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黄庭道主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界名:春申界
  ……

  “颠倒太虚琉璃壁!”

  山野之中。

  陆青峰感应神魂,泛起一层琉璃之光,隐隐又覆盖在肉身上。天地排斥、四周压迫顿时消失不见。

  伸手在虚空一划。

  虚空泛起波澜,显出一方空间。陆青峰伸手入其间。他此刻全身赤裸,连忙从从取出一身青色长袍换上,又取出玉瓶。

  咕咚!

  张口吞下一把灵丹。

  真元运转。

  快速恢复刚刚降临时造成的伤势。不多时,伤势痊愈,再无半点虚弱,恢复到在仙秦界时全盛状态。

  “倘若是寻常修士,受天地压制,又没有‘颠倒太虚琉璃壁’这等大神通遮掩自身天机,绝无法短时间内恢复伤势。”

  “在他们找到合适的春申界‘土著’改换跟脚遮掩自身天机,并炼出灵丹亦或是缓慢调养之前,是最虚弱的阶段。”

  陆青峰心念闪烁。

  这次进入春申界的古殇修士,虽都是第三境层次,全都能够开辟出芥子空间存放物品。

  但天地改换,开辟在仙秦界中的芥子空间却是感应不到,无法打开。只身入春申界,除了炼化的法器,更是什么都带不进来。

  如陆青峰。

  原先一袭青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化为飞灰消散。

  储物袋这等无法收入体内的法器,也逃不过这般下场。

  “不过我有分身在此五百年,早已开辟出芥子空间,可随意取用。”

  陆青峰脸上露出笑意。

  分身借与岷江龙君本是不情愿。

  没想到无心插柳,如今倒成了一招妙棋,不知占尽多少优势。适应一番,手在袖中,不住掐算。

  不多时。

  便抬头望东面望去,口中轻吐二字——

  “东相州。”

  ……

  春申界地分九州,分别为:

  东相洲、东陷洲、东沉洲、北溟洲、南商洲、春申洲、西源洲、西华洲、西绝洲。

  位于东面。

  东相州、东陷州、东沉州呈三才之势排布,三州之间,乃是无妄海。

  这一日。

  无妄海中。

  一处黑白掺杂的岛屿中,剑光冲天起,掠向九霄之外。紧随其后,就有一道黑光闪烁,从中传出震天响的怒吼——

  “青元子!”

  “休走!”

  爆喝间。

  便有一道黑索破空而来,要将前方剑光捆住。

  然而剑光凌厉,又兼灵活多变。摇晃时,剑光分化九十九道,往着后方黑索掠去。变化由心,瞬间化为一座剑光大阵,轰然间将黑索困住。而最初那道剑光却凌空一转,显出一道身形又瞬间再化为剑光,遁空不见踪迹。

  轰轰轰!

  黑索破碎剑光,后方黑光掠上前来一把抓住黑索,显出一名面容枯槁的黑袍老者。黑袍老者面容难看至极,盯着剑光远去满满不甘——

  “那株金莲当中,少说也有三个后天散字。”

  “青元子!”

  “青元子!”

  “夺宝之仇老夫记下了,改日定去你白头岛走一遭,让你尝尝老夫戮魂黑索厉害!”

  黑袍老者初时还在自言自语,微不可闻,后面便是冲着远处剑光遁去的方向怒吼,直激起层层巨浪,下方黑白掺杂的岛屿更是轰然巨震——

  轰!

  岛上山峰受不住这等气势,轰然爆开,碎石泥土乱飞,烟尘弥漫,端的末世景象。

  下一刻。

  黑袍老者脸色一白,四下望了眼,脸色阴沉往着另一方遁去。

  也消失不见。

  ……

  “罗浮子在无妄海,地处春申界东面。我却落在西绝洲,在春申界西部。”

  陆青峰摇摇头。

  分身与本体之间,足足隔了东相、春申两个州的距离。想要汇合,恐怕需要不少时间。

  “先解决跟脚再说。”

  陆青峰压下念头,看向四周。

  他从仙秦界破碎虚空而来,落在此荒芜之地,也不知哪里有人烟。略一感应,却心中一动。驾驭轻风,往一处山林掠去。

  山林中。

  杳无人烟,野兽时常出没。

  “嗷!”

  孤狼嚎叫,往着一处丛林扑去,陆青峰飘然落下,目光落在孤狼身上,这凶残孤狼顿时呜嚎,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跟前草丛中,赫然有一具尸体倒在血泊中。尸体冰凉中带着一丝余温,显然才身死不久。

  “新死之人。”

  “正合适。”

  陆青峰面上一喜,从怀中取出如酒池一般的‘承袭令’,真元运转,照着草丛中这具尸体落下。光芒闪烁,不多时,陆青峰只觉身上多了一层枷锁。

  脑海中更有朦朦胧胧话语回荡,乍一听不太真切,若有若无。陆青峰凝神细听,眼中渐渐明悟。

  “原来如此。”

  思忖片刻。

  陆青峰凝望四周,见此人魂魄已消。便仔细看了看这人尸体,身形、面貌变幻,立时与原先不同,化作少年模样,反倒与地上这尸体一般无二。

  大袖一挥,地上尸体化为飞灰散去。

  “借用身份跟脚,便免去你死后身骨被野兽撕咬之苦。”

  也算投桃报李。

  陆青峰轻道一声,旋即找准方向快速消失在林中。

  ……

  北阳县有一大户姓‘陈’,经营粮食、养殖生意发家,家资不菲。

  孰料一朝遭祸。

  东家陈风在运送粮食往邻县的途中遭遇马匪,非但货物被劫,就连陈风也命丧马匪手中,只剩下几个护卫、家丁逃了回来。

  陈风独子陈凡,便从少东家,一跃成为陈记七家粮铺、三家肉铺的主事人。

  只可惜陈凡一心求仙向道,父亲死后,更是带了些许盘缠,丢下陈家偌大家业,便外出求仙。

  一走就是三天。

  引得陈家乱成一团。

  这一日。

  陈府当中。

  陈记七家粮铺、三家肉铺的掌柜全部到场,济济一堂。

  上首。

  陈风远房堂兄,主管三家肉铺的陈勋端正坐着,脸色难看。

  有一身材瘦小的老掌柜当先开口,“勋老爷,是不是派去找少东家的伙计回来了?”

  “是啊!”

  “少东家虽然打小练武,但是大家都知道没练出什么名堂。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应该走不远。”

  又一名较为年壮的掌柜出声道,神色颇有些担忧。

  两人开口。

  场上其他掌柜一个个也出声发问,顿时哄闹一片。

  陈勋见状,眉头紧皱。连忙将双手下压,高声道,“各位师傅请先安静。”

  连着喊了三声,一声比一声大。

  这些人才总算停下来,看向陈勋。

  “唉!”

  陈勋看着这十个都算是跟随堂弟陈风一起从无到有,在北阳县打出一席之地的元老们,长叹了一口气,场上众人脸色顿时变了。不等他们出声,陈勋先开口道,“府上的家丁、护卫,包括粮铺、肉铺的伙计全都派出去了,不论是官道还是小道,都顺着找了上百里,全都没有没找到。”

  “怎么会?!”

  “勋老爷,少东家一心想着求仙。听说东面有一座什么困龙山,山上就有仙人。少东家肯定是往东面困龙山找仙人去了。”

  当先出声的那枯槁老者满脸焦急,“勋老爷可曾派人沿着东面官道跟另外两条从山里经过小道去找过?”

  陈勋听了,又叹了一口气,对着门外喊道——

  “张齐、周武,你们俩进来。”

  门外顿时就有两道魁梧身影走了进来,冲着那老掌柜道,“我们分别沿着两条小道,骑马跑了近百里,没发现少东家。”

  说完。

  老掌柜脸上更急。

  陈勋摇头,“往东面的官道我也派人去找了,回来的人报告,问了沿途的驿站,全都没看到凡儿。”

  这下子。

  在场掌柜全都坐不住了。

  陈勋赶忙道,“不过我还在让人去沿途找寻,特别是东面。也派人去打点了周边县城的捕快、杂役,让他们帮忙留意。大家放心,堂弟就这么一个儿子,我陈勋拼了命,也要把凡儿完完整整的找回来!”

  “不用找。”

  “我回来了。”

  陈勋话音刚刚落下,门外就传来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

  这声音在场众人全都熟悉,那十个掌柜中,以老掌柜为首的几个脸上顿时惊喜莫名,倒是另外几个脸色狐疑不定,不自觉的往陈勋看去。

  陈勋脸色也是一僵,往张齐、周武看去。

  而张齐、周武两人对视一眼,‘不可能’三个字险些惊呼出声。

  还是陈勋反应快,僵硬脸色瞬间恢复,第一个夺门就往外冲去。一边跑还一边‘惊喜’高声道,“凡儿!是凡儿!”

  张齐、周武惊疑不定,也跟了出去。

  紧接着就是十位掌柜。

  而就在陈府会议厅门外,一名衣衫残破、面容稍显稚嫩,唯独两眼明亮的少年紧紧站着。

  脸上、身上全是泥土,身上甚至还有血迹。

  看上去极其狼狈。

  “凡儿!”

  “你吓死堂叔了!”

  陈勋看到这少年,一把扑过去,在少年身上上下摸着。一面摸一面担心道,“凡儿你没事吧?你要是出事了,你让堂叔怎么跟你爹交待啊!”

  “少东家。”

  “少东家没事就好。”

  老掌柜老泪纵横,心下总算松了口气。

  张齐、周武追出来,看到少年,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

  “活见鬼了!”

  却在这时。

  砰!

  只见少年猛起一拳,狠狠砸在陈勋喉咙。陈勋两眼圆瞪,捂着喉咙连连倒退——

  “啊——”

  “啊—”

  “啊”

  连嘶叫三声,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里溢血,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场中十多人顿时愣住。

  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这少年上前两步,分别向张齐、周武锤了一拳。

  “不是我!”

  “是勋老爷!”

  然而也只来得及说出这两句话,便步了陈勋的后尘。

  “少东家。”

  “少东家你这是——”

  剩下众人,包括府中的丫鬟家丁全都吓得不敢动弹。

  少年甩了甩拳头,冲着场上众人道,“陈勋派张齐、周武杀我,本以为把我杀死了,没想到我因祸得福,吃了一枚火红色的仙果,反而气力大增,伤势全复。这次回来,一是给我自己报仇,二是给我爹报仇。”

  说完。

  少年转身就走。

  留下陈府当中,一众人后怕胆寒,又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