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26章 到我身边来
  陈素商觉得顾轻舟的态度有点奇怪。

  她不是个敏感的人,当她都觉得有事的时候,肯定是有点什么的。

  然而她又不好失礼询问。

  午饭之后,顾轻舟邀请陈素商等人去她家坐坐。

  颜恺说好。

  陈素商头一回去司家,也有点期待。

  毕竟是南洋最大的军阀门第。

  司家还是以前的老宅子,不过战后扩建了,也重修修葺了庭院。

  大门口有一排站岗卫兵,个个手里扛枪。

  “见谅。”顾轻舟对陈素商道,“这些年,总有人来骚扰。为了清净,只得加强防卫。”

  不管是国内的,还是马来的,都会有人看司家不顺眼。

  刺杀常有。

  司行霈上了年纪,也不像从前那样机敏,毕竟体质不是小年轻了。

  “这没什么。”陈素商道。

  司家这样的门第,有守卫才是正常的,现在还不算是真正的和平年代。

  进了大门,迎面有一整排的高楼,每个楼都有枪口对外。

  战后的新加坡很繁华热闹,只有到了司家,才能看到战火的余烬。

  “不要害怕,我姑姑家的副官都是枪法精准的,随便进出没事,他们的枪不会走火。”颜恺道。

  再进了第二道门,就正常了不少,再也没有随处可见的枪管了。

  陈素商不觉得害怕,有点新奇,也有点向往。

  顾轻舟把他们带到了正院的客厅。

  孩子们都出去了,或念书、或工作;司行霈也有事情忙碌,家里比较空。

  佣人端了茶点。

  顾轻舟为了挽留素商,想和她多呆一会儿,顺便打探她从前的生活,特意提出要打麻将。

  颜恺很少见他姑姑打麻将:“您会吗?”

  “牌技比你好。”顾轻舟笑道。

  颜棋说:“一般人的牌技,都比我大哥好。大哥你不要来了,你坐在大嫂旁边,你们俩一起,免得说姑姑欺负你们。”

  陈素商的脸微红。

  当着司太太,她也不好说什么不恰当的话。

  颜恺见她仍是没有反驳什么,心头发暖,同时也觉得自己从小没白疼颜棋,果然是个得力的。

  打牌的时候,闲聊几句,顾轻舟就要问一问陈素商:“你还有个哥哥吗?”

  “是的,我二哥,他抗战的时候牺牲了。”陈素商道。

  说起她二哥,她语气里的骄傲比伤感多。

  顾轻舟道:“都是英雄。我师弟也是牺牲在抗战里。以前督军说,我们这一代人扛起了战争,愿我们的儿孙能享受和平。”

  陈素商心绪被触动。

  “您说的师弟,就是我要去看的那位太太的丈夫吗?”陈素商问。

  顾轻舟点头:“就是她丈夫。”

  陈素商道:“我会尽力,假如她的身体真能用术法看好的话。”

  顾轻舟说好。

  又打了一圈,聊了几句新加坡保卫战,顾轻舟再次问陈素商:“你养父陈定,他对你好不好?”

  “不好。”陈素商如实道。

  顾轻舟眼眸里有什么情绪闪过。

  “我妈跟他感情不和睦,他又有外室子女不能接回来。每次看到我,他心里不平衡,对我多有苛责。

  不过,我舅舅很厉害,我二哥又是他唯一的嫡子,他看着这些,不敢对我和我妈如何。比仇人稍微好一点。”陈素商道。

  徐歧贞和颜棋都安慰她,以后不必再回陈家去。

  “我还有师父,他对我很好。虽然他比我大不了几岁,却像我父亲一样疼我。”陈素商又道。

  顾轻舟顺势问:“那你亲生父亲,你还记得吗?”

  陈素商想了想:“记得一点。”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她。

  徐歧贞接话:“你从来没说过,你记得他们?”

  “不全部记得,只记得他们叫我的名字——阿梨,还有我父亲把我举过头顶,我们笑得很开心。”陈素商道。

  顾轻舟眼睛有点涩:“他一定很疼爱你。”

  陈素商知晓顾轻舟有意问她,而她也反过来试探。

  她听到这里,突然意识到,司太太可能认识她的亲生父母。

  于是她又说了句:“应该是疼的,我可能跟他们长得比较像。”

  顾轻舟笑了下,没接这句。

  陈素商的试探失败。

  颜棋则说:“可能更像你父亲,我就比较像我爹哋。”

  “可是,你跟母亲更像。”陈素商道。

  颜棋失笑:“你见过我母亲?”

  陈素商是觉得,颜棋不管是言行举止,甚至细微的表情,都挺像徐歧贞的。

  认识徐歧贞的人,见到颜棋,都能肯定这是她的女儿。

  “我没见过。不过没关系,我有我妈咪。”颜棋道。

  徐歧贞笑起来。

  陈素商后悔失言。

  几个人打完了几圈牌,一下午就过去了。

  陈素商赢了不少钱,颜棋输得最多。

  晚夕,司行霈回来了。

  他瞧见了陈素商:“这位就是让颜恺成天往香港跑的姑娘?”

  陈素商愣了下。

  她突然意识到,颜恺真的去过很多次,而且每次都是找她。

  她忽略了这些……

  “姑父。”颜恺有点尴尬,“这是素商。”

  “我知道。”司行霈笑了笑,“是个好姑娘,配你绰绰有余。”

  陈素商:“……”

  她越发不自在起来了,并且脸上发烫。

  他们在司家吃了晚饭。

  饭后,陈素商和颜恺又去了颜家,见过了颜子清和颜老。

  颜老很高兴:“素商气色不错。”

  陈素商今天的脸上一直在发烧,红扑扑的,白里透红,很显气色。

  她笑了笑,脸更红了点:“您老身体还健朗吗?”

  “好得很,能吃能睡。”颜老笑道,“你多住几天?”

  “祖父,素商住不了。姑姑请她回香港,去给齐太太看病,我也要回趟马尼拉。等过段日子。”颜恺道。

  颜老很理解:“你们年轻人要忙事业。将来这个世道,就靠你们。有事业心是好事。都别太累。”

  陈素商道是。

  她想,这才是家。

  她从小到大,一直盼望有个真正的家。陈家很好,可惜有陈定,总让她觉得多了点什么,不太像家。

  “是,祖父。”陈素商道。

  颜恺看了眼她,眼底闪过几分惊喜。

  她叫祖父呢……

  不管是不是客套话,他听了心里都很舒服。

  这是他的妻子。

  他们俩又跟颜子清闲聊了片刻。

  颜子清略微叮嘱几句,就说太晚了,该去休息了。

  陈素商和颜恺仍回颜恺的公寓。

  进了家门,颜恺坐到了沙发里,对陈素商道:“素商,坐一会儿,我们聊聊?”

  陈素商说好。

  颜恺先说,他明天就要启程去马尼拉了,可能没办法送她回香港,不过他姑姑的飞机会更安全,不用担心。

  “……我真想你能到新加坡来。”颜恺说,“香港的环境,对你而言是很复杂的。新加坡相对就简单不少。”

  陈素商笑了下:“等手头的事结束了,我也许会考虑。”

  “真的?”颜恺一下子坐正了身子,“你会来?”

  “也许。”陈素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