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22章 亲口表白
  颜恺在香港呆了十几天,想着也该回趟马尼拉了。

  过完年,今年新的计划要做安排。他在马尼拉不仅有雇佣兵团,还有糖果厂。

  糖果厂是遮掩,这块遮羞布无论如何不能丢,故而也需要经营。

  糖果厂有经理,雇佣兵团有乔四,他不需要时时刻刻都在,也不需要事事亲力亲为,可新年的安排总要做。

  他一想到离开,竟是格外舍不得。

  就好像要离开温暖的屋子,去冰天雪地里,这种滋味是很痛苦的。

  颜恺想着再拖拖,乔四的电话打到了陈宅。

  “少爷,今年的总教头定了谁?没定下来,我这边不好做事。”乔四说。

  苏鹏辞去了教头,回到了司家的陆军里,颜恺那边就需要从自己人里选出一名得力干将。

  “我过几天回去。”颜恺道。

  挂了电话,他问陈素商,“快到元宵节了,你要不要回去祭拜你母亲?”

  陈素商正要答应说好,道长立马说:“要去。百善孝为先嘛。我也要去,给陈太太上柱香。”

  他不信鬼神。

  他总说,所谓鬼神,无非是天地间一团煞气,什么也做不了,跟普通的气体一样。

  他如此积极,不同寻常。

  陈素商看了眼他,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走吧,今天就动身,我也要去新加坡吃喝玩乐。”道长说。

  陈素商:“……”

  她仍觉得师父不安好心。

  然而他想要做什么,陈素商总是猜不到。

  “我去跟雪尧和六叔说一声。”陈素商道,“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正月十七。”

  陈素商点点头,往坡上的叶宅去了。

  袁雪尧和雪竺都不在家,他们俩出去办事了。

  叶惟接待了陈素商。

  “你们一路平安。”叶惟道。

  袁雪尧这几天都没有去看陈素商,因为颜恺在。他不想重复上次苏曼洛的事,惹得陈素商生气。

  可一见面,他忍不住想要杀人。

  故而他下山去做什么了,他也没跟陈素商说一声。

  陈素商简单收拾行李,也替她师父收拾了几天的换洗衣裳,跟着颜恺回新加坡了。

  出发之前,她看了看镜子,觉得头发好像长了点。

  “我要不要剪剪头发?”她问师父。

  她师父说:“留长点,也挺好看的,你现在又不是女学生了,总留个学生头做什么?”

  颜恺则道:“我觉得你的短发,比较有气质。”

  “什么是气质?”

  “就是觉得你稳重。”颜恺笑道。

  陈素商听出来了,忍不住想要揍他:“你说我老?”

  颜恺哈哈大笑:“我真没这个意思,你自己瞎琢磨的,我是真觉得你短头发很好看。”

  后来,陈素商就不再念叨着剪头发。

  她念书的时候,学校有统一的规定,头发的长度,裙子的长度,都有个标准。

  如今她毕业了,根本不需要再照那个标准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长头发是什么样子。

  应该不会很惊艳,却也可能会多点淑女气。

  飞机到了香港,接上了他们。

  陈素商一上飞机就打盹。

  颜恺则和道长并排坐,两个人不时闲聊。

  他有个问题,总想问。

  扭头看到后排的陈素商已经睡着了,颜恺低声问道长:“素商跟叶先生……就是那位袁先生,他们进展如何?”

  道长看了眼他:“你知道他不姓叶?”

  “素商告诉我的,我不会告诉其他人。”颜恺忙道。

  道长颔首:“不要多说,袁家的事很复杂。素商没有和他确定关系。男人和女人,相处久了,若是有感情,自然而然就发生了。他们相处这么久,素商还是不肯接受他,你不用多猜,也知道结果是什么。”

  颜恺表情微松。

  道长凑近了点。

  要不是飞机上的安全带勒住他,他能把脖子伸到颜恺跟前:“你问这些,是爱上了我家阿梨?”

  颜恺脸上闪过一抹赧色。

  他想要遮掩,道长立马道:“你想好了再说。你说‘不是’,我会如实转告阿梨。”

  颜恺:“……”

  他听说道长坑,没想到他逮住谁都坑。

  “我……”颜恺沉吟良久,“我爱上了她。”

  坐在后面的陈素商,手指缓缓收紧。

  她的眼角用力阖着,呼吸刻意轻了不少,一大口气闷在心里。

  道长笑了起来:“好,果然很诚实。既然你这么说了,欢迎你来追求我的阿梨。袁雪尧一个符咒就能拍死你,你知道吗?”

  颜恺:“……”

  “你觉得你很厉害。南洋你们家的势力庞大,你自己又有个雇佣团。可是在术士面前,你就是蝼蚁。”道长又说,“要是害怕,趁早改了心意,别表露出来,让阿梨受伤。”

  颜恺明白道长的心思。

  “我不会伤害她。”颜恺道。

  他说完这句,想起大婚当天,他差点丢下陈素商,略有点汗颜,“以后,不会。”

  陈素商换了个姿势,把头偏向另一边,一颗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再后来,道长又跟颜恺聊了几句,就各自打盹去了。

  飞机很快就到了新加坡。

  陈素商用帕子擦了擦脸,若无其事跟着颜恺和师父下了飞机。

  他们住到了颜恺的公寓里。

  “休息一会儿,我们再出去吃饭。”颜恺道。

  陈素商说好。

  她到了客房,耳边响起颜恺在飞机上说得话,似有海啸,翻腾而过。

  洗脸的时候、化妆的时候,心里都是热烘烘的,就连掌心也是热的。

  她有点像在发烧。

  后来她只涂抹了个口红,懒得仔细化妆,下楼去了。

  道长则说很累了,不想跟他们去吃饭。

  颜恺和陈素商单独去了。

  “等会儿吃完饭,我们先去看看我妈,再回家。到了十五当天,我们再买了祭品去。”陈素商道。

  颜恺说好:“今天带束花。这附近就有很好的花店,等会儿我带你去看。”

  陈素商点点头。

  这家餐厅,是徐歧贞的产业,主营金陵菜,也做了很多的改良,毕竟要适应新加坡的环境。

  陈素商打算问颜恺,什么菜比较好吃,突然有人走到了他们这桌,笑着对颜恺道:“姐夫,好久不见你了。”

  她身上有一种很淡的花香,是最昂贵的香水营造出来的,类似天然体香。

  陈素商不用看到她的脸,也知道是陈皓月。

  陈皓月像个玉人一样,白皙剔透,眉目如画,比苏曼洛还要漂亮。

  颜恺看着她,想起陈素商说过的种种,心里起了点厌烦:“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