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23章 故人相遇
  陈皓月有点尴尬。

  她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她几乎在新加坡遇不到颜恺的,偶然看到了,她表面上很平静,内心深处却按捺不住激动。

  她和几个朋友出来吃饭,一抬眸正好看到了颜恺。

  她跟朋友说:“那位是我姐夫。”

  所有人都知道,她姐姐嫁给了颜家的少爷。

  新加坡颜家,是仅次于司家的大豪门,女伴们都露出了艳羡神色,想要和颜恺搭话。

  故而陈皓月先过来。

  不成想,吃了这样的闭门羹。

  她旋即又想到,颜恺对面还坐着一位女郎,看衣着打扮,既时髦又漂亮,估计是他的新欢。

  他不愿意在新欢面前见到妻妹,这也是很正常的。

  陈皓月低声道:“抱歉,我......”

  她转头,想跟颜恺的女伴说句打扰了,自己认错了人。

  不成想,她一回头,看到陈素商靠着椅背,似笑非笑看着她。

  陈素商是很讨厌陈定的,包括他在外面生的那些孩子。

  她一想到这些,就替她母亲不值得。

  陈皓月整个人僵住。

  陈素商冷冷瞥向她:“谁是你姐夫?那是我的丈夫,你难道认为我是你姐姐吗?对不起陈大小姐,我高攀不上。”

  陈皓月脸色发白。

  陈素商又低声警告她:“赶紧滚,否则我就大声嚷嚷。你以后还要不要做人?”

  陈皓月在气恼之余,眼底也有了恐惧。

  陈素商什么都不怕,陈皓月可不想被当众打脸。她父亲逃到了新加坡,是个政治犯,她什么资本也没有,除了颜家的姻亲关系。

  她还想靠着这层关系,给自己涂抹金粉,将来能嫁入豪门。

  因此,她在陈素商面前,只能低声下气:“对不起,打扰了。”

  她退回来,同桌的女伴们早已察觉不对劲,纷纷询问她到底是怎么了。

  陈皓月眼底有泪,又怒又惊,这件事必须遮掩过去,否则她今后要被这些女伴们嘲笑。

  她们都是很刻薄的。

  “没什么,是我姐姐和姐夫,他们俩正在吵架,被我打扰了,姐姐冲我撒气。”陈皓月道。

  她把自己塑造成无辜的小妹妹。

  大概只有亲近的小妹妹,才能做姐姐的出气筒。

  女伴们没看到陈素商发火,却也纷纷瞎了似的,安慰陈皓月几句。

  大家都是人精,暗中察觉出了陈氏姊妹不和睦,却也没点破——谁家非同胞的姊妹真正和睦,无非是面子上过得去罢了。

  颜恺则问陈素商:“要不要换个地方吃饭?免得破坏了你的心情。”

  “我没有。”陈素商笑了笑,一改之前的冰冷,“就是看不惯她。”

  “看不惯就不看。”颜恺笑道,“陈大术士,凡人都是蝼蚁,你可以碾死她。”

  陈素商禁不住笑出声。

  颜恺看到她笑,也跟着笑了。

  陈皓月那桌,只能看到陈素商耸动的肩膀,以及颜恺满面的笑容,心想人家夫妻根本没吵架,就是不喜欢陈皓月而已。

  看来,陈皓月一直在拔高自己。

  陈素商和颜恺的好心情,并未因此而受到打扰。

  等他们吃完的时候,陈皓月那桌已经结账走人了。

  陈素商待人,时刻自省,不会太过于刻薄。唯独对陈皓月兄妹,她总要露出她的獠牙。

  他们的存在,羞辱了她母亲。

  任何私生子女,都是正妻的屈辱。

  吃了饭,陈素商买了一束白菊,去给她母亲上坟。

  母亲的墓碑,总是干干净净,常有祭品和鲜花。

  徐歧贞时常来看望陈太太。

  “......国内不知道什么时候真正和平。”陈素商叹息,“等仗打完,我想把母亲带回南京的老宅去安葬。”

  “快了。”颜恺拍了下她的肩膀,“我听人说,国内的局势已经逐渐明朗,也许很快就会结束战争。”

  “袁家还在捣乱。”陈素商道,“他们想要改变天道,估计是收了很多的钱。”

  颜恺不知该接什么。

  每次她说术法,他都感觉自己与她的距离很远,有点追不上她的脚步了。

  “他们不会得逞的。”好半晌,他才如此安慰她。

  “但愿。”陈素商道。

  他们俩在墓地里没有多待。

  陈素商有很多话想跟母亲说,这是一件很私密的事,颜恺在场,她有点不好开口。

  回到颜恺的公寓,佣人说道长出去了。

  陈素商嘀咕:“他干嘛去了?”

  颜恺失笑:“道长又不是小孩子,你还怕他走丢?”

  “不是怕他走丢,是怕他闯祸。”陈素商道。

  颜恺:“......”

  还真是把道长当小孩子了。

  颜恺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笑着对她说:“你总是很想见见我姑姑,每次都错过了。这次直接去她家,好不好?”

  “不好吧,多不礼貌?”陈素商笑道。

  颜恺说无妨。

  他立马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佣人则说太太跟先生出海去了,估计要很晚才到家。

  “......我姑姑要晚上才回来,要不我们明天去。”颜恺问。

  陈素商摇摇头:“我有点紧张,还是算了,下次有空,遇到了就见见。再说,你姑姑知道我和你的事,贸然去见了,人家不知拿什么态度对我,也挺尴尬。”

  颜恺心中闪过几分暗淡。

  黄昏的时候,司行霈跟顾轻舟下了船,身后跟着他们的三个儿子。

  顾轻舟看到远处有家餐厅:“吃点饭在回家。”

  “我要吃龙虾。”老二雀舫道。

  司行霈瞥了眼他:“家里短了你的龙虾?”

  “外面的比较好吃,俗话说......”司雀舫咬了下舌头,把后面的话打住了。

  司行霈问:“俗话怎么说?”

  雀舫很想说,家花不如野花香,但这话不是形容吃饭的,说出来要挨打,所以临时打住。

  “不怎么说,我不卖弄。”司雀舫做了个鬼脸,率先进了餐厅。

  这是一家很不错的海鲜餐厅。

  他们选了靠窗的位置,司行霈负责点餐,顾轻舟和孩子们等着吃。

  司雀舫突然对他母亲说:“姆妈,你看后面那个男的,头发老长了,居然不丑。”

  顾轻舟失笑:“你偷看别人,很不礼貌。”

  “真的嘛。”司雀舫好奇极了。

  司行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他也好奇。

  顾轻舟被这些人弄得很无语,真是一点也不优雅。

  司行霈看完了,表情微怔,然后推了推顾轻舟:“轻舟.......”

  “什么?”

  “是宁先生。”司行霈的脸色有点奇怪。

  “谁是宁先生?”孩子们都看过去。

  顾轻舟也瞧了过去。然后,她也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