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24章 二十年前吗?
  顾轻舟的脸色,和司行霈一样,有点凝重,也有点难以置信。

  她回头又看了两眼。

  长子开阊细心:“姆妈,怎么了?那位宁先生,是您和父亲的仇人吗?”

  “不是。”顾轻舟道,“不是仇人,也不算是朋友,勉强认识。”

  几个孩子都不解。

  他们的母亲很少在孩子们面前露出这样有点惊悚的表情。

  “那为什么.......”

  “我和你阿爸,以前在太原府的时候见过他。”顾轻舟道。

  “以前?多久之前?”

  “快二十年了。”顾轻舟叹道。

  几个孩子齐刷刷抬头,再次看向了宁先生。

  宁先生有一头乌黑长发,很自然披散着,穿着一件花哨的衬衫和短裤,像个普通的新加坡纨绔。

  男人留长头发,是不常见的。

  大多数留长头发的男人,都不算好看,甚至会很油腻。

  但宁先生不同。

  他的头发,给他添了点飘逸,却又不会让他男女莫辩。

  正面看到他,就知道他是个有点英俊的年轻男人,不会产生性别困扰。

  “他看上去只比我们大几岁,估计是宁先生的儿子。”最小的司宁安说。

  顾轻舟不是很确定。

  一个人,不可能二十年如一日。她自己很注重保养,可做了外婆,眼角也有了抹不去的细纹。

  但那个人,不管是外貌还是举止、神态,都像极了宁先生。

  “许是个老妖怪。”司行霈无所谓说。

  顾轻舟看了眼他。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怎么就不能有妖怪?你以为妖怪都想要吃了你?也许,在妖怪看来,人类的肉根本不好吃,你们人类自作多情罢了。”司行霈又道。

  顾轻舟:“.......”

  三个儿子忍不住偷笑。

  他们想看到阿爸孩子气的一面,只需要姆妈在场即可。

  他真是毫不顾忌形象。

  司行霈不是爱琢磨的人,故而他站起身:“我去问问。”

  顾轻舟还没有来得及阻拦,那边宁先生也站了起来,率先朝他们走过来了。

  司行霈就停住了脚步。

  宁先生走到了司行霈跟前,打量了他几眼:“司先生,几年不见,你见老了。”

  司行霈笑道:“不是几年,是快二十年了。宁先生倒是一点也不老。”

  “有那么多年了吗?”宁先生态度随意而慵懒,“我都过糊涂了。”

  顾轻舟这时候就确定,真是当年那位宁先生。

  他那时候想要带走二宝。

  顾轻舟没同意。

  人要是能预知后事,要是知道二宝后来那么惨,她就应该把二宝交给这位宁先生了。

  顾轻舟眼睛有点发涩。

  “司太太,您倒是美貌不减当年。”宁先生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也站起身,和他握了握手:“好些年不见了。你是怎么保养的?”

  “我是神仙。”宁先生说。

  顾轻舟:“......”

  她一直以为,司行霈那样的算臭不要脸,不成想一山更有一山高。

  宁先生又夸顾轻舟的孩子们个个玉树临风,将来都是栋梁之才。

  寒暄了片刻,顾轻舟邀请宁先生一起坐。

  “不了,我还有朋友,改日再约。”宁先生道。

  顾轻舟点点头。

  宁先生寒暄了几句,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上,看到长青道长还在吃个不停。

  他就说道长:“长青啊,术士要戒口腹之欲。”

  “我又不想像你一样。”长青道长丝毫不肯亏待自己,“您考虑得如何?”

  “不考虑。”宁先生道,“你们自己的事,我不想搀和。我最近有了点眉目,要在马来半岛逗留一段时间。”

  长青道长恳求道:“您帮帮忙,这次真的很棘手,给我几样法器也行。”

  宁先生很无语看向了他:“你真是不思进取!有什么可棘手的?你们遭遇的,是洛书大阵。”

  “洛书大阵?”长青道长一愣。

  “对,就是我发明的那个洛书大阵。”宁先生道,“这次,你知道问题在哪里了吧?自己去处理,我还要找人。”

  宁先生对外说,他要找一个开了天眼的女人的转世,他也自称活了千百年,找了千百年,一无所获。

  也许,那个人魂飞魄散,再也进入不了轮回了。

  “好了,不要再来烦我, 也不要总是找我。”宁先生说。

  他虽然这么说着,还是给了长青道长几样法器。

  道长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又解决了香港的困境,心情大好。

  回去的时候,路过一家蛋糕店,特意给他的小徒弟带了点甜点做宵夜。

  陈素商担心了他大半天,见他精神饱满的回来了,有点生气:“您去了哪里?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你们去约会了,还抽空来管我?怎么,约会不顺利?”道长问。

  陈素商顿时哑口无言。

  道长最有办法对付陈素商了。

  他把蛋糕拿出来,让佣人煮些奶茶来配:“我去见了个朋友,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宁先生。”

  “宁先生?”一旁的颜恺为了缓解道长和陈素商之间的气氛,刻意把话题往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引,“谁是宁先生?”

  “我的一位老朋友。”长青道长说,“我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时候,就见过他一次。他对我说,我们道观珍藏的术法古籍,都是很珍贵的,不是胡说八道。

  于是,我开始潜心研读,后来果然术法有了点成就。要说起来,他指点了我,算是开蒙之师吧。”

  “他也是术士?”

  “不,他是神仙。”道长说。

  颜恺:“......”

  他终于体会到了素商长年累月想要欺师灭祖的心情了。

  陈素商把蛋糕递给了同病相怜的颜恺,默默吃了起来。

  道长又说:“宁先生指点了我,我知道香港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陈素商有点惊喜:“真的?”

  “真的。”道长说,“这下你放心了吧?”

  陈素商点点头,现在又不想叛出师门了。

  她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到了正月十五,她特意带着祭品,跟颜恺和道长一起,去给她母亲扫墓。

  他们摆上了鲜花、果品,烧了纸钱。

  陈素商默默给陈太太磕了三个响头:“妈,等和平了,我就接您回家。”

  她要站起身时,颜恺扶了她一把。

  远处有几个人,也拎了东西,过来祭拜陈太太。

  为首的,是两个穿着风氅的女人。

  陈素商认识其中一个,是颜太太徐歧贞。另一位,温柔娴静,看不大出年纪,说三十岁有可能,说四十岁也有可能,总之是保养得极好。

  她没见过,就多看了几眼。

  颜恺笑起来,低声对陈素商道:“素商,我姑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