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16章 我需要自保
  颜恺把陈素商带回了酒店。

  他一进门,就倒了杯热茶给她:“暖暖手。”

  陈素商道:“我想洗个澡。你出去帮我买套睡衣。”

  颜恺说好。

  他先去放了热水,转身下楼,去了最近的一家女装店铺。

  店铺里没有睡衣,却有比较舒适的连衣裙。

  颜恺估量着陈素商的尺寸,应该跟颜棋差不多,故而他买了件连衣裙,又买了件毛衣和外套。

  等他回来的时候,陈素商尚未洗好澡。

  颜恺隔着浴室的门对她说:“衣裳买好了,不过贴身的要洗一洗。你如果不介意,我现在把连衣裙送下去洗,叫一份饭菜。你可以先穿我的衬衫。”

  陈素商道:“好。”

  颜恺翻出自己的衬衫、毛衣和睡裤,放在床上。

  他自己拿着连衣裙先下去,让酒店的人赶紧洗好、烘干,然后又要了份丰盛的客饭,让直接送到房间里。

  忙好了,他再次上楼。

  陈素商已经穿戴好了。

  颜恺的毛衣和衬衫,她能当裙子穿了,只把袖子高高折起;至于睡裤,太大了,腰部怎么寄都松。

  她索性坐在床上不起来了。

  “谢谢。”陈素商一边擦头发一边笑了笑,“洗个澡好舒服,我已经十几天没洗澡了。”

  颜恺的心,狠狠揪了起来。

  他们怎么弄成了这样?

  “……你是没钱了吗?”颜恺问。

  陈素商摇摇头。

  侍者敲门,送了客饭上来。

  颜恺去开了门,接过侍者手里的托盘,端到了陈素商跟前。

  这份客饭里,有碗海带排骨汤,散发出肉汁的香气。

  陈素商端起来,不换气先猛喝了一通,直到见了底。

  颜恺从小没挨过饿,故而挨饿在他眼里,就是大折磨了。

  他真快看不下去了。

  陈素商一碗汤下肚,身上暖,胃里也暖,脸上就露出了点笑容:“你方才问什么?”

  “你是没钱了吗?”颜恺重复了一遍。

  陈素商摇摇头:“不是。等我吃完饭,跟你仔细讲。”

  她的确是很饿。

  颜恺在她吃饭的时候,又打电话,让酒店送一份甜点上来。

  陈素商一个人吃完了两人份的客饭,又把后送上来的甜点吃了,整个人撑得不太想动了。

  她依靠着枕头,把颜恺衬衫的袖子放下来盖住手,和颜恺细说这段时间的事。

  “……你离开之后,我师父发现不对劲,好像有人专门对付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全部离开家,隐没在香港的各处。谁找到了什么,再彼此通消息。”陈素商说。

  “一开始是姓胡的,后来又是胡凌生被杀,你确定这件事不是胡家人做的吗?”颜恺问。

  陈素商道:“还不知道,敌暗我明。师父让我装成乞丐,守住这个方位。”

  “你又不是真乞丐……”

  “装乞丐,就要装得像一点。如果没有确切的消息,就不要互通信。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师父和叶惟他们叔侄三在哪里。”陈素商道。

  颜恺:“……”

  他对此不是很理解。

  于是他把自己的想法直言不讳说出来:“你们不可以干脆离开香港吗?”

  “敌人是影子,不是你躲开就能躲得掉的。”陈素商笑笑,“况且,我师父又不止招惹了一个仇人,谁杀过来我们就换地方,我们不用过日子了。还有一点……”

  “什么?”

  “我师父这个人,没什么道德。他一直让我跟袁雪尧玩,又让我跟雪竺做朋友,我还以为他心中没什么芥蒂了。

  上次分开的时候,他才跟我说,袁家想要破坏香港的护脉,袁雪尧和雪竺是主力军,我们要牢牢看住他们,不能让他们离开我们的视线。”陈素商道。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有点尴尬。

  她那不靠谱的师父,摆明了让她利用袁雪尧和雪竺的感情。

  而且,这在师父看来,是很伟大的牺牲,不是什么诡计。

  陈素商就觉得他成天看戏、不安好心,果然没有误会他。

  “袁雪尧?”颜恺微愣,“不是叶雪尧?”

  陈素商:“……”

  “什么护脉?跟上次那条公路有关吗?”颜恺又问。

  他突然意识到,他也劝陈素商跟袁雪尧靠近过。

  难道,他无形中也陷素商于不义吗?

  长青道长的确不靠谱,他到底是把自己和素商置于怎样的水深火热里?

  “这个……”陈素商有点语塞。她挣扎了半晌,还是不知该如何启齿。

  这件事里,有太多她不好对颜恺说的秘密。

  “等以后。以后事情都处理完毕了,我再跟你说,好不好?”陈素商笑了笑,“颜恺,你不是很懂这些事,我也不希望你懂。”

  颜恺的唇线抿成了一条。

  他看着陈素商,却不再言语。

  这一刻,他的心情很不好。陈素商的话,刺痛了他。

  如果他不懂,他希望陈素商也不要懂,这样他们就像是一类人。

  “我以前以为,你只是陈家的小姐。”颜恺好半晌才开口。

  陈素商听出了他的话中之意,不免笑了笑:“若只是陈家的小姐,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我有个秘密,你要不要听?”

  颜恺坐正了身子:“要。”

  “我们刚到新加坡的时候,陈定的那个私生子陈胧,他想要轻薄我。他力气比我大多了,陈定又偏袒他,我手无缚鸡之力,所以他敢那样造次。”陈素商说。

  颜恺脸上露出了惊愕。

  他从不知晓此事,心里顿时起了层薄怒。

  他也想起,当初他在陈家的时候,陈素商说过陈胧和陈皓月,口口声声野种。

  果然是野种!

  “……后来,我用符咒迷惑了他,他被陈定打了一枪。”陈素商道。

  颜恺慢慢舒了口气。

  他看着陈素商,想要安慰几句,却又不知该安慰什么。

  陈素商继续道:“我和你不同,关于术法,我还是希望我懂。这个世上,别人总有不到的时候,我需要自保。”

  颜恺点点头。

  “对不起,素商,我说错了话。我站着说话不腰疼。”颜恺低声道,“我主要是……因为我不懂,总帮不上忙,才说那样怄气的话。”

  陈素商说没事。

  她转移话题,又问颜恺:“你怎么又到香港来了?”

  “我特意来找你的。”颜恺脱口道,“我打电话给你,一直没人接,我放心不了。霍伯伯说你们回内地了,我不相信。所以逗留了几天。”

  陈素商:“……”

  她突然有点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