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汉乡 > 第七十五章因为蠢,所以活
  第七十五章因为蠢,所以活

  “是y三分毒,任何y物的使用对你父亲来说都跟f毒没有差别。 .. 免费连载人肾脏的功能就是代谢我们身t产出来的废物,从而让人的身t机能达到一个平衡状态。

  现在,你父亲的肾脏坏死了,失去了这个功能,身t里的废物就会积蓄在t内,最终身t机能紊乱而死。

  很早以前呢,我们西北理工还可以通过机器清理病人血y中的废物达到延缓病情的目的,最终通过换掉肾脏来重活。

  可惜,一场大变之后,这样的手段永远的失传了。”

  在与父亲和解之后,霍光立刻觉得自己还不能这么快的失去父亲,就骑着快马回来找师傅。

  云琅的回答虽然让霍光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很快抓住了要点——师傅说,换掉肾脏父亲还能活。

  他不觉得弄到j个腰子对他有什么难度,不论是死囚牢里的死囚,还是满长安跑来跑去的匈奴j细,或者那些飞檐走壁的大盗,都是很好的腰子来源。

  至于奴隶的腰子,还不在霍光的考虑范围之内,那会玷污父亲的身份。

  云琅自然看透了徒弟的心思,叹口气道:“别多想了,十万人里面也不一定有一个适合移植到你父亲身t里的腰子。

  即便是有合适的腰子,就我们目前的条件,想要移植肾脏是一桩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霍光并不气馁,瞅着师傅道:“会不会还有高人?”

  云琅抬手在霍光脑瓜上拍了一巴掌道:“如果不出什么别的意外,你师傅就该是这世上最高的高人。“

  霍光笑道:“高人就是意外!”

  云琅颇有意味的瞅着霍光道:“你师傅我就是意外。”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问题是,你别拿你父亲来做实验,还记得皇太后是怎么死的么?”

  “您说是被她的儿子孝顺死的!”

  “所以啊,殷鉴不远,你就陪你父亲好好地度过他最后的岁月,就是最大的孝顺。

  不医治,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一旦用y,就离死不远了。”

  “师傅您知晓这种病症?”

  云琅斩钉截铁的道:“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这个病症了。”

  霍光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站起身道:“子yu养而亲不待这种倒霉事又落在我身上了。”

  云琅怒道:“人死鸟朝天,我不信教导了你这么多年,你会没有这个觉悟。”

  霍光怒道:“那是我父亲!”

  吼叫完毕了就摔门出去了。

  苏稚抱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在一边笑道:“你徒弟在你面前越发的没有规矩了。”

  云琅冷笑道:“他要是在你面前规规矩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话,你敢用他?

  知道不,我其实最讨厌聪明人了,尤其是比我聪明的。”

  苏稚气恼的将云乐放进丈夫怀里,她自己抱着云动掀起衣襟哺ru。

  云琅瞅瞅闺nv嘴里的软木n嘴,再瞅瞅儿子嘴里含着的**,恼怒的道:“你平日里就是这么糊弄我闺nv的是不是?”

  苏稚笑道:“动儿饭量大,乐儿是nv孩子饭量小,她哥哥吃饱了剩下的足够她吃了。

  即便是不够,不是还有ru娘么?”

  云琅再掂量一下轻飘飘的闺nv,再看看胖嘟嘟的儿子无奈的道:“你总说你爹娘对你不公,只喜欢你弟弟不喜欢你,看看你现在在g什么?”

  “她有n吃!ru娘的n,两个呢?”

  云琅尽量让自己声音变得平和一些,低声道:“ru娘的儿子都两岁了,你觉得她现在产出的n水真的可以给孩子当饭吃?”

  苏稚皱眉道:“那就喝牛ru。”

  云琅轻柔的拍着闺nv小小的身子继续压低了声音道:“关中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牛瘟,你就不怕?”

  苏稚楞了一下,就把已经喝n喝的开始吐n的云动给了丈夫,接过云乐继续哺ru。

  儿子明显的比闺nv沉不少,见他正在吐n泡泡,云琅就开始梳理儿子的后背,免得他吐n。

  宋乔进来的时候,见丈夫正抱着云动在地上转悠,就接过云动对丈夫道:“大长秋找你呢。”

  “什么事?”

  “苏焕被隋越带回来了,陛下要你去领人。”

  “啊——”

  苏稚腾的一下就站起来,闺nv没n吃了就大哭起来。

  云琅看了苏稚一眼,苏稚连忙乖乖的坐下,继续给闺nv哺ru,低着头不敢看丈夫y沉的脸se。

  宋乔笑道:“终究是好事,说明我夫君的面子足够大,在没有跟陛下求情的状况下,陛下还在你的面子上饶了一个必死之人。”

  云琅冷笑道:“只要是让我不高兴的事情,陛下一定会g的,他喜欢看我一边感恩,一边痛恨不已的模样。”

  宋乔笑道:“这件事真正倒霉的人是夫君,真正亏心的人是我,夫君就当是给妾身一个颜面,把苏焕领回来,妾身在y陵邑给他置办一个小院子,再把师娘接过去,让他们母子好好地过日子也就是了。”

  云琅笑道:“怎么不把你师傅也接过来?”

  宋乔尴尬的笑道:“师傅如今身在洛y,据说购买了一座大院子,当他的富家翁,当的心安理得。”

  云琅冷笑道:“把他们母子全部j还给他,让他知晓,他之所以能走掉,并不是因为他运气好,而是我看在你们姐m俩的份上不计较。

  我本来还等着他丧心病狂的来报f我呢,没想到他居然大彻大悟的开始混日子了,真是让我失望。”

  宋乔苦笑道:“师娘跟苏焕过去了,会把师傅吓死的,他原本以为自己逃掉了,如果知晓他一直活在你的眼p子底下,随时都有x命之忧,再好的日子也会没有滋味的。”

  云琅笑道:“全家团聚,不是很好吗?”

  “师傅丢下师娘自己远遁,不管儿子死活,如今又见面了,不知道他会如何自处。”

  宋乔说的痛快,脸上却没有什么笑意,苏稚早就想哭了,在丈夫面前却不敢哭出来,憋着嘴努力的憋着眼泪,生怕自己惹怒了丈夫,丈夫就不去领苏焕回来了。

  一个心高气傲的nv子被折磨到这个份上,云琅心头一软,叹口气道:“罢了,罢了,我去领,随你们去安置。”

  云琅刚刚出门,就听见苏稚在大哭,心头烦乱,摇摇头就去前厅见大长秋去了。

  又见到了皇帝那张y不yy不y的脸,跪坐在毯子上的云琅也只好眼观鼻,鼻观心的等候皇帝发落。

  “知道是什么救了你小舅子的命么?”

  云琅俯身道:“陛下恩典!”

  刘彻摇摇头道:“错!”

  云琅笑道:“请陛下解h。”

  刘彻合上面前的文书瞅着云琅道:“是他的无能挽救了自己的x命,这样的人不适合做官,是朕给了他官做,所以错在朕。

  朕赦免了他的罪,也剥夺了他的官职,爵位,把他还给你,从今往后,朕在这件事情上就不欠你什么了。”

  听刘彻这样说,云琅非常的惊讶,不解的看着皇帝道:“陛下如此说,真是愧杀微臣了。”

  刘彻抬抬手不耐烦的道:“朕的恩典居然换不来你的一点实话,医馆的事情是朕安排的,你会不知道?”

  云琅坚决的摇头道:“关陛下何事?”

  刘彻吧嗒一下嘴巴道:“尽管这又是一句p话,朕还是很受用的,领了你的小舅子回去吧。”

  “微臣谢恩!”

  刘彻点点头又道:“你不会杀了你小舅子吧?”

  云琅也跟着叹口气道:“终究还是要过日子的。”

  刘彻笑道:“是啊,好日子谁都想过,就看怎么个过法了,你算是一个知足的,多少知道一点知足常乐的道理,有些人就不一样了。

  不论朕给了他多少,他都想要更多,非要到了死到临头才知道忏悔,这还真是很无趣的一件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