寓:“最近有位陈小姐打电话给我吗?从香港打过来的。”

  佣人翻了自己记录下来的电话。

  她翻了半晌,摇摇头:“有位陈小姐,却是新加坡的,不是香港的。”

  颜恺觉得很扫兴。

  他挂了电话。

  犹豫了半分钟,他决定给陈素商打过去。

  当时他们让他走,他也是考虑到自己可能会添乱才走的。

  他们,不至于出事吧?

  他拨通电话的时候,心里是很忐忑的。然而,电话头一遍没有通。

  长途电话常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今天又是除夕夜,也许打长途的人很多。

  颜恺拨了三次才拨通。

  拨通之后,那边一直响,却没人接听。颜恺很清楚记得,这部电话是他们楼下客厅的,哪怕是在吃年夜饭,也不可能没听到。

  颜恺又拨了一遍。

  他这边忙个不休,那边颜棋过来喊他:“大哥,等你开饭呢,你不上洗手间却在这里打电话?”

  颜恺只得放下。

  吃饭的时候,他一直心不在焉。

  颜老年纪大了,胃口不太好,不敢多吃,只是和颜恺说话,问起他在马尼拉那边的情况。

  颜恺的注意力被转移,和祖父聊了起来。

  饭后,家里的门铃响了,有人过来辞岁。

  颜恺抓住机会,又溜回了自己房间。

  颜老还在让他过来陪陪叔伯,一转眼找不见他的人,就问颜子清:“这孩子是有什么事?他今天慌慌张张的。”

  颜子清也不清楚:“我回头问问歧贞。”

  徐歧贞那边,颜棋早已在偷偷告密。

  “大哥在打电话,没人接。我猜测他是打给素商。”颜棋道。

  “他和素商,这算是怎么回事?”徐歧贞问。

  颜棋也不知道。

  她不是那种特别敏感的少女,否则能猜到二一。

  司家的孩子们在顾轻舟夫妻的陪同下,过来给舅舅、舅母和外祖父辞岁。

  司雀舫一进门就嚷嚷:“恺哥哥没回来过除夕啊?”

  他们说话的时候,颜恺已经在拨第四遍电话了。

  还是没有打通。

  他心里很不安。

  他这次没有再犹豫,直接给霍钺打了个电话。

  霍家的电话占线,他打了很久,才打进去。

  “......陈小姐和道长?他们不在香港。陈小姐说,叶先生邀请他们回内地过年。内地虽然在打仗,他们弄到了安全路线,要回趟湘西老家,半个月前就走了。”霍钺道。

  颜恺的情绪,一瞬间落了千丈。

  他心里怪不是滋味。

  他这边心急如焚,原来他们只是一起出去玩了。可是,素商为什么走之前不给他打个电话?他们说好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