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剑道通神 > 第八章 摧风碎雨(上)
  又有一件外神兵入手,但其他的外神兵距离太远了,并且,都有至少两人在争夺,多则三四个争夺,十分激烈。

  陈宗一眼扫过之后,便要就此离开,去其他地方寻找外神兵和神兵源。

  这一次的收获,还真是不小,神兵源超过二十团,外神兵足足拿到了六十几件之多,真的是算得上惊人的收获。

  而现在,十天也才是第一天末,还不曾过去,至少还有八天的时间可以继续寻找,多找一些外神兵和神兵源,并非可能。

  “二师兄。”沐雨盯着陈宗离去的方向,立刻传音给斜风剑。

  斜风剑正夺取一件外神兵,听到沐雨的传音,立刻看去。

  旋即,身形一动,两人化为两道剑光,飞速往陈宗离去的方向飞掠而去。

  短短时间内,陈宗又飞掠出十几万米之遥,身形一顿,停留在半空之中,仿佛在等待什么。

  两道剑光飞快的从远处飞掠而来,一道带着凌厉,一道带着轻柔,却都蕴含着惊人的锋锐。

  斜风剑!

  细雨剑!

  这两人追击上来了,追击上来的目的,自然也很明显。

  “陈兄方才得到不少外神兵和神兵源啊,可喜可贺。”细雨剑身形移动,与斜风剑拉开距离,互为犄角似的,将陈宗包围起来,气机牵引封锁四周。

  “交出一半。”斜风剑说话没有细雨剑那么的委婉铺垫,而是十分直接,十分犀利,仿佛一剑横空刺杀而至,带着惊人的凌厉之意。

  “既然如此,便来赌战一场吧。”陈宗嘴角挂起一抹笑意:“我辈剑修,当以剑论高低,我若败,交出全部外神兵,你们若败,也交出全部外神兵。”

  之所以没有说神兵源,因为自己的神兵源都吸收了,拿不出来。

  “那么,细雨剑、斜风剑,谁来与我一较高低。”陈宗的声音透露出金铁般的锋锐。

  以剑论高低,当然不会以一对二,那种做法,太过鲁莽,毕竟不管是细雨剑还是斜风剑,都有着可怕的实力。

  陈宗自信,却不自大,如果自大,活不到现在,早已经是枯骨一堆。

  对于陈宗的提议,沐雨在沉思,他在分析着胜负的概率,谋定而后动,而不是一下子就答应。

  这是他的习惯,行为处事的习惯。

  但在刹那,沐雨的脸上却泛起一抹苦笑,他想到了自己的二师兄。

  斜风剑、凌厉之剑,越是直接之剑,什么考虑,不存在的,有挑衅,看不顺眼,或者种种其他的,直接拔剑砍他丫的,哪里需要动什么脑子。

  果不其然,斜风剑的剑已经出鞘,淡青色的剑刃脱鞘而出时,似慢实快的切割空气,弥漫出一丝丝的波纹涟漪,仿佛在水面划过似的荡开波纹。

  一抹细微的剑气风刃,也随之杀出,直接杀向陈宗。

  如此一剑,就代表斜风剑接下了陈宗的赌战之约。

  沐雨不由带着一抹苦笑的退开,将战场让给陈宗与自己的二师兄斜风剑,这也等于是默认了陈宗的赌战之约。

  剑下分胜负,当然,不是以纯粹的剑法战斗,而是拿出实力的战斗。

  分胜负,哪一方输了,哪一方就要给出全部的外神兵。

  通过之前的观察,沐雨估计陈宗的身上至少有五十件外神兵,这是一笔很不错的买卖。

  另外,他对斜风剑的实力很有信心。

  哪怕是大师兄不归剑想要击败二师兄,也很不容易,很难做到。

  这陈宗的实力的确很强,叫自己有捉摸不透的感觉,但沐雨自付,当真一战,自己也未必会逊色对方。

  剑气风刃瞬间破空杀至,威力并不算多强,却胜在速度,极快极快,瞬息便越过数百米杀至。

  这是前奏。

  是斜风剑要进攻的前奏,不管对方是抵御还是闪避那剑气风刃的攻击,都将迎接来自斜风剑的真正攻击。

  淡青色的剑光骤然闪耀而起,化为一道十几米长的巨大剑气风刃,一刹那,斩裂虚空般的杀出。

  极速!

  锋锐到极致,凌厉无比的一剑,叫陈宗有一种被直接撕裂撕碎的感觉。

  但陈宗没有畏惧,没有害怕,反而嘴角挂起,露出一抹兴奋。

  这是一个好对手啊。

  剑出鞘,击碎第一道剑气风刃后,毫不闪避,剑光直击,金色的剑芒闪耀而起,顿时与那剑气风刃直接碰撞。

  剑光溃散,化为无数的剑气激射八方,覆盖四周,遍布千米之内,仿佛虚空打成了筛子似的。

  斜风剑的身影,在陈宗的眼眸之下消失不见了。

  一缕细微到极致的劲风,带着无比凌厉,顿时从身后杀至,极快、极速、极其凶狠可怕,剑气在刹那仿佛要将陈宗的身躯贯穿、撕裂。

  人未回身,剑却已经往后杀出。

  轻轻一点,极度凝练的剑光在刹那点中那一道袭杀而至的剑气,瞬间炸裂,化为无数的碎风般的剑气将陈宗笼罩,全身上下完全笼罩。

  浑身,有一种被穿透成无数,仿佛打成筛子般的感觉。

  但陈宗神色不变,一剑回转之下,顿时将全部的碎风剑气尽数圈住,由小及大,再由大及小,一剑反击杀出。

  沐雨瞳孔顿时收缩,那一剑,不正是之前对付自己暴雨杀剑的那一招吗。

  现在旁观,当能看得更加清楚。

  一剑一圈一圈的,吸收对方的攻击,再将之进行压缩,而后携带着自身的力量反击杀出。

  不仅有着那一剑的威力,还有着自身的力量加持,更加强横。

  碎风般的剑气炸裂,完全将斜风剑笼罩,更加强横的威力,叫斜风剑面色大变,叱咤一声,眼眸如剑般的犀利,淡青色的剑身,瞬间涌现一层青色剑罡,犹如流水般的环绕流淌在剑身上,又仿佛一道锋锐至极的剑风一样循环不休。

  斜斜一斩,只是一斩,却有一种铺天盖地的威势,顿时将反击杀至的一切碎风剑气抵御住。

  一道剑锋却透过碎风剑气,犹如水中倒影般的折射,越过斜风剑的剑,直接刺向其心口。

  这一剑,毫不留情。

  这是赌战,分胜负,也可论生死。

  “小心!”陈宗一剑杀出的刹那,无声无息,却被沐雨看得清楚,禁不住出声提醒,这让陈宗眉头微微一皱,某种程度上,沐雨的做法,已经违反了赌战的规矩。

  既然是自己与斜风剑之间的战斗,其他人,都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

  得到沐雨的提醒,斜风剑也瞬间反应过来,一剑轻颤,剑光如风般的化为一面风壁,弥漫在体表,挡住陈宗这一剑。

  尽管只是瞬间就被击破刺穿,但也为斜风剑争取到一丝的时机,立刻化为一缕风迅速拉开距离,斜风剑斩杀至。

  陈宗欺身而上,一剑在手,展现出精妙至极的剑法,练剑成丝、虚空留痕。

  一时间,斜风剑竟然稍稍落于下风。

  “怎么可能,连二师兄也被压制了。”沐雨心中惊骇不已,一边仔细的观察着陈宗的剑法,不断的计算。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是他的信念和行为。

  斜风剑内心震惊不已,近身搏杀,自己如此凌厉的剑法,竟然被压制了,尽管只是些许落于下风,但下风就是下风。

  明明对方的剑法,没有自己那般的凌厉,也没有大师兄那种死寂屠戮,没有三师弟那种绵绵算计,却有一种似乎万变又似乎不变的感觉,仿佛包容一切奥秘似的,又仿佛没有什么奥秘,只有简简单单的章法,又好似毫无章法,难以判定。

  斜风剑的剑法,的确是十分凌厉,凌厉得叫陈宗惊讶,这种直接交手的感受比旁观更为清晰更为直接。

  而这种凌厉,也渐渐的被陈宗汲取精髓,一点点的融入自己的剑法之内,为自己所用。

  也幸好,自己的修为突破到次神级第二层次,并且大极境之花的凝练程度达到了一成,否则,还不一定可以压制对方。

  陈宗也没有浪费时间的打算,剑剑杀出,或者狂暴如雷,或者迅疾如风,或者沉重如山,或者激荡如水,或者锐利如金,或者生生如木。

  轻重急缓、快慢阴阳。

  每一剑轨迹不同,所蕴含的劲力和气息也都不同,叫斜风剑有一种难以抵御的感觉。

  明明上一剑是那么的刚猛,摧山毁岳一样的,却又忽然变得轻盈柔韧,仿佛是一座沉重无比的山岳横推而至,接触的刹那,又似乎失去了一切重量,就像只是一道虚影,像是一片羽毛般的轻盈。

  明明自己已经拿出力量来运剑抵御那一剑,却有种不着力的感觉,十分难受,胸口一阵发闷。

  “好……诡异的剑法。”沐雨虽然知道用诡异二字来形容,不贴切,但一时间,惊讶之下他也不找不到更好的词汇,只能与诡异二字代替。

  当日在林家环剑星大雪山,只怕此人并未拿出全部的剑法造诣与自己交手,当时,可没有这么多变,当然,也是因为自己并未继续战斗下去的关系。

  当时如果继续战斗下去,得知对方更多的底细,那么现在,二师兄或许就不会如此的受到压制了,照此下去,有可能会输。

  “不,绝对不能输。”沐雨想到如果输了,外神兵就必须全部交给对方,心就在滴血,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输,但自己也不好直接出手相助,那么就……

  沐雨眼底,顿时闪过一抹异色。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