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交锋 >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准备见面
  于心玉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一方面担忧地下党的安全,另一方面,对军统的做法又很失望。

  抗日战争进行到第八个年头,国共之间,不但没有形成默契,反而势同水火。这是国家的不幸,也是民族的不幸。

  于心玉没有见过徐明镜,不知道他的长相,也不知道他的年龄,她只知道一点,这是一名共产党员,是真正抗日的。

  于心玉看过一些共产主义和马列主义的书籍,对共产党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于心玉回国抗战,只是为了纯粹的打击日寇。

  可她发现,军统将共产党列为头号对手,甚至只是打着抗战的名义,进行着遏制共产党的事情,让她很是心寒。

  比如说孙务本的事情,军统竟然让她借日本人之手,端掉地下党的这个交通站。看到情报的那一刹那,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自己效忠的党国?这就是自己回来参加抗战的意义么?

  不,绝对不是!于心玉心底发出怒吼,她回来的时候,就只有一个目标,抗击日寇。既然军统不将抗击日寇放在首位,她自然不能再对军统死忠。

  于心玉虽然没有接触过共产党员,与徐明镜更是非亲非故,可她现在,却强烈的想要挽救徐明镜。让孙务本潜伏在身边,徐明镜实在太危险了。

  如果徐明镜被捕,那危险的,不仅仅是这个交通站,还有整条情报线上的所有人。

  目前,徐明镜一定被严密监视,再用电话联系,肯定会暴露。于心玉其实也很奇怪,自己明明告诉徐明镜了,他家的客人有问题,为何徐明镜还让孙务本住着呢?是自己说得不明白,还是徐明镜不敢相信陌生人的提醒?

  第二天早上,于心玉去上班的时候,发出了一封信。信的地址,正是青岛路55号。古星有邮电检查所,这是由宪兵队控制的情报机关。于心玉为了避免留下痕迹,也是用左手写的字。虽然扭扭捏捏,但总算能让人看清。

  于心玉的信,并没有特别的内容,只是以同乡的口吻告诉徐明镜,他老家的父亲快死了,让他务必回去一趟。

  这个理由是很难拒绝的,徐明镜完全可以借着机会,离开古星一段时间。只要他回到了老家,马上就能知道真相。

  于心玉的这封信,最终辗转到了许值手里。策反于心玉,这是朱慕云很久以前提出的构想。当时组织上,让朱慕云多关注于心玉的思想动态。现在看来,时机已经成熟了。

  “你觉得,由谁去接触于心玉比较好?”许值拿到信后,与朱慕云见一面。

  对于心玉最熟悉和了解的人,当然是朱慕云。能否策反成功,朱慕云提供的情况至关重要。

  “待徐明镜安全后,由工委那边派人上门感谢一下吧。到时候看于心玉的态度,我估计她对共产党应该很好奇。”朱慕云缓缓的说。

  于心玉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也有着强烈的爱国心,要不然,她不会毅然回国参加抗战,也不会参加军统,还在敌后潜伏下来。

  “既然如此,我亲自与她见一面。”许值沉吟着说,感谢于心玉只是借口,真正要做的,是向她传递共产党的思想。

  这种事情,一般人做不好。而且,许值的身份,政保区已经知道,只要说出名字,于心玉自然知道他的来历,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好吧,我来安排。”朱慕云说,许值去见于心玉,既说明共产党对她的感谢,同时也说明地下党对于心玉很重视。

  “如果于心玉能成为我们的同志,你们就算是真正的革命夫妻了。”许值笑着说。

  “还有件事,邓湘涛要求查出城内的地道,我已经让袁旺财在城东开挖,并且已经通了。”朱慕云说,他已经接到袁旺财的通知,地道已经通了。虽然简陋,但过人肯定没问题。

  “你的意思,这条地道,会主动暴露给政保区?”许值说。

  “是啊,很可惜,但也没办法。否则,军统那一关都不好过。”朱慕云叹息着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在暴露之前,我们也要发挥这条地道的真正作用。”许值说。

  “老许,还是你想得周到。”朱慕云正在为刚挖通的地道觉得可惜,许值的想法也提醒了他,完全可以放肆使用一回嘛。

  这样,既让敌人觉得,这条地道一直在使用,同时,也为“破获”地道案,找到真实有效的证据。

  “你把地址给我,只需要几天时间就可以了。”许值说。

  城北的地道,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启用的。只有在关键时刻,才会发挥地道的作用。但城东的这条地道,却可以任意使用。在暴露之前,可以成为新四军的物资通道。

  孙务本住在青岛路55号,在徐明镜外出时,会暗中盯着他。他甚至让徐明镜帮忙,也给自己电灯公司找一份工作。孙务本是特务出身,电灯公司的事情,是难不倒他的。

  况且,田岛拓真与他联系上后,想进电灯公司更是没有问题。现在的电灯公司,其实已经改名为华中水电株式会社,但古星的人,包括华中水电株式会社的工人,依然称呼为电灯公司。

  与田岛拓真见面后,孙务本才知道,自己差点上了朱慕云的恶当。田岛拓真早就将三千元还给了朱慕云,可自己去白石路173号的时候,朱慕云却只字不提。

  对田岛拓真的行为,孙务本自然很是感激。特别是他知道,自己的家人,已经被田岛拓真妥善安置,肖春庭那边的债务,也由田岛拓真负责后,对田岛拓真更是死心塌地。

  孙务本很后悔,当初在白浒湾的时候,自己不应该贪心不足,否则的话,他早就能成为田岛拓真的心腹。在宪佐班时,孙务本就已经替田岛拓真做事,但他跟踪朱慕云失败,被罚站岗一个月,失去了一次机会。

  现在,孙务本觉得,自己一定会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