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诡三国 > 第1188章 营寨水门的激战
  战场之上,生死永远只有一瞬间。

  徐晃躲在盾牌后面,通过面前的一道缝隙观察着战场,他看到骑兵的大部队依旧还在战场的后方,许多人马依旧没有任何举动,也没有前冲的意思,只等着通道打开的那个时刻。大家都有计划,但是谁也无法对对方的计划了如指掌,战场上讯息万变,往往在这种时候,不仅需要周密的准备和分析,更需要有灵活机动的应变能力。

  徐晃留在此处,他不仅要保证拖住马超等人的兵力,让其余的人有足够的时间堵过岸去,还要实施后续的计划……

  “掷火!”徐晃大声号令道。

  顿时就有兵卒将火把高高的抛出,在空中划出道道弧线,落到了营寨之前的地面上,照亮了周边,也照出了正在往前疯狂冲刺的那一群羌人。

  当看到羌人晃动的声影跨过了作为标识的那几块白色的石头的时候,徐晃便猛然间大呼道:“营前八十步!大风!”

  在营寨寨墙之后的射声营军侯立刻大声的重复道:“营前八十步!大风!”

  “落!”

  哗啦声当中,军阵当中的刀盾手将盾牌同时间往侧边一斜,然后收了起来,露出在下方的弓箭手。

  “大风!大风!大风!”

  弓箭手张开弓,按照事先确定好的标尺,隔着寨墙就是连续三次抛射!

  “竖!”

  刀盾手齐刷刷举起盾牌,往一旁的弓箭手头顶一遮,又连成了一片的盾墙,将零星射进了营寨的箭矢挡在了盾牌之外……

  箭矢呼啸着,从漆黑的夜空中斜斜扎下!

  这个时候,超前疯狂冲刺的羌人,也顾不得躲避了,而且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也根本看不见空中箭矢的痕迹,只能是祈祷长生天的庇护……

  “噗!”

  一名前冲的羌人被一根箭矢直接从头顶斜斜灌入,箭头带着骨渣、脑浆、鲜血,还有几根毛发,直接从另外一边透了出来!

  羌人立时毙命,但是两条腿竟然还依照惯性往前跨出了半步,才噗通一声跌落地面之上……

  和羌人所用的箭矢不同,征西将军费钱,嗯,斐潜的箭矢都是精铁打造,无论是在杀伤力还是成本上,都是相当高昂的,因此羌人因为箭头太轻抛射无力的弊端,在征西这里根本就不是问题,只要是被抛射中了,一样都有极强的杀伤效果。

  三轮急促的射击之下,如同海浪一般奔涌而来的两百人左右的羌人散兵线,顿时就像是拍到了防洪堤上一样,被横七竖八的水泥桩子梳理得只剩下百余人了!

  羌人不管不顾,死命往前狂奔!

  “营前六十步!大风!”徐晃再次大吼道。

  射声军侯重复应了一声,然后又是新的三轮抛射!

  “营前四十步!大风!”徐晃再次大吼道。

  再次三轮抛射。

  “啊啊啊啊……”

  一名羌人疯狂的在自己头顶上挥舞着战刀,企图以此来击飞从黑暗的空中射下来的箭矢,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动作确实有效,又或是长生天的眷顾,当他的肺泡实在是支撑不住大量消耗的氧气需求,缓缓停下来,剧烈喘息着的时候,这名羌人才猛然间发现,原来身边的跟着一同冲过来的其他羌人,都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面上,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站在营寨门前……

  “得得……”当一口热血消退下去的时候,这名羌人才感到了强烈的恐惧从脚凉到了头,看着宛如凶兽一般的黑漆漆的营寨,就像是瞬间落入了冰窟一般,不由得全身战栗起来。

  “嗖——”一只箭矢从夜幕当中钻了出来,带着光影和血火的气息,没入这名羌人的胸膛。

  羌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像是释然,又像是解脱,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然后向前一扑,就宛如被地下的鬼魂拉扯向下一般,落入了地面上的黑暗之中。

  跟在冲锋队列后面的填埋清扫路面的羌人见状,呆立了片刻,然后轰然一声,四散而开,根本不敢聚集在一起,不敢退后,也不敢再往前,只是磨磨蹭蹭的在原地打转……

  不知道是因为夜晚光线不足,还是火把的光影跳动,马超脸上的阴影就像是舞动着的野兽一般,只见铁青而无半点血色。

  这营寨之内哪里是只有三百的弓箭手,至少要再翻上一倍!

  甚至还要更多,八百到一千也是有可能的!

  “再派一队!带上盾牌!”马超咬着牙下令道,“速速填平道路!否则死得更多!”

  马超说完,又叫来了马铁,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马铁点点头,转身离去。

  这一次羌人就学乖了,不再蛮干,也不敢乱冲,只是在填土扫平道路的羌人前面举盾掩护向前推进,虽然有些倒霉的家伙被射中了暴露出来的腿脚或是什么部位,惨叫声时不时的响起,但是比起前面一次完全没有防护力的状态就好了不少,至少战线没有崩溃。

  “射声营,后列撤出!”徐晃见弓箭覆盖占不了多少便宜了,便下令让弓箭手陆续撤走,然后转身下了垛口,对着护卫说道,“取某重铠来……”

  “校尉!”徐羽上前一步,说道,“还是某留下断后吧……”

  徐晃拍了拍徐羽的肩膀,说道:“营中主帅断后,军心方可不乱。汝速带队渡河,若有争抢乱序者,斩!”

  “唯!”徐羽无奈,便只能是领命而去。

  就在此时,从沉沉的夜幕当中抛出了十几条的绳套,准确的落在了营寨侧面寨墙木柱上,并且迅速的收紧,伴随着号子的声音,木桩开始受力向外倾斜!

  “砍断绳索!”

  在垛口处的防御的兵卒大声叫喊着,然后奋力的用刀砍向绳套,却被从营外飞进来的一阵箭矢射翻落地。

  后续冲上垛口的兵卒虽然全力砍断了几根,但是越来越多的套索扔了上来,拉扯着营寨寨墙都开始微微的晃动起来……

  正在着甲的徐晃,目光不由得猛的一缩。

  马超终究是找到了这一片营寨最大的弱点。

  建立在河畔的营寨,因为地理因素的关系,因此地基相比较而言松散一些,不可能像是其他地区的营寨那么的稳固,加上时间仓促,也没有找到多少大条石来压住寨墙跟脚,因此一旦被强力拉扯,就容易松动地基……

  “射声营,后撤!刀盾、长枪上前掩护!”身着重铠的徐晃活动了一下手脚,觉得并没有什么阻碍,便提起了护卫递过来的战斧,大吼道,“听某号令,退往水门!”

  刀盾手紧紧握着盾牌和环刀,长矛兵则是双手紧握着长矛,列在了徐晃身后。弓箭手则是收拢了长弓和箭袋,急速的从阵列的两边绕过,往水门方向奔去。

  营寨之内人员的撤离,反击力度的减弱,助长了马超马铁等人的气焰,不仅是营门附近的羌人动作加快了起来,就连拉扯营寨寨墙的号子也更加的有序和响亮……

  “轰!”伴随着吱吱呀呀令人牙酸的木质拉伸扭曲的声响,靠近滩涂一侧的寨墙当中的五六根木桩被拉扯翻倒,带动了一大片的寨墙歪斜,顿时露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徐晃目光一凝,沉声喝道:“稳住!某在此!击鼓!准备迎战!”

  “咚!咚咚!咚咚咚!”低沉的战鼓声像水波一样来,在刀盾手和长枪兵的耳边激荡开来,抚平了他们些许的不安和焦虑。

  羌人乱哄哄的顺着豁口涌了进来,乱七八糟的叫着喊着,一群人从侧面绕过去卸下寨门的门闩,一群人则是冲着徐晃等人在水门处的阵列冲了过来!

  羌人冲到了徐晃的阵前,看着整齐有序的阵列,下意识的在十余步之外收住了脚步,杂乱的拥堵在一起,和徐晃等人对峙起来。双方距离是那么的近,就算是摇曳不定的火光,都能看清楚对方凶狠的眼神……

  越来越多的羌人开始相互推搡着,涌进了营寨。

  徐晃握着战斧,缓缓的在空中虚劈了一下,然后伸出带着铁手套的手掌,翻转向上,冲着羌人招了招手,在面罩后面闷声吼道:“来战!”

  徐晃身后的刀盾手和长枪手,也不由得热血翻涌,齐声大喝道:“战!来战!”

  羌人阵线不由得下意识的往后一缩,旋即在前列的一名羌人,被徐晃等人刺激得血涌上头,狂吼了一声,举刀便往徐晃砍去!

  有了一个人带头,其余羌人下意识的便发了一声喊,跟着向前奔跑起来,杂乱的大呼着:“杀!”

  徐晃看着迎面而来的羌人,不为所动,直到第一个羌人快到了近前的时候,才突然斜斜从下往上猛地一抡战斧!

  硕大的战斧锋刃,“嗡”的一声在空中画出了一道闪耀弧线,就在宛如即将脱离徐晃的控制的时候,徐晃手腕微微翻转扭动,战斧宛如有了灵性一般,在空中轻巧的翻了一个身,旋即以更快的速度猛然斜砍而下!

  冲在最前的羌人身形一顿,脸上露出了些难以形容的神色,下一刻,他的身躯就像是被猛然划开的番茄蛋包饭,又或是吊在空中被不小心割裂的灌肠,整个人斜斜的裂成了两半,胸腔腹腔之内的器官和鲜血都欢快的冲出来呼吸最新鲜的空气,如果注意看的话,还能看到挂在在胸腔肋骨上的半片心脏紧缩的时候挤压出来最后一注血液……

  “杀!”

  徐晃断喝一声,双手持斧,左右横扫,战斧宛如嗜血的凶兽,时时刻刻渴望着,追逐着血肉,瞬间就斩杀了三人,然后一个回旋,又扫倒了两个!

  几名羌人知道徐晃厉害,想要退却,却被后面涌来的人挡住,无法后退,只能是如同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般,嗷的大叫一声,举刀举枪齐齐往徐晃身上砍去扎去!

  徐晃战斧挥动,轻描淡写的便斫断了两柄扎过来的长矛,然后一斧砍斫在迎面顶过来的一名羌人的盾牌上!

  “喀喇”声中,盾牌木屑四溅,纵然有铁条加固,也无法抵挡徐晃势大力沉的战斧,顿时从中间崩裂开。羌人来不及撒手,顿时小臂扭曲成一个钝角,惨叫着就是一个蹲坐,跌在地面之上。

  还没有等他挣扎着爬起来,几只或光着脚,或者穿着草鞋,或是穿着破靴子的大脚丫子就接连踩了上来!断了一只手的这名羌人,根本无法脱离,加上水门边的土壤并不是十分坚固,在挣扎了几下之后,便被人一脚脚的活生生的踩进了地里。

  一名羌人趁着徐晃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战斧,抢前一步,不顾徐晃身侧的护卫砍来的战刀,发疯了一般举着战刀往徐晃胸腹砍去!

  “铛!”

  砍中了!

  才从心底翻涌出来的欣喜,瞬间被一片冰寒所替代。

  羌人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战刀只是在徐晃的铠甲表面溅起点点的火星,然后就被坚韧的铠甲铁片反弹开,砍是砍中了,却并不能给徐晃造成任何的伤害……

  徐晃看也不看这名羌人,只是一边收回战斧,一边用左手小臂横着抡了一下,将其击开,铁甲连臂手套上的铁片就跟铁刷子一样,直接就从羌人脸上撕扯下一条条的皮肉,羌人脸颊顿时就是一片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羌人还来不及捂着脸惨叫出声,就被徐晃身侧的亲卫一刀砍翻在地。长枪和刀盾配合着,几名亲卫抢到了徐晃身前,将徐晃护在了盾墙之后,以便徐晃可以回两口气息。

  徐晃往后退了几步,将战斧柱在地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观察着战场,因为面罩视线狭小的关系,所以他必须转动着头才能看清整个的战场……

  寨门已经被羌人打开了,不过因为还未来得及完全清理寨门前的陷马坑,马超的骑兵暂时并没有进来……

  涌进营寨当中羌人因为营寨当中串联在一起的拒马和辎重车,也被迫分割成为几个区域,正拥挤着朝水门这里涌来……

  最后一批弓箭手已经上船,船只开始沿着绳索往对岸滑行,下一次船只靠岸的时间大概还需要一刻钟……

  再坚持一刻钟!

  “退!”

  徐晃断喝一声,然后拍了拍在他前面的亲卫肩膀。亲卫会意猛的用盾牌或是兵刃往前一压,然后迅速两侧一分,退到了徐晃身后,给徐晃腾出空间。

  “杀!”

  战斧“嗡”的一声贴着地面,带着两只小腿,一只大腿,还有零散的两三只胳膊和一些长枪头和半截战刀一同飙起到了半空,然后伴随着徐晃小范围的转身踏步扭腰,战斧闪电般又绕了一圈呼啸而下,劈开了正往前拥堵的半圈的五六个羌人的头颅和胸腹,血液如同骤然喷发的火山一般喷薄而出!

  彪悍无比的徐晃顿时吓得前排的羌人猛地往后一缩,宁可撞上后面自己人的刀枪,也不愿意直面徐晃的战斧!

  战场顿时空出一段距离来。

  徐晃正准备再次出言邀战,却心中猛的一跳,手腕一转,顿时将战斧的斧面遮在自己面前。

  “铛!”

  一只弓箭尖啸而来,猛地撞击在斧面之上,带着一蓬火光被崩飞!力道大得甚至让徐晃的手不由得都抖了一下。

  徐晃透过面罩看去,只见营寨寨门之处,一人端坐马上,挽着长弓,正是马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