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19章 挨一巴掌
  陈素商方才很紧张。

  她以为颜恺失踪了。

  “她担心我……”这个念头在他心湖滑过,掀起一阵阵的涟漪。

  他久久不能平静。

  颜恺长到如今,也不过二十出头。他经历过战火,让他快速成长,知晓生命的可贵,也知道前途的艰难。

  可并不意味着他处处成熟。

  感情,就是他稚嫩的地方。

  这一夜,颜恺没怎么睡。

  接下来几天,陈素商的罗盘又动了两次,可等她追过去时,仍是一无所获。

  也是这个时候,师父给她递了信。

  他们有自己约定好的传消息方法。

  接到了信之后,陈素商用酒店的电话,打回半山陈宅。

  颜恺见她打电话,怕自己在场让她不太舒服,主动避开了,去走廊上抽烟。

  这次电话通了。

  道长自己接的。

  “……你先回来吧,事情我摸清楚了七八成,回来慢慢商量。”长青道长说。

  “您那边也有异常吗?”陈素商问。

  “有,不止是我,都有。”

  陈素商心中稍安,看来不是她一个人这边有问题。

  “我这段时间一直和颜恺在一起,我回去,他如果想要一起,要带着他吗?”陈素商又问。

  “随你。”

  这就意味着,师父的确觉得问题暂时被压制了,不会有什么危险。

  她轻轻松了口气,心情好了不少。

  陈素商打开了门。

  颜恺站在走廊上,无所事事。

  陈素商把电话内容简单跟他说了:“师父让我先回去,再慢慢商量。这几天多谢你收留我。”

  “那你也收留我几天?”颜恺笑道,“让我住到你家客房。”

  “你不怕我师父了?”

  颜恺:“……”

  陈素商看着他哑口无言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他们俩收拾了一番,颜恺去退房,陈素商在大门口等他。

  她手里拿着颜恺的行李箱,看着远处的街景,心里想着事情。

  就在这时,苏曼洛与他的未婚夫杜利挽着胳膊走过来,估计是到这边吃饭的。

  瞧见了陈素商,苏曼洛冷淡又高傲点点头。

  杜利在订婚宴上见过陈素商,故而很客气:“颜少奶奶,新年好。”

  陈素商:“……”

  她对这些乱七八糟的称呼,还是觉得接受不了。

  可她又没办法反驳。

  毕竟,她仍是颜恺名义上的妻子。

  她笑了笑:“杜少,苏小姐,新年好。”

  杜利有心多聊几句,跟陈素商说:“我们去新加坡过年了,昨天才回来。可惜一直没遇到您和颜少。”

  “是,我们……”陈素商一边想着说辞,一边去看颜恺,“我们过年的时候,到处走了走。”

  “这个好,过年也过出新派。”杜利笑道。

  颜恺终于出来了。

  他也是有点吃惊。

  苏曼洛立马撇开目光,像赌气似的。

  杜利很尴尬。

  他用尽全力,和颜恺、陈素商各自寒暄着。

  因为他跟颜恺夫妻俩不熟,不知该说些什么,苏曼洛木头一样杵在旁边不接话,让杜利很不自在。

  颜恺说要先走了。

  苏曼洛突然开口:“我听颜棋说了你们的事。”

  颜恺表情不变:“我们什么事?”

  陈素商也好奇看向了苏曼洛。

  苏曼洛一时语塞。

  她前几天去见了老同学,包括颜棋,故意聊起了颜恺。

  颜棋说到了她哥哥和嫂子,说了句:“他们其实……”

  然后她醒悟过来,自己差点失言,打住了话头。苏曼洛再怎么套话,也没问出来。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在新加坡也算有地位的,故而苏曼洛听人说,颜恺和陈素商是偷偷离婚了的。

  要不然,陈素商干嘛一个人跑到香港?

  苏曼洛结合前后种种,觉得这个猜测很靠谱。

  她想试探下,问清楚颜恺,不成想一直找不到颜恺的人。

  如今偶遇到了,颜恺装模作样,苏曼洛既拿不准谣言的真假,又气他这幅态度,顿时语塞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自己清楚。”她憋了半晌。

  陈素商道:“苏小姐,您既然也觉得是我们自己的事,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杜利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太明白怎么好好的寒暄变成了剑拔弩张。

  陈素商这话,说得就很不客气了。

  “颜少奶奶,如果曼洛哪里不对,您教教她,何必说话这样难听?”杜利很维护未婚妻。

  “我太太哪一句话难听?”颜恺也问,“苏小姐自己说的,是我们的事。既然是我们的事,跟别人有什么相干?”

  苏曼洛脸色涨得通红。

  她实在气不过,抬起手就扇了颜恺一巴掌!

  这个混蛋!

  哪怕他结婚了、哪怕自己有了未婚夫,她也应该是他最重要的人!

  他以前说过,一辈子都爱她的,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如今,他口口声声“苏小姐”,说话还这么夹枪带棒。

  颜恺没躲,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苏曼洛这一巴掌清脆,所有人都愣住。酒店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此刻就有不少停下来看热闹。

  杜利算是香港的名人。

  此刻,最尴尬的就是他了。怕被人认出来,也怕解释不清。

  苏曼洛这脾气……怎么都觉得颜恺才是她的未婚夫。

  “走吧。”颜恺不顾面颊疼痛,转身对陈素商道。

  陈素商看了眼他。

  颜恺说:“素商,咱们走吧?”

  “好。”陈素商道。

  他们俩刚下台阶,后面就传来苏曼洛带着哭腔的声音:“颜恺,你给我站住!你要是敢走,我今天就死给你看。”

  颜恺头也不回。

  他想,缘分到此,就算结束了。

  不是因为那一巴掌,而是因为态度。无可挽回的过去,真的只是过去了。

  故而他回苏曼洛:“那你去死吧!”

  说罢,他带着陈素商,上了酒店替他们租好的汽车,往半山豪宅去了。

  陈素商伸手,轻轻摸了下他的面颊:“疼不疼?”

  “还好,不重。”颜恺道。

  其实挺疼的,他牙齿都有点发酸。

  陈素商却笑道:“你说说你这是什么运道?以前为了她,我打过你的;如今为了我,她也打了你。”

  颜恺被她逗笑。

  “我很惨了,你还取笑我?”他很无奈。

  陈素商还是忍不住笑了。

  颜恺原本心情不太好,此刻也被陈素商逗乐。

  他也愿意说话了:“两巴掌,有不同的……”

  “哪里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