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一筒魔
  领主俯身向巴伦王妃,“别人不知道的我的那个丢失,只要消灭最后一个知情者就行了!我不是有冒充金印的东西吗?我就用它一辈子好了!或者干脆连你都替换掉!你看,你包成这个样子!任何一个女人都能将你替代!你不是说过吗!巴伦他不了解你,我其实知道那句话的真正含义,他不仅不了解你的心,还不了解你的身体!所以除了你这张脸,他没有别的方法在辨别你!而现在,你这张脸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依靠分辨出你是否是真的巴伦王妃了!”

  他说的这些话,就像是骤风,又像是惊雷轰炸在她的心上!的确如此。完全不了解她的西突厥人。就算是她真的要指使一个冒牌货回去,也没有人会发现。因为也根本就没有人了解她!这个她一开始认为一无是处的男人,却给了她最根本的帮助

  预期的沉默,让领主的脸上出现满意的笑容。有些话,他原本不想公开说的。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没办法继续光鲜,骄傲之后,张牙舞爪丑恶无比的暴露出来心底最后一点脆弱又庞大如同血盆大口一般的幻想!这是比廉价同情更无耻的廉价威胁。但是,它们一点力量都没有,只要他伸出他那只充拥有充满力量的手,轻轻一挥一切就会强橹飞灰洇灭。下一瞬,那张只剩下一重轻纱裹覆的面孔已经在他的瞳孔之中放大到极致。温热的唇覆随后盖上他的唇。

  是熟悉而期待的温度。然后,是疯狂至死的啮咬!如同一只野蛮掠夺的怪兽在享用他的猎物。

  他没有推开她,巴伦王妃知道,自己的最后一次尝试又成功了。只要这一下,他没有推开自己。这一生也推不开她!这个倒霉的冒牌货,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推开自己,他才是自己的猎物。而且有一半已经吞进了肚子里被咀嚼殆尽。很好吃,真的很好吃!

  她像一条蛇一样柔滑的爬上他的身体。极尽挑逗!本来她并不擅长这些。但是那些人那些让她变成这样的神,将这些东西放在她的脑海中。最最直接的方法灌输给她!效果好到,就像她已经精心练习了三百多年一样。

  “你还有伤!”男人阻止她的声音,已经变得囫囵不清。

  “那不算什么!他的意思只是要毁了我的容貌,并没有想要取走我的性命!所以虽然伤的恐怖以极,但却算不上是什么重伤!这说明一个重要的事情!”她的父汗,要真是算起来,根本不能归到残忍一类。他一直特别喜欢与他身份匹配的惩戒,最好是足够高高在上,不曾被任何人使用过,就像她遭受的这样。那样可以被人津津乐道很久。甚至是在史官的笔下发扬光大,流传久远。

  “是什么?”男人握住了她的双手,阻止了她的动作。这条要啃光他血肉的蛇。他发现,他了解的太少了。而那铸就成致命的危险。

  “我的命很硬,他拿不走!”她被他缚住双手,不能做多余的动作,但是她低下头亲吻了他的手指。此时他们的距离离得足够近。今晚看的不是太过真切,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她脸上的伤痕并不像外面缠的纱布所显示的创伤严重。那些伤痕应该只有几条蚯蚓粗细的纹路。想必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会更加的变浅变淡。也不会全部消失,但是并不会像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她说的是真的。虽然一开始这些伤口让她疼痛难忍,但是很快的它们就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的失去了感觉。不过,那些疤痕却很牢固!当然也有可能在某一天通通消失。就像道德早已经在这片沙漠上消失一样。道德不能惩罚不道德,但是杀戮能惩罚一切。

  “可我现在要吃了你,你要怎么办?”男人的目光落在她同样吸引人的十根纤纤玉指之上,烛火之下他们闪动着莹白色的光泽。让人觉得温柔可口。也会让人想到阳光充沛,绿洲满眼的愉悦时光。

  “会告诉你哪里最好吃!”她对他看到自己时表现出的双眼,没感到满意。

  “如果这样好的话,为什么拿走我最重要的东西。”就在一派和谐的节骨眼儿上,他忽然就问出了这个问题。本来该当时很煞风景的。

  但巴伦王妃已经变得并不温柔的笑声响起,会让人立刻混淆上一个问题,到底是敌是友,“这就是狼为什么咬了它最心爱的羊的脖子!它要拥有完整的它!永远也无法改变,再不会出现纰漏那样的拥有!”

  “你可真恐怖!我还以为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也只是会为你强做欢颜!”他温柔的笑容撕裂开来,深不可测的憎恨,透过皮肉掉落下来,与之一同袭来的是无声嘶吼的风暴!

  “那么,真实的见到我,感觉到了什么?”她没有在怕,她的小手钻出他的束缚,一弹一点的滑上了他的脸颊。很有兴致的观察着他脸上那些情绪深入肌肤纹理的走向!

  “全世界的魔鬼都附在了你身上!你轻而易举的就统治了他们!所有人吃东西睡觉,为了增长自己的血肉,而那些全都会作为礼物最终成为你的满足你口腹之欲的东西被完完整整的敬献给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突然改变了口音。声音也变得又轻又滑。如同天上飞着的羽毛。无上者最讨厌的就是被看透!无论怎样,他希望在这女人面前能守住他的威信!记住他生长着利齿!

  “这就是你本来的声音吗?”巴伦王妃喘息着问他。那是一种陌生的恍如隔世般的声音。眼前的男人一直一定不知道,她真的很珍视这种声音,也很庆幸,他拥有这样神秘的身份可以成为她的把柄!而至于那个被杀掉的真正的领主,他们小时候能有的那些缘分,被权力与欲望远远隔开了这么多年,到底能变成什么样子,她早已经没有了一分的信心!如毒蛇一样的时间会吞噬掉一切的纯与真!

  “总归,是要让你了解我的全部的!那么,就应该从现在开始!你好像总喜欢在失去一切的时候来见我!那么,我是该期待你经常来,还是应该期待你不常来呢!”他的家乡话其实很好听。他本来是那些骆驼商客们的一个小向导。在这狂沙茫茫的商道之上来往了几年!直到有一个商队要去见领主,他们密谋了很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