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17章 阳宅风水
  陈素商明知颜恺的脾气,是最温柔不过的。

  他对女孩子很关心。

  这种多余的关心,有时候没有界限,并不能说明什么。

  上次分别,自己一直没有给他打电话,依照他的性格,他会对此事很挂怀。

  “谢谢。”陈素商道。

  颜恺说不用谢,又问她还想吃什么。

  “现在是过年,不知街上还有没有小贩。以前在南京的时候,过年我跟我二哥出去玩,总在街上买糖炒栗子吃。”陈素商说。

  颜恺笑道:“我出去看看。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吃了。我去找,你小睡一会儿,等醒过来就可以吃了。”

  陈素商说好。

  颜恺离开之后,她钻进了被窝里。

  酒店的被子,有一股子皂角和阳光的味道,也有点男人的气息。

  这个念头,让陈素商更加不自在。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

  这段时间,她很累,装乞丐又冷又饿。她特别想念她母亲陈太太,也很想念她师父。若不是他们,也许她现在就是个真乞丐了。

  她肚子里有很多的食物,房间里的被褥又很暖,陈素商片刻之后就睡着了。

  她做了个梦。

  梦到一个高大祭坛,装饰得极其奢华,她一步步往上走,然后看到祭坛上摆放了一个黑黢黢的东西。

  她再凑近,看到了婴儿的脸。

  那张脸,皱巴巴的,皮肤被风干成了焦炭色,嘴巴几乎成了一条线。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

  陈素商猛然惊醒。

  她这么一醒过来,才发现她脏衣服堆下面的小罗盘在不停的响。

  急忙拿起罗盘,它的指针在正南和西南方向不停摆动。

  她觉得时机应该是到了。

  陈素商打算穿上脏兮兮的旧衣裳时,颜恺回来了。

  他不仅买了糖炒栗子,还把酒店烘干的连衣裙给陈素商带了上来。

  同时,他还给陈素商带了双靴子,怕她要出门。

  陈素商大喜:“颜恺,你真是雪中送炭!”

  那些旧衣裳很潮,陈素商是真不想穿。二十多天了,罗盘终于有了反应,也许她不需要再装乞丐了。

  “怎么,你要走?”

  “对,要出去一趟。”陈素商道,“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颜恺立马道好。

  他方才略微沉下去的脸,顿时转霁。

  陈素商穿好了新衣,像个时髦的女郎,挽住颜恺的胳膊走下电梯时,非常登对。

  颜恺让酒店帮忙叫了汽车,他自己开车。

  陈素商一边吃糖炒栗子,一边拿着罗盘定方向。

  她吃了好几个,想起颜恺说他也喜欢,故而剥了一个,递到了他唇边。

  颜恺的唇就从她指腹边擦过,叼走了那颗栗子。

  他想:“很甜。”

  陈素商的手指则有点麻。她甚至有点怀疑,颜恺是不是故意的。

  她瞥了眼他。

  他耐心把那颗板栗嚼了,目视前方,并没有任何异常。

  往往心里有鬼,才会怀疑旁人动机不纯。陈素商有点惭愧,又剥了颗板栗塞到嘴巴里,专注盯着罗盘。

  这次罗盘所指,是坤位,也就是香港的西南方位。

  此处是一座办公楼,一共六层。新年还没有过完,办公楼里疏疏郎朗,只有非华人才会上班。

  而香港,非华人并不多。

  陈素商和颜恺坐在汽车里,伸头探脑。

  颜恺甚至问她:“确定是这里吗?”

  “我不知道.......”陈素商道,“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劲?”

  “罗盘的指向。我在酒店的时候,它指向很明确,就是离位和坤位,后来定格坤位。可是我越靠近坤位,指向反而越薄弱。”陈素商道。

  颜恺听得云里雾里。

  陈素商犹豫了下,拿稳了罗盘准备下车:“我去看看。”

  “我陪你去。”颜恺道。

  陈素商点点头。

  他跟着陈素商,进了办公楼的大门。

  “是哪一层?”颜恺问。

  “一二三层,都有可能。”陈素商道。

  “为何四五六不可能?”

  “阳宅风水需要讲究靠山,就是说,房子超过了一定的高度,就没有靠山可言。这处办公楼,每层约莫五米高,三层十五米,已然超过了绝大多数的天然靠山。”

  陈素商道,“越高的房子,越是没办法藏风聚气。既然罗盘指向了此处,此处的风水局,只有可能在一楼,当然二楼和三楼也不能忽略。”

  颜恺这次是听明白了。

  他低声对陈素商道:“看阳宅风水,很有趣,能关乎一个人的命运。”

  “有趣而已。”陈素商道,“放在普通人堆里,自然是赚得名利双收;可遇到了真正的大术士,毫无还手之力。”

  她以前在陈家,也只想做个普通风水师。

  那时候学符咒,学不会就算了,常常是好几个月画了上百张符咒,结果一张也没用。

  再后来,她遇到了袁雪尧和雪竺。

  他们和她年纪相仿,术法却比她强太多,让她有了危机感。

  “......素商,你有没有想过,远离这些?毕竟真正的大术士是很不常见的。”颜恺问。

  陈素商看了他一眼:“远离这些?远离我师父吗?”

  她师父一生都在跟术士打交道,陈素商的生命里怎么可能少得了这些?

  师父救回她不容易、养大她也不容易,她是师父的至亲。

  颜恺不说话了。

  他们俩在一楼到处逛逛。

  陈素商的罗盘进了楼道之后,彻底没反应了。

  她满腹狐疑。

  颜恺见她眉头蹙得很紧,有点担心:“怎么了?”

  “我不知道。”陈素商道。

  她是真不知道,这件事有点超过她的认知了。

  她的术法不至于退步这么快,而她师父的罗盘,也不会突然就不管用了。

  这说明,这栋楼里,根本没有任何风水局。

  可罗盘一开始就指向了这里。

  陈素商根据她看过的书,只能想到割飞煞,远处反射。

  哪怕是反射,此处也有痕迹。

  她和颜恺到处看,罗盘静静不动。陈素商甚至烧了张师父留下了的符纸,仍是无效。

  她不死心,带着颜恺上了二楼、三楼,甚至希望渺茫的四楼。

  一无所获。

  颜恺见她情绪不太好,劝她说:“要不先回去,再慢慢考虑这件事?”

  陈素商点点头。

  回到了酒店,陈素商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晚上,咱们怎么住?你要不要再帮我开间房?”颜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