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25章 相认
  陈素商莫名有点紧张。

  她一直听颜恺说他姑姑,自己也打听过司太太的丰功伟绩,对她很是仰慕。

  怕自己不能入眼,受人轻视。

  她想往后站,徐歧贞已经瞧见了她,并且冲她微笑。

  “大哥。”跟在徐歧贞身后的颜棋,远远打了招呼,“陈……”

  她话说到了一半,想起苏曼洛打听她哥哥的婚姻,当即改了口:“大嫂。”

  陈素商无处可躲,含笑上前几步。

  她的目光,没落在司太太身上,只是含笑对徐歧贞道:“辛苦您来看我妈。”

  “应该的,我们以前是好姊妹,如今也是亲家。”徐歧贞笑道。

  她说着,把身边的顾轻舟介绍给陈素商,“素商,这位是姑母。”

  她和颜棋都知道颜恺的心思,也盼望陈素商能回心转意,故而话里话外,还当她是颜家的媳妇。

  毕竟那离婚书只是颜老手写的,虽然颜家没打算赖账,却也不算是真正的。

  陈素商这才转眸去看司太太。

  顾轻舟一错不错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几乎静止。

  她有点错愕,也有点震惊。

  陈素商对她这表情很惶然,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

  顾轻舟握住徐歧贞的手有点紧,徐歧贞察觉到了:“怎么了?”

  “你……”顾轻舟素来伶俐,此刻却不知该说哪句话合适,故而顿了下,笑着对陈素商道,“你就是素商?我初次见你。”

  “是。”陈素商心中狐惑。

  司太太不是讨厌她,而是很意外的样子。

  陈素商不知缘故,余光却瞥见顾轻舟在瞧她,故而她转过脸去,对着她笑了笑。

  顾轻舟也微笑。

  徐歧贞等人祭拜了陈太太,一起离开了墓地。

  难得约好了,众人就说一块儿去咖啡厅坐坐,然后等着吃午饭。

  颜恺积极张罗。

  顾轻舟却突然对颜恺道:“阿恺,我坐你们的汽车。我跟素商还不认识,正好彼此了解。”

  颜恺有点糊涂。

  他姑母为人虽然很好,却持重端庄,不是这种热情过度的。

  徐歧贞和颜棋也是一头雾水。

  顾轻舟方才脸色就不太对。

  陈素商没察觉到顾轻舟的敌意,反而是看出了她的紧张和好奇,心里也是奇怪,没反对和她同坐。

  她们俩坐在后座。

  顾轻舟言谈娴雅,不会咄咄逼人,陈素商和她聊了起来。

  提到南京,她也说了仰慕之情,还说当初也在南京玩过些日子。

  “素商,这个名字很有意思,是什么含义?”顾轻舟问。

  陈素商如实告诉了她。

  就是仲秋之令的意思。

  “那你有小名吗?”顾轻舟又问。

  陈素商还没有回答,颜恺笑着替她说了:“有一个,叫阿梨。是不是阿梨?”

  顾轻舟的拳头轻轻握了起来。

  她虽然极力压抑着,可陈素商感受到了她一瞬间的颤栗。

  陈素商有点紧张了。

  但很快,顾轻舟又恢复了平静,笑道:“阿梨,也是个好名字,陈太太很有诗意。”

  颜恺又抢答:“阿梨不是岳母取的,是师父长青道长取的。阿梨小时候跟家里人走散了,师父捡到了她,她从小就叫这个名字。”

  颜恺的嘴太快了。

  他很想让他姑母喜欢陈素商,又知晓他姑母聪慧异常,没必要对着她撒谎。

  “跟家里人走散了?”顾轻舟的声音轻了很多,“可怜的孩子……你这样漂亮优秀,陈太太对你一定很好吧?”

  她说完这句话,眼睛上蒙了层薄雾。

  陈素商笑了笑:“是,我妈特别疼我,对我非常好!”

  顾轻舟眨了下眼睛,把眼中的水光敛去。

  她笑着又问陈素商:“我听你婆婆说,你还会相术,是不是?”

  陈素商道是。

  她仍是觉得奇怪,却又不知道哪里怪。

  顾轻舟道:“我弟妹——我师弟的妻子,一直久病不愈,什么药都用过了,也检查不出原因。你能不能帮她瞧瞧,看看她是不是有这方面的问题?以前曼洛不太好,也是你看好的。”

  陈素商有点高兴:“您相信这个?”

  “我信。”顾轻舟道,“我以前遇到两位很厉害的术士。”

  陈素商大大松了口气。

  “那好,我明天或者后天才回香港,您把您亲戚请过来吧。”陈素商道。

  顾轻舟摇摇头:“很巧的是,她不在新加坡,而是在香港。你什么时候回去,我派人送你,顺便请你去看看她。”

  陈素商听了她这一席话,觉得合情合理,故而点点头:“好的,我会尽力。”

  顾轻舟笑了下。

  他们很快就到了一家咖啡厅。

  彼此坐下,顾轻舟的话题一直都在陈素商身上,对于她的一切,顾轻舟都非常好奇。

  被人关注,内心是喜悦的。

  陈素商对顾轻舟充满了好感,也愿意聊一聊自己。

  颜恺还不时在旁边帮腔搭台。

  徐歧贞和颜棋也会时不时夸陈素商一句。

  陈素商很少受到这么多的目光,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番谈话下来,顾轻舟差不多了解了陈素商。

  后来,他们去了徐歧贞的餐厅。

  颜棋和陈素商去洗手间的时候,顾轻舟问颜恺:“阿梨小时候是走丢的,她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有印象吗?”

  “姑姑你别这么叫她,她不高兴。”颜恺笑道,“只有很亲近的人,才可以叫她阿梨。阿梨是她亲生父母给她取的,后来他们抛弃了她。”

  顾轻舟没听出侄儿的炫耀之意。

  颜恺如今也可以叫阿梨了,她把他也当亲近之人了。

  “怎么会不要她?”顾轻舟叹息,“哪有父母会不要自己的孩子?”

  她说完这句话,想到康晗这些年的病情,眼泪差点失控。

  颜恺一直觉得不太对:“姑姑,你没事吧?”

  “是啊,轻舟,你今天怎么了?”徐歧贞也察觉到了。

  顾轻舟摇摇头:“没事,我是高兴。”

  她不知不觉中蹉跎了这么久。

  陈素商刚到新加坡的时候,她明明有机会去见到她的。

  只要她看到了陈素商,就会认识那双像极了二宝的眼睛。

  陈素商的眼睛往下,很像二宝;而鼻子和嘴巴,又有点像康晗。

  她无疑是他们俩的孩子。

  陈素商无数次来往新加坡,而近在咫尺的人,她却错过了这么久。

  顾轻舟对不起康晗。

  她答应帮她找到阿璃的。

  “姑姑,你真要请素商去给人治病吗?”颜恺又问。

  “对。”顾轻舟道,“请素商去看一看,也许她的病就好了。从此之后,长命百岁。”

  等上菜的时候,有徐歧贞餐厅的特色烤鸭。

  颜恺很殷勤,先给他母亲夹了,又给顾轻舟夹。

  顾轻舟却拒绝:“我吃素。”

  徐歧贞意外:“你什么时候开始吃素的?”

  “从今天开始。”顾轻舟笑道,“这是我许下的愿望,它实现了,我就要吃素了。”

  众人不解看着她。

  顾轻舟却只是笑笑,并没有多做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