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绝代武神 > 第58章 058、执事弟子
  第58章 058、执事弟子

  洛天骄吓了一大跳,自从第一次见大长老,对方就是笑眯眯的,没有任何脾气,而今天的大长老明显和之前不同,异常严肃。

  “错?师父,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洛天骄跪在地上,恭恭敬敬。

  “哎!”大长老摇了摇头,发出叹息声。“如果你不能放下对那个洛尘的恨意,永远都不可能结成金丹,突破腾空的希望都很小。”

  提起洛尘,洛天骄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无比狰狞,深处还隐藏着很深的恶毒,那种恨意,只有洛尘死了才能消除。

  “你已经入魔了!”大长老叹息道。“你拥有亿万武者可望而不可求的昆仑圣体,未来成就巅峰,结成金丹,超越为师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要在这件事情上停滞不前?”

  别看大长老看上去只有七八十岁,实则已经四百多岁,即使是结成了金丹,也没有日子可活的。

  本来大长老已经绝望了,准备坐化在洛神宗,可是这个时候洛天骄出现了,而且还身怀昆仑圣体,简直就是天生的修炼苗子,大长老出面收下了洛天骄,准备将一身的神通传给对方,好留下自己的道统。

  一开始都很顺利,不过自从洛尘出现以后,洛天骄的修为就停止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突破,而洛天骄本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因为他心中想的全部都是杀死洛尘。

  “师父,那个洛尘曾经欺压了我整整二十多年,现在我好不容易觉醒了昆仑圣体,修为超过了他,我一定要报仇。”洛天骄目中充满仇恨之火,如果洛尘在这里,一定会赞叹,对方颠倒黑白的功夫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我知道你心中的恨意,但是你不能让这个成为影响你继续修炼的障碍。”大长老显得很无奈,心中更是怨恨洛尘,恨不得出手击杀对方。

  “我传授给你的万钧沙罗刀法练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掌握了大半。”洛天骄得意一笑,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长刀,从气息上看竟然是黄级上品级别。

  “不错!”大长老点了点头,心中不禁暗叹昆仑圣体不愧是最擅长法术修炼的圣体,当年他修炼万钧沙罗刀法足足用了三年时间,而洛天骄只用了三个月多一点。

  洛天骄右手一晃,将长刀收了起来。“那个小子现在估计还在得意,以为击败了我,实则我连三成的实力都没有施展出来。”

  万钧沙罗刀法是大长老最得意的法术,曾经靠着这门刀法击杀了好几个魔道金丹,在神虚子还没有突破前,对方是洛神宗绝对的第一高手。

  洛天骄拥有昆仑圣体,施展起万钧沙罗刀法更是恐怖,不过他竟然能够忍住在原力战场时不动用,否则也不会跌落出潜龙榜。

  “等你完全掌握万钧沙罗刀法后,应该也就突破蝉凡境了。”大长老很是欣慰,终于后继有人了。“至于那个洛尘,要不要为师出面帮你解决了。”

  以大长老在洛神宗的地位,如果真的出手杀了洛尘,那是一点事情都不会有,没人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洛尘,搬出宗规来为难大长老,那纯属就是找死。

  “不用,这点小事徒儿能够解决。”洛天骄摇头,倒不是他不想麻烦大长老,或者怕被大长老小看,而是他想亲手弄死洛尘, 这样才有成就感。

  大长老是什么人,金丹境武者,一眼就看出了洛天骄心中的疯狂,暗自摇了摇头,随后直接从原地消失。

  洛天骄没有丝毫惊讶,好像大长老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这么做了,不久后离开了。

  三天后,洛尘睁开眼睛,八道法术之光同时飞出,盘旋在身周,比之前要壮观很多,力量气息一波接着一波,永不枯竭,再一次的凝练,效果很是明显。

  “洛天骄在我手中吃了大亏,以对方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竟然三天没有动手,肯定是在谋划着什么更大的阴谋。”洛尘心神通明,知道洛天骄不会放过他,同时也算到了原力战场时洛天骄没有出全力。

  “昆仑圣体之骨虽然是我的东西,洛天骄不可能完全融合,但也能施展出一部分力量,不应该只有那点实力!”

  “难道正如他所说那样,是因为修炼了一门强大法术,影响了正常发挥?”

  洛尘在房间内踱步,不敢忽略这个细节,知道以洛天骄的个性,只要抓住机会,就会施展雷霆手段,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

  就在洛尘苦苦思索洛天骄的真实实力究竟如何,有什么阴谋诡计时,外界传来了轰鸣大声,有人在攻击防御阵法。

  洛尘猛的停下脚步,锐利目光刺穿门板,看到了防御阵法。

  防御阵法外,一个身穿黑金长袍的年轻弟子,面带冷意,挥手打出拳劲,掌劲攻击防御阵法,惊动了周围很多正在修炼的外门弟子。

  每一个走出修炼之所的外门弟子都一脸的不爽,就要找年轻弟子算账,不过在看到对方身上的黑金长袍后,眉头皱了起来,心生畏惧。

  “哼,一群胆小鬼!”年轻弟子扫过围上来的外门弟子,讥讽道。

  “洛尘你还要做缩头乌龟到什么时候,还不快滚出来跪见本大人。”

  听到年轻弟子的嚣张之言,周围的外门弟子都暗笑了起来,对方肯定是不知道洛尘的强大,虽然只是一个新入门弟子,但实力和老弟子也没什么区别。

  “待会有好戏看了!”一个外门弟子小声道。

  “以洛尘师兄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这个执事弟子怕是倒霉了。”另一个外门弟子笑了起来。

  年轻弟子又咆哮了几句,洛尘才晃晃悠悠的走出防御阵法。

  “小子你可算出来了。”年轻弟子一步迈出来到洛尘面前,伸手抓向洛尘领口。

  洛尘眼睛眯起起来,对方打上门来,非但不知道道歉,竟然还敢对他出手,简直就是找死。