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831章 淡漠的亲情
  陈素商很担心。

  她师父让她来找叶家叔侄,没想到叶惟那边先有变故。

  “到底怎么了?”她追问。

  袁雪尧深吸一口气,先喊了车夫,让把汽车准备好。

  他打算自己开车。

  然后,他才对陈素商道,“六叔说得、不太清楚,我要去见他。”

  “有危险?”

  “也许。”袁雪尧沉着脸。

  袁雪尧一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袁家的术法给了他这种自信。

  这次,他脸上却有种慌乱,是他无法遮掩的。

  他这样乱,陈素商很担心。

  他们都是术士,叶家叔侄出事,陈素商和师父不能全身而退。

  陈素商还想过点正常人的日子,不能任由术法毁了她的全部,故而她道:“我跟你去。”

  汽车停在了门口。

  袁雪尧开车,路过陈宅时,看到长青道长站在了门口。

  道长拦下了汽车,也是一脸阴霾:“阿梨,你下车。我要跟雪尧出去,你留在家里。”

  “我可以帮忙!”陈素商坚持。

  她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嗅到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师父想要保护她,可她已经成长了很多,不再是个无知的小丫头了。

  “下车!”道长陡然拔高了声量。

  袁雪尧看道长这态度,也觉得问题可能比想象中更加棘手:“阿梨,听话。”

  陈素商还想要说什么,道长已经亲自动手,把她扯了下来。

  他在拉动陈素商的时候,将一个玉佩塞到了她手里。

  不是颜恺那块,而是在新加坡的时候,宁先生给道长的。

  陈素商心下骇然。

  道长上了汽车,催促袁雪尧:“快点开车。”

  车子风驰电掣下山去了。

  陈素商留在家里,一直提着心。

  她坐不住,又不知道师父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只得苦熬时间。

  直到深夜,汽车才在门口停下。

  袁雪尧把道长、雪竺和叶惟全部接了回来。

  陈素商忙道:“家里有宵夜,你们都下来,吃点东西再回家。”

  叶惟说好。

  袁雪尧把车子挺好,最后进了餐厅。

  陈宅的宵夜是颜家的厨子做的,鲜美可口,养胃养身。

  “出了什么事情吗?”陈素商问。

  几个人正在吃饭,闻言筷子顿了下。

  旋即,雪竺眼眶有点红了。

  她努力忍住,清了清嗓子:“找到了施咒的人,果然是我们家的旁枝。”

  陈素商:“.......”

  上次他们就有这样的猜测,只是确定不了,找不到人家。

  现在,终于有了结论吗?

  陈素商也想起了雪竺之前的话,再看她这幅忍泪的样子,陈素商心里咯噔了下。

  难道,袁家的老太爷.......

  雪竺继续道:“没有什么大的生意,把我们派到香港,就是一场夺权,制造各种事件,让我们困在这里。祖父......已经去世了,雪菱接任了家主。”

  叶惟也吃不下了,放下了筷子。

  只有袁雪尧,面无表情喝粥,想把胃里先填满。

  “你不要伤心。”陈素商劝,又觉得自己这些话,听起来是隔靴挠痒。

  怎么可能不伤心?

  他们原本都是袁家的核心人物,可老祖父去世之后,他们以后连在家族生存的地位都没有了。

  他们的小妹妹为了接任家主合情合理,是不会容许有真正大本事的长兄和姐姐存在的。

  袁家与苗家通婚的时间太长,导致他们家的思想里,不排除女人当家做主。

  不仅仅袁雪尧是对手,雪竺也是。

  “素商,我们再也没家了。”一向开朗的雪竺,声音哀切又无助,像只落网的小兽,睁大了含泪的眼睛。

  陈素商被她的话和眼神,深深刺痛。

  她最清楚无家可归的心情。

  曾经她失去了道观,后来又失去了养母陈太太。

  道长慢慢点了一根烟:“别说丧气话!你们袁家的规矩,家主是长子女,依照序齿来继承。你和雪尧还活着,怎么也轮不到那个小姑娘。应该去争取,而不是坐在这里伤心抹泪。”

  旁边的袁雪尧,喝完了一碗米粥,吃完了一笼屉小汤包,腹中被食物填满,终于开口:“她要来了。”

  众人看向他。

  雪竺好像被什么刺了下,声音都尖锐了起来:“谁要来?”

  袁雪尧没回答。

  但是,他的意思,已然明确。

  袁雪菱已经得到了家主,不管她用什么手段。

  可只要袁雪尧和雪竺不死,她的家主之位就永远会受到质疑。夺权之后的第一要务,就是亲手处决后患。

  袁雪菱到香港来,是迟早的事。

  陈素商听到这里,问雪竺:“你们,是亲姊妹吗?一母同胞?”

  雪竺的脸色暗淡:“是。”

  陈素商就不太能理解了。

  同父同母的兄妹,为了权力可以相互厮杀吗?

  她和她二哥不是血脉至亲,可二哥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她也愿意为了二哥牺牲。

  跟陈皓月、陈胧感情不和,也是因为陈定的缘故。

  六叔就在旁边解释:“袁家为了家族的繁荣,会把孩子们从小分开抚养,就像雪尧,他以前一直在山上,甚至没怎么见过他两位妹妹。”

  先分开抚养,让他们在感情上没有任何的牵绊,又给他们彼此灌输对方很厉害的印象,让他们产生危机感。

  不了解,就会彼此忌惮和仇视,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怕自己成为养蛊里面的牺牲品。

  陈素商听了,觉得毛骨悚然。

  这天晚上,她很晚才睡。

  翌日上午,她起床之后直接去了医院。

  康晗今天的气色很好,吃了早饭又睡下了。

  “我可能会有几天比较忙。”陈素商对顾轻舟说,“万一不能来......”

  “不妨事,她能明白。”顾轻舟道,“你在忙什么?”

  陈素商对顾轻舟,有种异常的信任和崇拜。

  她把袁家的事情,都告诉了顾轻舟。

  “我和师父原本是要看住袁家兄妹的,不成想现在成了他们一伙的。袁家若是派人过来,我们也免不了灾祸,所以要早做准备。”陈素商说。

  顾轻舟听了她的描述,有点走神。

  她想起了很遥远的往事。

  程渝的丈夫卓孝云,家里就是如此教育孩子,让他们相互残杀,以保证家族有继承人,最后导致卓家的男孩子们,个个都有心疾。

  “悲剧总是一代代的重复。”顾轻舟喟然。

  陈素商没听懂这话。

  顾轻舟也没多解释,只是道:“你自己要当心。”

  陈素商道是。

  他们俩正在说话,医院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阵喧哗。

  顾轻舟脸色略微一变。

  “怎么了?”陈素商也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