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 第610章 幽螺洞
  崔长老听了之后哇哇大叫了起来,叫了几声之后,他彻底的疯了 , 开始狂笑,接着 , 他竟然站了起来举着剑指着我嗷嗷叫了几嗓子之后 , 金钟破的能量在体内猛地爆发 , 就听砰地一声 , 他直接被炸成了一团血雾。

  就这样,除了一些头发落在了地上之外 , 全部都是血雾在空中飘荡,一点点落在地上。

  崔长老 , 被自己的绝招给打死了。

  这金钟破的关键就在于钟杵从他身后过来的那段空隙,只要在这段空隙将金钟打碎 , 那么这金钟破也就彻底破了。可以说,这个绝招非常的凶险 , 很容易反伤自己。但同时 , 这一招也非常的高效,爆发力巨大,一般人根本接不住 , 必死无疑。

  看着在空中飘荡的血雾,我有些唏嘘,一代高手 , 就这样凋零了。到底是为什么呢?他完全可以与世无争 , 过着田园牧歌的生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 天下攘攘皆为利忘。都是因为利益。

  我知道 , 这一战之后,我在暗黑谷再也没有阻力了。

  孙长老一干人这时候都围了过来 , 看着地上的一撮头发叹口气,说:“我们把崔长老安葬了吧?”

  我点点头说道:“善待崔长老的家人吧。”

  本来我挺恨崔长老的 , 但是崔长老一死,我突然发现我并不恨他,我倒是觉得自己对他有所愧疚。

  这时候 , 从人群里冲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人冲到了血雾里,一起跪在了地上,然后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孙长老说:“这是崔长老的一双儿女。”

  我看看他们,突然发现我很难面对他们,转过身说:“孙长老,事已至此 , 只能你善后了。我先走一步。”

  说完,我举步要走 , 就听后面崔长老的女儿大喊一声:“凶手别走,我要杀了你。”

  正所谓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能理解她的心思。对于我来说,崔长老是个坏人,是我的对手。但是对于他的一双儿女,他是一个慈父,是天下最好的父亲。对于他的妻子,他是最好的丈夫。

  他最不该的就是和我为敌,妥协真的就那么难吗?

  我转过身的时候,看到这女子举着剑冲了过来 , 孙长老要拦,我喊道:“别拦她,让她过来。”

  长剑直接指向了我的心脏 , 我没有躲闪,没有后退 , 而是迎了上去 , 长剑直接穿透了我的心脏 , 剑尖从我的后背穿了出去。同时 , 这姑娘也傻了,她呆愣愣地看着我。

  我说:“你叫什么?”

  “崔莺莺。”

  我说:“你没杀过人吧?”

  “你 , 你该死。”她有些慌了。

  我说:“这个世上没有谁是该死的,对于你父亲的死 , 我很遗憾。我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不然我不介意 , 杀你全家。”

  我一伸手推了她的肩膀一下,把他推得后退了几步。但是她的剑留在了我的体内。我一伸手就拔了出来 , 扔到了她的面前插到了我的地上。我说:“要报仇可以 , 好好修炼吧。”

  这女的伸手将剑拔了起来,拎着看着我默不作声。我说:“不要因为你的一时冲动,害了你全家。”

  她还要往前冲 , 被她哥哥抱住,他哥哥喊道:“不要冲动,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崔莺莺对我怒目而视 , 而我转身离开了。

  我不想做什么赶尽杀绝的事情 , 这不是我的风格。

  学生们可不管这些 , 崔长老的死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胜利 , 这群学生闯进了长老院内,开始去查长老院的账目。我不用看也知道 , 这里面一定充满了贪腐 , 至于他们吃了多少烤鸭,喝了多少琼浆玉液和茅台,我真的没有兴趣。

  我回到了行政院 , 进了空虚公子的办公室,我说:“老师,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是你过分,这是必要的过程,总会有人死的。你动了别人的利益了。”

  我嗯了一声说:“我想去睡一觉,我有些困了。”

  我去了后面的休息室里,倒在了床上闭上眼,很快就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 我梦到了大宝,梦到了小时候的家乡 , 梦到了我的很多小伙伴儿。梦到了上学,但是我就是找不到课本,这个梦让我很累。以至于我醒来的时候,心脏狂跳。

  我知道,这是崔长老死去给我带来的后遗症,我还是不够坚强。我做不到铁石心肠,我也是个有孩子的父亲,我也经历过父母兄弟的死去,我知道那种痛苦。此时 , 我对崔家兄妹的遭遇感同身受。

  王药师从外面走了进来,进来之后他坐到了我的对面,说:“斗争总会死人的 , 不是他死,就是你死。你也没必要过于自责 , 事情本来就该这样。你修道多年,这还没看透吗?”

  我说:“道理我都懂 , 只不过是内心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不管现实怎么样 , 我们还要继续 , 接下来,你要去长老院交接一下了。看看那暗灵珠具体在什么位置 , 做到心中有数。”

  我知道,王药师说的没错 , 我不能活在自责当中。我必须面对现实。我点点头说:“我这就去。”

  我到了长老院的时候,发现局势已经失控 , 其他的长老都被捆绑了起来,每个人脖子上都挂着一块牌子 , 全部都是贪污犯。账本都被摆了出来 , 现在的学生和老师们正在批斗这些人。

  孙长老喊道:“陈洛,你可要保住我们啊,我们可是没有害过你。”

  天秀喊道:“住嘴 , 谁也保不住你,早知今日悔不当初。你们吃吃喝喝的时候怎么没想想今天呢?”

  我说:“孙长老,你只是一个贪腐问题 , 你不会死的。很快我会让律法司的赵司长接手你们的问题 , 你们会得到公平的对待的。”

  孙长老说:“好吧 , 就算是我们自作自受。但是我们什么都没有捞到啊 , 我们只是跟着吃吃喝喝。”

  我说:“你身为长老,没有及时制止崔长老和林枫院长的贪腐行为,是不是渎职?”

  “我承认我是渎职,但是我们真的没有贪腐啊?你一定要给我们清白啊?”

  我说:“赵司长明察秋毫 , 他会给你们公道的。”

  孙长老喊道:“你可别忘了我们一干人可没有与你为敌。”

  我没有继续说这件事,而是对天秀说:“把他们几个交给我处理吧?”

  天秀说:“好吧 , 这些蛀虫就交给你了。”

  我把这几个人松绑,然后他们和我一起进了长老院的内院,关了大门之后 , 我们都坐在了会议厅里。我说:“院长派我来做一下交接。你们也知道,崔长老对我们行政院一直有敌意,一直就没有做任何的交接,现在也该交接一下了吧?”

  孙长老让我等一下,从后面报出一个大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有一本很古老的书籍,崔长老拿出这本书说:“这是暗黑史记 , 记录了暗黑谷的历史。”

  我接过来点点头说:“还有别的吗?”

  接着,孙长老拿出来一根权杖 , 说道:“这是代表院长权利的权杖,你收好。”

  我接过来说道:“还有吗?”

  孙长老说道:“还有就是暗黑谷的花名册了。”

  接着,他把箱子一推,到了我的面前,说道:“都在这里面了,这花名册里记录了以前的,现在的,所有的弟子。这花名册是长老院负责保管和记录的,如果你需要的话 , 也可以拿去看看。”

  我这时候一拉孙长老的胳膊,把他拉到了一旁,说道:“孙长老 , 我有一事不明。不是说暗黑谷还有一颗暗灵珠的吗?”

  孙长老说:“你说暗灵珠啊,暗灵珠是需要权杖才能打开的 , 而且要和谷主一起才能打开通道。最关键的是 , 这暗灵珠的打开方式 , 只有院长和谷主才知道 , 这个你要去问林枫或者谷主才行了,长老是没有权利知道这件事的。”

  我说:“林枫这个混蛋,这不就等于失传了吗?”

  “还有谷主呢 , 谷主是我们最后的压舱石,你可以去找谷主谈谈。”

  我心说只能这样了 , 把权杖和暗黑史记那本书放到了另一个盒子里,拿着就回到了行政院。我把权杖和暗黑史记放进了密室里 , 出来之后对空虚公子说:“我还要去一趟谷主那边,权杖就是钥匙 , 但是我并不知道暗灵珠藏在哪里了。”

  空虚公子说:“谷主那边我去吧 , 毕竟名义上我是院长,我想他会告诉我的,你去了 , 反而会难堪。”

  我说:“这样也好,我只是怕老师你不爱去。”

  空虚公子出去之后,一个时辰之后回来了 , 他进来之后把我叫去了书房 , 对我说:“暗黑谷里有个幽螺洞 , 暗灵珠就在这幽螺洞里。这权杖并不是钥匙 , 也不是全部。这只是一根权杖的一半,另一半在谷主手里。两根半截权杖接在一起的话 , 能发出很强穿透力的光 , 有了这个光,才能走进幽螺洞,不然根本就走不进去。你明白了吧?”

  “什么洞这么难走?”

  “暗属性太稠密 , 进去之后,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更是什么都看不到。”空虚公子说道:“所以,必须拿到另外的一半权杖,才能接近暗灵珠。”

  我说:“我倒是想去探探这个幽螺洞,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