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30章 自欺
  康晗想知道的太多了。

  十几年过去了,她总在脑海中不停的幻想,阿璃长大以后的模样。

  现在见到了,她发现阿璃比想象中更加的好看。

  “......我是师父养大的。”陈素商如实道。

  她跟康晗说起了从前的点点滴滴。

  提到了她师父、提到了她的养母陈太太,也提到了她二哥。

  那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三个人。

  “我妈她......”陈素商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下,因为康晗用一种渴求的目光看着她。

  她叫“妈妈”的声音,激起了康晗心底的柔情。

  可陈素商没办法对着她开口。

  她心疼康晗,也相信她是自己的生母。可自从有了记忆,她心里唯一的母亲就是陈太太。

  她踏不过心里这道坎。

  她停顿了片刻,才接上了自己的声音:“她临终时,希望我能有个归宿,所以我和颜恺结婚了。”

  康晗记得颜恺的。

  顾轻舟好几次到香港来,都是颜恺送的,颜恺也过来瞧过康晗。

  “你真的结婚了?”康晗很高兴,“颜恺不错,我认识他,他是个好孩子。”

  陈素商见她的确挺开心的,身体又不是很好,没必要让她担心,故而后面那句“但是”,她就没说。

  不仅仅是因为担心康晗,陈素商也觉得,自己和颜恺也许还有机会。

  她是喜欢颜恺的,而颜恺也说过爱她。

  “你有了归宿,又出落得这么好,妈妈将来去地下见到了你爸爸,也能跟他交代了。”康晗含泪微笑。

  陈素商心里抽痛了下。

  她柔声安慰:“您不要说丧气话,会好起来的。”

  康晗点点头。

  陈素商在医院陪了康晗四天。

  四天之后,康晗的情绪逐渐稳定,也确定自己真的找回了女儿,不是做梦。

  顾轻舟劝说她:“阿璃还有事,让她先去忙,她抽空再来看你。你想她了,就打电话给她。”

  陈素商需要回去一趟。

  上次那个烂摊子,还没有收拾,她师父已经回家了。

  她还担心师父偷偷溜走。

  “我每天下午五点左右,都会来看您的。如果我要出远门,也会跟您说。”陈素商保证。

  康晗又点点头:“你去忙吧,你姑姑陪着我,我很好的。”

  陈素商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微笑,送她出门。

  两个人站在医院门口说了几句话,顾轻舟让她别担心。

  “谢谢您。”陈素商道。

  顾轻舟笑道:“你爸爸是我的师弟,我认识你妈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照顾她,都是应该的。”

  陈素商心口微热。

  从医院回到家,陈素商一进门,佣人就告诉她说,昨天和今天,颜少爷给她打了四个电话。

  陈素商回了电话。

  “......我估计这半个月去不了香港。”颜恺声音有点伤感,“事情太棘手了,我需要亲自坐镇。”

  马尼拉这边,出现了暴动,颜恺所在的区域,正好是被困的中心之一。

  他不能带着人突围,只得慢慢等政府出面处理,否则他自己的身份都说不清楚了。

  电话线被剪断了数次,颜恺叫人去修好,只为了给陈素商打这个电话。

  “没关系。”陈素商道,“你要当心。”

  “你放心,我不会出事。”颜恺笑道,“我是正经的商人,没什么问题的。再说了,哪怕有问题,我也可以让我姑父来救我。”

  陈素商也笑了笑。

  她没提康晗的事,不知如何启齿。

  “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颜恺又问她,“假如你忙完了,先去新加坡等我,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我还没有忙好。”陈素商道,“你别急。”

  颜恺又和她说了几句,电话里的声音很不稳,只得挂断了。

  放下了电话,陈素商去找师父,看到他坐在书房里,手边摆放着一大堆纸,好像在演算着什么,陈素商大大舒了口气。

  他还在家!

  真怕回家之后发现他不见了。上次他说的那些话,让陈素商难受至今。

  “师父。”陈素商叫了声。

  道长百忙之中抬头:“回来了?”

  “是。”

  “你先去趟叶家,把叶惟叔侄都叫过来。”道长说罢,继续俯首演算。

  陈素商不好打扰,只得去了。

  她到了叶家,发现叶惟和雪竺都不在家,只有袁雪尧在。

  “阿梨。”他招呼了她,“你回来了?”

  他说话很慢,但是流畅了不少。

  “是,我回来了。”陈素商笑了笑,“六叔和雪竺呢?”

  “出去了。”袁雪尧言简意赅。

  他顿了下,又问陈素商,“去、给你母亲、扫墓了吗?”

  他的表达,和从前相比,进步不少。

  “主要是去扫墓,其次也是想去新加坡走一走。”陈素商道,“雪尧,我想跟你聊一聊......”

  袁雪尧立马打断她:“不!”

  陈素商错愕看向了他。

  袁雪尧微微阖眼,把自己的情绪遮掩掉,再次睁开眼时,表情很平静:“暂时不聊。”

  他什么都明白了。

  “雪尧.......”

  “阿梨,再等等。”袁雪尧声音很轻,“你再考虑。”

  “我已经考虑好了。”陈素商很歉意,“我当时是拒绝你的,后来你愿意坦诚相待,愿意给彼此认识的时间,我才说我们要一个相识的过程。”

  “我知道。”

  “这个过程,已经很长了。”陈素商叹气,“雪尧,我还是.......”

  “不,不要说。”袁雪尧打断了她。

  他看向了她,表情是那样的哀伤,“再给我、一点时间。”

  “要多久的时间?”陈素商问。

  “半个月?”袁雪尧不是很确定。

  陈素商道:“好,半个月。”

  半个月之后,香港的一切都会结束了,到时候她想回到新加坡去。

  也许,司太太会把康晗也接到新加坡去。

  陈素商又有一个家了。

  “雪尧,我师父他.......”陈素商又想要说点什么。

  袁雪尧立马道:“我知道。”

  他心里什么都清楚。

  这几天,他肯定也想了很多,甚至做了最坏的准备。

  就在此时,客厅的电话响起了。

  袁雪尧去接了电话。

  “六叔。”他叫了声。

  叶惟在电话里,声音又快又急,不停说了几句什么。

  袁雪尧的脸色变了。

  放下电话,他神色凝重。

  “怎么了?”陈素商很担心,生怕再出变故。

  “我要出去,你跟我、一起吗?”袁雪尧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