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第八百六十八章兴奋的贾大人
  贾桐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几乎已经绝望的事情突然有了转机,像枯木回春,铁树开花,甚至是公鸡下蛋,他无数次的想象自己孩子的模样,可那永远只是想象,虚无缥缈,空中楼阁,是他和绿荷心里的痛。

  身边的人都有孩子,皇帝有三个,月香有儿子,宁九也有儿子,就他们夫妻膝下空空。绿荷吃了那么久的药调理身子,毫无消息,都已经没有信心了,隔段时间就劝他娶妾,他不肯,说要不收养一个吧,他们还真去看过孩子,不是他嫌孩子太单薄,就是绿荷嫌孩子长得不漂亮。总之没有满意的,后来就淡了心思。他心里清楚,没有血缘,终究是隔了一层的。

  大概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在孩子的问题上,他都有癔症了,绿荷也是,有一回月事来晚了,她以为自己有了,高兴得什么似的,包了好多利是封,要打赏下人,他要请大夫来瞧,她不肯,还把他骂了一顿,说孩子太小,怕惊着他,最后自然是空欢喜一场,绿荷哭了一晚,把枕头都哭湿了。他心里也颇不是滋味,一连几天都开解劝慰她。后来夫妻俩都默契的不提孩子的事,怕对方伤心,但是也都知道,对孩子,他们始终没有放下。

  如今心悦却告诉他,孩子是真实存在的,他就呆在那个微微隆起的肚子里边。

  他想放声大笑,想嚎啕大哭,想大喊大叫,最后怪叫一声,一把抱起心悦转了个圈。

  心悦被他这莽撞的行为吓得花容失色:“大人,别,别,小心孩子。”

  一提孩子,他立刻清醒,小心翼翼的把她放下来,伸手想去摸摸孩子,心悦侧身避开,脸色绯红,他回过神来,知道失礼,也有点不自在。

  他恨不得对心悦跪下来,念头刚起,还真这么做了,单膝跪地,拿着心悦的手放在他额头上:“心悦,我该怎么感谢你,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要把你像菩萨一样供起来!”

  心悦赶紧把他扶起来,“大人,您这样,倒让心悦无地自容了。”

  贾桐一改连日来的颓废,无比兴奋激动喜悦,还有一丝初为人父的紧张,他抓着心悦的胳膊:“走,跟我回家去。”

  心悦不肯,轻轻挣脱他的手,“大人,我在这里挺好的。”

  “好什么好?这么个又脏又破的地方,哪是住人的,”贾桐说,“都是些市井里的粗痞汉子,叫我如何放心得下?”

  心悦说,“大人,这里的街坊虽然是最底层的百姓,但他们的心都不坏,我住在这里,全靠左邻右舍的帮衬,他们对我很好,我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贾桐见她要留下,急得又要扯自己的头发了,怎么能让自己的孩子住在这种地方呢?那是他的宝贝疙瘩呀,可心悦执意不肯,他也没有办法,孕妇为大嘛。

  “行,你想留下就留下,我派人来照顾你。”

  心悦说,“不用麻烦,到时候孩子生下来,我会送到府上的。”

  贾桐心里一惊,“你什么意思?孩子送到府上,你呢?又想一走了之吗?”

  心悦勉强笑了笑:“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不行,”贾迪说,“我这就回去筹备,让人安排院子,你是孩子的娘亲……”

  心悦低低的说,“夫人会是他的娘亲。”

  贾桐心里蓦地一沉,但这个惊喜实在太大,他没心思去想别的,只想着怎么让她过得好一些,赶紧把身上银子全掏出来,“这些你先拿着,明日我再多送一些来,缺什么只管跟我说。”

  心悦没有推辞,把银子收起来,“我倒没什么,就是怕委屈孩子,吃点滋补的总归是好的。”

  “对对,是这个理,”贾桐心想,明日一定要把绿荷收的那些好东西都给她拿过来。

  “我先走了,你什么都别干,好生歇着,我得了空就来。”

  “大人,”心悦叫住他,“这件事请您暂时不要告诉夫人。”

  “这是为何?”贾桐奇怪的问,“难道你不想让她也高兴高兴?”

  心悦知道贾桐性子简单,她可以忽悠得住,但是贾夫人要是过来,她就得乖乖被押着回府去,她不想回去,毕竟身份尴尬,也不想让贾大人为难,更不愿贾夫人添堵。

  她低着头,嗫嗫的,“我,我有点怕。”

  贾桐立刻就明白,绿荷是个厉害的人,别说心悦,他也害怕,吓着孩子就不好了,当下便答应:“好,我暂时不告诉她,到时侯给她一个惊喜。”

  走之前他对心悦千叮嘱万嘱咐,没有人在身边伺候,总觉得不放心,想着不管她愿不愿意,一定要请一个有经验的老妈子来,心悦本是个好脾气的,被他的啰嗦弄得有些不耐烦起来,但也从他这些啰嗦当中,感觉到了一丝暖意,哪怕他说这些只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她也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贾桐出了院门,把外头的两个暗哨召集起来:“从现在起,你们就住到院子里去,不分白天黑夜,给我照顾心悦姑娘,她如今有了身孕,行动不便,所有的活你们来做,不管是做饭还是洗衣裳,夜里两个人轮班,防止她要起夜……”

  两个暗哨一听傻了眼,“大人,我们是爷们,伺侯大姑娘,不大方便吧?”

  贾桐细细一思量,他们做点粗活还好,贴身服侍的确不方便,他也不愿意心悦多跟男人打交道,看来请个老妈子已经迫在眉睫了。

  沉吟片刻,“你们先住进去,帮我看着她,千万不能有闪失,我这就去请个老妈子来。”

  两个暗哨应了声,进了院子,其实贾大人有点强人所难,他们这样贸然进去,哪里有地方住嘛?不过他们行伍出身,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儿,天又不冷,在树下和衣睡一晚也是没问题的。

  贾桐原本想回府里叫个老妈子过来,又想起他答应了心悦,不能让绿荷知道,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到集市上去找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利索的妇人,大约五十岁左右,长得慈眉善目。

  贾桐很挑面相,长得凶一点,丑一点,或者死板一点的,他都不愿意要,生怕孩子看了害怕,尽管孩子还在肚皮里边,他这个做爹的也先替他想着这一层。

  他给的工钱高,那妇人自然欢喜,看贾桐的打扮像是官宦人家,可到了地方却是个破烂的大杂院,妇人心下奇怪,面露狐疑。

  贾桐看出来,说,“不该问的别问,横竖在这里呆不长,把人服伺好了是正经。”

  那妇人诺诺应是,待见到天仙一般的心悦,立刻明白过来,敢情是官老爷在外边养了个小的,恐怕家里的大夫人不同意,所以先在外边住着,等商议好了,再接人过府。

  心悦是不愿意让贾桐请人的,可人已经到了跟前,她也没办法,只是屋子太小,搁不下另一张床,她又不习惯跟人挤一床,贾桐自然也不会让她跟别人睡一床,别的不说,万一挤着孩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