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15章 乞丐陈素商
  房间门被敲响。

  颜恺从发愣中清醒过来,站起身去开门。

  是徐歧贞。

  “你姑姑和姑父带着孩子们,来给你祖父辞岁。”徐歧贞道,“你要不要出来说说话?”

  依照老家的规矩,女婿在年三十的夜里,需要给老丈人辞岁。

  是从前很古老的规矩。

  那时候,交通不发达,女儿不会远嫁,都是嫁在附近的村镇。

  后来,有的女儿嫁到天南海北,这规矩慢慢就没人记得了。

  顾轻舟还记得。

  她很在乎亲情。除了颜老,她等会儿还要去给她另一个义父颜新侬辞岁。

  岳城的颜家,搬到新加坡也有段日子了。

  颜恺使劲揉了揉脸:“好,我这就来。”

  徐歧贞见他这状态,有点担心他:“你是出了什么事情吗?若是有事,你要跟我们讲,我们帮你一起解决。”

  颜恺这才意识到,他让父母担心了。

  “没有,是素商。”颜恺道。

  徐歧贞忍不住笑了。

  颜恺有点尴尬:“我去参加曼洛的订婚宴,素商陪我去的。等我们回到她家时,她的厨子给她的面条里放了虾泥……”

  徐歧贞也记得陈素商对鲜虾过敏。

  “……我们还想去追那厨子,却又接到电话,她师父有个老朋友被人刺杀了。”颜恺道。

  徐歧贞脸色有点白。

  “他们会点术法,这个您也听说了吧?霍家大小姐就是他们救的。长青道长说很危险,让我先走。我怕拖后腿。一旦我被抓了,我又不会术法,他们还得救我,所以我就走了。”颜恺继续道。

  他说到这里,满心内疚。

  徐歧贞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你做得很好,这种时候,不添乱就是帮忙了。”

  “可事情不对劲。”颜恺叹气,“霍伯伯说,他们离开了香港,要去内地过年。可素商知道我会担心的,我走的时候也告诉她了。她要是没事,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他这么一说,徐歧贞也跟着担心了起来。

  素商的确是个懂事的姑娘。

  她以前在陈家生活,陈太太身体很不好,陈家又是大家族,养成了她的练达。

  依照她的性格,她是会给颜恺报个信的。

  “这样吧,等明天早上,你给祖父拜了年,就去趟香港。自己去看看,再和你霍伯伯谈谈,也许会有新的线索。”徐歧贞道。

  颜恺笑起来:“谢谢妈。”

  “我也觉得奇怪。除夕都要扫墓的,陈定不可能还记得金姝,素商怎么可能在这个关头去内地?”徐歧贞又道。

  颜恺点头。

  陈素商那边,怕是凶多吉少。

  心中有了这样的准备,反而稍安。

  颜恺和徐歧贞下楼时,司行霈等人正在说话。

  只有司宁安和颜棋不见了。

  等他们告辞的时候,颜恺和颜子清、徐歧贞一起送他们。

  颜恺趁机对司行霈道:“姑父,我要条去香港的航线。”

  “你这是在追求谁?”司行霈好奇。

  想当初,那时候的油更贵、更稀缺,他为了去看顾轻舟,总是从平城飞往太原府。

  如今轮到后辈们了。

  一代代人,都是这么传承下去的。

  颜恺这次没有遮掩:“是素商。她好像出事了,我有点担心。”

  颜子清不知内幕:“素商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我要去看看。”颜恺道。

  颜恺又想起了他姑母的那块玉佩。

  上次,那玉佩就有点不同寻常。

  “姑姑,您能不能把玉佩再借给我用用?”颜恺问顾轻舟。

  顾轻舟诧异:“它有什么用?”

  颜恺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您先给我。”

  “好,你明天过来拿。”顾轻舟说。

  翌日清早,颜恺先去给祖父拜年,然后又去给顾轻舟和司行霈拜年,拿到了航线和玉佩,早饭也不吃,就飞往香港了。

  香港的新年,年味比新加坡还要重,处处热闹繁华,舞龙舞狮。

  颜恺的汽车在闹市区被堵了两个小时,才上山去了。

  到了陈宅门口,果然见大门紧闭。

  颜恺心里发紧。

  他让司机开车往上,直接去了霍家。

  霍钺家中有几位客人,正在谈笑风生,突然见颜恺来,霍钺心中明白,丢下客人,自己带着颜恺去了书房。

  他把陈素商那边的事情,跟颜恺又说了一遍。

  “是腊月十二,也就是你离开之后的第二天。”霍钺道,“当时她没说什么,只说要回内地去。”

  颜恺说不出是什么样子的心情。

  他既有点失望,又略微释怀。

  “那她就是没出事?”颜恺问。

  霍钺却不好下这个结论。

  “阿恺,他们走得很匆忙,是在躲避什么人。万一路上短兵相接,他们可能没胜算,要不然也不至于离开。”霍钺道,“你只能等。”

  颜恺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

  难道他此生,再想知道素商的消息,就只能靠等吗?

  他茫然看了眼霍钺。

  霍钺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多住几天?”霍钺问。

  颜恺心里很乱:“霍伯伯,我想去住酒店,心里静一静。”

  “好。”霍钺道,“我如果有了他们的消息,就尽快通知你。”

  颜恺道谢。

  他下山之后,在半岛酒店开了房间。

  一个人躺在床上,他满脑子都是那天的情景。早知道这样,他当时就不该走,留下来至少能知道他们现在到底如何了。

  颜恺心情很烦躁,既不想回家,也不想见人。

  他一个人躲在酒店的房间里。

  到了第四天,酒店又有新人结婚,热闹不已,他被吵得无法安生,只得起床出门。

  他到处走走,甚至去了码头。

  码头那边有家很不错的海鲜餐厅,以前听灵儿说过。

  他很想带陈素商去吃,可惜她虾过敏,其他的海鲜也不是很敢碰,就一直没去。

  已经是正月初四了,海鲜餐厅却还没有开门。

  颜恺这几天心情糟糕,家里过年应酬又多,他是怕自己甩脸子,让客人误会。他如今想通,也该回家了。

  他兴致乏乏,转身就要走。

  然而,他看到几名乞丐,其中有个人,有点像陈素商,不免一惊。

  他急忙追上去。

  他不顾那乞丐满身泥污,拉住了她。

  定睛一瞧,居然真的是陈素商。她那双单眼皮的眼睛,很明亮很有特色,在人群里识别度很高。

  颜恺整个人都惊呆了。

  “素……”

  “嘘!”陈素商急忙捂住了他的口。

  她把颜恺往暗处拖,又问他:“你开汽车过来了吗?”

  “没有,我步行过来的,我住在那边半岛酒店。”颜恺道。

  说罢,他脱下了自己的风氅,又摘下了围巾,把陈素商从头到脚裹了起来:“跟我来!”

  他有一肚子话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