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18章 再次同床而眠
  颜恺不是很放心陈素商一个人。

  今天的情况,虽然陈素商没怎么表现出来,颜恺也看得出她非常沮丧。

  他们什么也没找到,很反常。

  危险也许正在靠近。

  颜恺希望陈素商和自己住在一起,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能彼此照应。

  他没什么本事,可他身手不错,而且手里有枪。

  只要不是特别厉害的术士,他也许会有机会帮帮陈素商。

  “……你睡床上,我睡沙发,行不行?”颜恺斟词酌句,慢慢跟她解释。

  他说完了,陈素商也听明白了。

  “可以。”陈素商笑道,“不过,我要睡沙发。我个子小,睡沙发正合适。你睡就太拥挤了。”

  颜恺道:“这个不行,绅士不能让女孩子睡沙发。”

  陈素商想了想,其实还有个办法。

  酒店奢华,故而是一张特别大的床,别说两个人,四个人都能睡下。

  只要女孩子不介意,再要一床被子,他们俩完全可以当拼床睡了。

  房间里的确有个沙发,也很柔软,只是不够长。

  陈素商不知哪一天能回家。睡一晚还凑合,要是睡两三晚,肯定会浑身不舒服。

  “我说个办法,你不要笑话我。”陈素商道。

  颜恺隐约明白她要说什么。

  “都睡床上,再让侍者送一床被子过来。”陈素商说,“既然是相互照顾,越靠近越好。”

  颜恺莫名有点紧张了。

  他道:“柜子里有备用被子。”

  他转身去拿了出来,放在旁边。

  陈素商把这床被子拖过来,腾出位置给颜恺。

  颜恺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笑。

  “笑什么?”

  “万一有人闯进来,咱们也不算犯法,我们还有结婚书呢。”颜恺道。

  陈素商也失笑:“对,合法同床。”

  两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之前那点暧昧得令人窒息的气氛一扫而空。哪怕不能做妻子,陈素商也是个令人舒服的朋友。

  她心思通透,又大方体贴。

  颜恺以前觉得,苏曼洛跟自家妹子们不同。她有她们没有的那种娇气。

  可仔细想想,陈素商才有更多的不同。

  她的性格,跟颜家、司家的孩子们完全相左。

  颜恺在她面前,不是大哥哥,而是个普通男人——偶然会马虎,偶然会说错话。

  他们俩,从根本上比较平等,至少颜恺不用刻意让着她。

  “让着”,就意味着自觉对方不如己。

  陈素商没有不如他的地方,她不需要他的谦让。

  回来之后,罗盘没有再响。

  等夜幕降临时,颜恺带着陈素商出去吃饭,又买了几件换洗衣裳。

  她家明明很近的,却有家不能回。

  颜恺还给她买了点小零食,补偿她这段时间风餐露宿。

  除此之外,陈素商还去买了点护肤品。

  “我前段时间,天天在外面,肌肤既没有晒黑,也没有变坏,是因为我常把这种泥涂在脸上。”陈素商拿出一盒,“很好用,你可以买点回去给你母亲和你家妹妹们。”

  颜恺问:“是什么?”

  “不知道,颜色像泥土,反正很好用,夜里擦在脸上,早上起来洗掉。是以前雪竺的朋友推荐的。”陈素商说。

  颜恺笑起来。

  他果然买了很多。

  这种东西,拿出去讨好自家那些妹妹们,最合适不过了。

  “……你跟我一块儿回去,还能赶上元宵节。我们家比较传统,元宵节也过。”颜恺道,“这样,你可以送给她们。”

  陈素商有点松动。

  不为其他,她想去给母亲上坟。除夕当天扫墓,这是从前的规矩,她今年除夕却困在了香港。

  “我要等我师父的安排。”陈素商道。

  母亲已经去世了,师父还在。不管亲疏如何,活着的人总是最重要的。

  颜恺心中掠过一阵失望。

  他好像很想把陈素商拐到新加坡去。在他看来,新加坡比香港安全。

  两个人吃饱了,肚子里的食物也消化得差不多,他们回到了酒店。

  陈素商说:“你去洗澡吧,我上午洗过了,懒得再洗。”

  颜恺说好。

  陈素商为了避免看到他从浴室出来的样子,躺倒了被窝里装睡。

  她没有刷牙洗脸,然而也懒得多管了。

  原本只是打算装一下的,不成想挨着枕头,她脑子里就一阵阵的发沉,困顿得不行。不过几分钟,她就睡熟了。

  颜恺洗了澡,怕陈素商尴尬,在浴室里穿戴整齐才出来。

  结果一出来,陈素商那边已然是睡熟,连呼吸都均匀了。

  颜恺:“……”

  他站在床边,看了片刻陈素商的睡颜,心中的情绪起起伏伏:“这么信任我吗?”

  他关了电灯,轻手轻脚上床,躺在了陈素商旁边。

  其实,这也不是他们头一回同床而睡。

  结婚的时候,陈太太生病,陈素商在陈家照顾她,他们俩住在陈太太那边,就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的。

  当时,颜恺的心情格外平静。

  而今晚,他却有点忐忑。他似乎总想要翻身,却又怕吵了陈素商,强忍着。

  这么一强忍,他一点睡意也没有。

  他住的房间很宽敞,外面还有个隔间。颜恺这么躺着也难受,索性起来,去了外面隔间看书。

  他手头正好有一本他姑父借给他的书。

  看到一半的时候,隔间门被打开。

  陈素商看到了他,很明显舒了口气:“我还以为……”

  颜恺没明白这话:“以为什么?”

  陈素商笑笑:“两点多了,你不睡?”

  颜恺放下书:“我白天睡太多了,睡不着,又怕翻身吵醒你。”

  “睡吧,很晚了。”

  这熟稔的口吻,真像是妻子了。

  颜恺带着这个心情,重新回到了床上。

  陈素商去了洗手间,出来又要喝水,片刻之后,她跑回了被窝,对颜恺笑道:“好冷。”

  颜恺很大方掀开了被子:“你到我怀里来,我抱着你!”

  “我这么冷,还要给你当暖炉?”陈素商失笑,“你想得美!睡觉!”

  她关了灯。

  颜恺本以为她要睡了,她却和他聊起了明早去哪里吃饭。

  略微闲聊了几句,他们都有点困了。

  颜恺躺下之后,突然明白陈素商方才说“我还以为……”,是以为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