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 第2716章 十卷60 亲王
  乾隆五十四年。

  正月里,皇帝即下谕旨,十公主将于这一年下嫁。

  和珅的地位,也因这一场隆重筹备的婚礼,而达到了顶峰。

  和珅从乾隆四十一年正式进军机处,在军机处六人中排名第六,正式成为中枢重臣之后;在八年之后的乾隆四十九年,成为协办大学士,又获封一等男爵,有了这样的世职,才终于跨入了勋贵的行列。

  可是这都是乾隆四十九年的事,是在十公主指婚四年之后,故此明眼人如何不明白,这也是皇帝为了给十公主的夫家抬高地位罢了。看似宠幸和珅,内里何尝不是为了公主的颜面。

  ——终究,从前无论是三公主和敬、四公主和嘉,还是七公主和静、九公主和恪,哪位公主下嫁之前,夫家不是早就有了公爵的爵位,三公主和七公主两位固伦公主的夫家更是亲王之家啊!

  故此虽说和珅终于跨入了勋贵行列,可是一个小小的男爵,排在“公、侯、伯、子、男”的最末而已,故此真正的勋贵权臣,亦并不将他放在眼里。

  和珅与勋贵权臣们的矛盾,集中体现在了军机处里。

  原本排名最末的和珅,因为前面的于敏中等人身故,得以排名上升。在获封一等男爵之后,和珅在军机处中的排位已经升至第三,排在阿桂与梁国治之后。

  梁国治是汉臣,又是江南会稽人士,乃是乾隆十三年的头名状元,一生清俭自守,治事敬慎缜密,故此与和珅本就不是一路人。

  故此在军机处中,和珅与阿桂的矛盾日益凸显了出来。

  待得乾隆五十一年,梁国治去世,和珅排名上升至第二,这便与阿桂之间的矛盾公开化、白热化了。

  阿桂出自满洲勋贵世家,又因金川等军功而功在社稷,在傅恒和兆惠死后,阿桂的地位无可动摇;而和珅凭的是皇上的“宠幸”,凭的是儿子成为十公主的额驸……其间对比,高下立见。

  可是和珅自己却不这样想,他自信阿桂都不是对手。故此和珅公然在军机处内与福长安一同,与阿桂、王杰、董诰等人公然撕破面皮。两班人甚至出现了不肯同一天入值的情形去。

  到了乾隆五十四年,十公主即将大婚,和珅地位升至顶峰之时,和珅在军机处中便也在阿桂等人面前不掩得意。这般在阿桂等人眼里,和珅这般模样,更为扎眼。

  便也是在这一年,阿桂、王杰等人与和珅的矛盾,同样也到了这些年来的顶点。

  而军机处中的这些汉臣,无论是梁国治,还是王杰、董诰,都是进士出身,而和珅则当年科举不中。梁国治、王杰是头名状元,董诰是一甲第三名的探花,便也都因此而皆点过翰林,入过上书房,当过皇子之师。尤其是王杰,乾隆五十一年被任命为上书房总师傅,更是多年来亲自教授颙琰学业,两人师生情谊颇深。

  在皇帝摆明了姿态“独宠”和珅,又将十公主下嫁给他的儿子,这便更是叫与和珅势不两立的军机大臣们想要借皇上的手惩治和珅之路,已是完全堵死;朝中尤其是军机处中,想要扳倒和珅之人,唯有寄希望于皇子一途——自也因此,令阿桂、王杰、董诰等人,更加自然而然向颙琰靠拢。

  .

  十月,十公主和孝下嫁。

  十一月,冬至节祭天之礼后,皇帝颁旨:“明年为朕八旬寿辰,敷天胪庆。诸皇子禀承家法,孝道克循……今诸皇子年齿已长,允宜式遵成宪,锡授亲藩,用昭慈眷。”

  “皇六子永瑢,著晋封为质亲王。皇十一子永瑆,著封为成亲王。皇十五子颙琰著封为嘉亲王。皇十七子永璘,著封为贝勒。”

  至此,除了已经出继的永瑢,早先因承继慎郡王允禧,而先被封为贝勒,此时进封为郡王之外,其余还从未封爵的永瑆、颙琰和永璘,也终于在这一年获得了爵位。

  永瑢和永璘倒也罢了,一个是已经出继,与大位无关了;一个是幼子,从小荒诞不经,不堪大任。

  天下的目光,都是集中在获封成亲王的永瑆,以及获封嘉亲王的颙琰两个人身上。

  同为初封就是亲王,众人便从两人的封号之上格外要费一番心思。

  “成”与“嘉”二字,着实叫众人煞费了一番思量去。

  倒是成亲王永瑆初听自己的封号,便也垂首一笑。

  “成”字,除了亲王封号那一番套话之外,以永瑆这样擅长书画之人,如何不明白这个字最基本的含义去呢?

  《说文》说:“成,就也。”便是说,“成”字是指事物发展到一定的形态或状况,做好,做完。

  轮到皇子们这儿来,什么事儿发展到一定阶段了?而他自己又已经做好、做完了什么,才会得到皇阿玛这个“成”字为封号去?

  他叹口气,将心底里那点子失落压了压。

  皇阿玛的心思,他自己懂;相信就因为这个字,许多精通文墨的大臣们,也应该懂了。

  他接旨谢恩之后,就转头进了小佛堂,给福晋福铃点燃一炷香去。

  福铃是去年走的。去年刚过完年,二月间她就病了,太医的脉案记着她“痰热乘于心胞,烦热喘促,不眠,妄言哭笑”。

  这样的病,外头都传说,是被他给气的。因为他吝啬,他薄待家人,甚至还抢走了福晋的嫁妆……像一个贪婪的、视财如命的填不满的无底洞。所以福铃给活活气病了,甚至是气疯了……

  可是外人何尝明白,他一个皇子,那么苛待自己,攒下那么多银子干什么使去啊?更何况——还有和珅这些年“听话”、“乖乖”孝敬进来的那么多银子。

  那些银子累积到如今,至少有几十万两之巨了!

  唯有他们夫妻两人自己心下明白,他们自从担了要与十五阿哥争位的流言的那一天起,他们两个就应该扛着什么样的重量,又该怎么办去……

  福铃就是因为帮他扛着那巨大的压力,才会病了;才会在那么巨大的压力之下,痰热攻心。

  如今他终于获封“成亲王”,可是福铃却已经走了,永远地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